黄如舒生平第一次走进城堡世界,从下车后,她一双眼瞠得老大,一颗脑袋转不停,上下左右不断张望,还忍不住伸手触摸墙壁石柱。

    欧帝斯的豪宅已令她感觉像城堡宫殿,而眼前的一切更是真真实实拥有几百年历史的伟大城堡建筑。

    踏进建筑物里,她更是对华丽中气、金光闪闪的装潢及家饰惊赞连连,而在金碧辉煌的气派大厅看见一位威严的老太太后,欧帝斯步上前拘谨地问候一声,在对方脸颊亲吻两下。

    她还在猜测对方身份时,身后的Brock已出声向她说明。

    “这是奥斯顿男爵夫人,少爷的祖母。”

    “嗄?男爵……男爵夫人?”黄如舒对这只存在另一世界的贵族封号,惊愕得难以理解,只能瞅着大眼,看着白发苍苍、皱纹满面、威严得让人不易亲近的西方老太太。

    跟孙子问候完,奥斯顿老夫人一双满布皱纹的蓝眼,犀利地直视站在Brock旁边穿着轻便、模样稚气的年轻东方女孩。

    “这位小姐是?”老夫人语气低沉问道。

    “老夫人,这是Mariabella的保姆,从台湾来的黄如舒小姐。”Brock以英文恭敬回话,边示意黄如舒上前打招呼。

    “呃?耐斯……耐斯兔……兔米揪……啊!”慌忙跨步上前用破英文问候的黄如舒,因紧张而口吃还被地毯绊倒,直接飞扑在地。

    一瞬间四周空气恍若冻结,随侍在旁的数名佣人完全不敢呼吸。

    欧帝斯见她跃个四脚朝天,一时也震愣住。

    惊吓过后他才想到该不该弯身将她扶起,但她已将亲吻地毯的脸蛋抬了起来,忙用手肘撑起上半身,仰起头望着相隔半步距离的威严老太太。

    奥斯顿老夫人皱起眉头,一双蓝眸低凝着趴跌在地的女孩,露出嫌弃鄙夷的眼神。

    欧帝斯感到眼前的情景似曾相识,想起第一次见到她,她也是对他行个五体投地的大礼。

    蓦地,他忍俊不住,淡然笑意却令奥斯顿老夫人纳闷。

    “你带狗保姆来做什么?”她难以理解孙子会录用这样粗俗且穿着随便的野丫头,更意外他第一次带陌生人来奥斯顿庄园。

    没直接回答祖母的疑虑,欧帝斯上前半步,略弯身,对跌坐在地的黄如舒伸出右手。“站得起来吗?”

    一个简单的行为令在场的所有人全都瞠大眼,尤其奥斯顿老夫人更为讶异。

    只见黄如舒直接向他伸出右手,让他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站直身体后,她尴尬地朝奥斯顿老夫人弯身九十度,歉然道:“耐斯……耐斯兔来揪……sorry。”

    眼前这位老太太的气质与气势像极了欧帝斯,都是看一眼就会让人紧张敬畏的对象。

    “我先带她去客房,晚餐时刻见。”欧帝斯对祖母礼貌交代,牵着黄如舒的手便先离开大厅,狗儿也紧跟他们身后而去。

    “Brock你留下,我有话问你。”见孙子牵着陌生女孩离去的身影,奥斯顿老夫人脸色微愠,沉声叫住Brock.

    ***

    “你……你你你是……是贵族!”被拉着走的黄如舒始终无法消化得知他身份的震撼。

    “那又怎样?”欧帝斯停下脚步。她的表情、反应宛如他是怪兽似的。

    “那……那很不得了啊!”她无法合上始终大张的嘴。

    虽然他给人的气质一直是高不可攀的高傲完美,但她以为好不容易跟他稍稍拉近一点距离,没想到他竟是不拍不扣的贵族,且还是个拥有英国男爵爵位继承人身分的男人!

    她顿觉两人间拉出一道深不可测的鸿沟,内心除了震愕,更有莫名的沮丧感。

    她跟他,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之前竟还敢向他告白,不仅是自不量力,还荒唐可笑。

    “我本来就不是平凡的男人。”欧帝斯轻扬一道俊眉,表情一贯自信。“不过那跟我有没有继承爵位无关,何况父亲过世后,我一直没正式承袭爵位,祖母有可能改由叔叔继承。”

    对于男爵爵位他并没什么期待,甚至不想有那个麻烦的头衔。

    “可是……你毕竟还是拥有贵族血统……”即使听了他解释,仍无法缩短两人间的极大差距。

    “所以,你的问题是什么?”黑眸微眯,对她脸上的困扰他不明所以。

    “我……”黄如舒低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内心的沮丧感。

    她更意识到自己对他有贪念,否则不会因两人的距离感到无助与沮丧。

    “呃?啊!”这才发觉她的右手一直被他紧握着,她慌张地甩开手臂,脸蛋瞬间赧红。

    他怎么会……握住她的手?而她竟被握得毫无知觉,直到现在才惊觉这怪异的亲密。

    她慌张甩开他手的动作,教欧帝斯眉头一拢,有些不快。

    “你是小学生吗?被牵个手像被侵犯似的。”他大爷多久没牵女人的手了,还是第一次被人给甩开,令他难以接受。

    “我……不是那样……”她仰起脸心急地解释。

    她不是拒绝他的亲近,而是太过讶异自己后知后觉感受到他大掌的温热,令她慌乱羞赧地抽离手心。

    她红通通的脸蛋上羞怯的模样,令欧帝斯先是一怔,然后敛去不快,轻扬唇瓣笑了。

    怎么会有人清纯成这副德性,不过牵个手就满脸通红、害羞不已。

    如果他亲吻她,他又会露出什么表情来?

    才想着,他便已倾身向前,薄唇贴覆上她小巧的樱唇。

    黄如舒瞪大眼,身体僵住,无法相信发生了什么事。

    他只是在她唇瓣轻触了下,却感觉她浑身僵硬。

    他于是退了开,看见她辣红的脸蛋上似乎冒着烟,不禁朗笑出声。

    他的笑声教身体被定住的黄如舒突地清醒,双腿莫名一软,滑跪在地。

    他吻了她他吻了她他吻了她他吻了她……

    她脑袋不断跳针,思绪混乱,心脏猛地急颤,三魂少了七魄。

    欧帝斯见她跪坐在地,宛如灵魂出窍般呆茫,更止不住笑意,笑得胸腔颤动,也忘了要伸手拉她一把了。

    他迳自朝笔直的长廊缓步而去,食指不觉轻触唇瓣,回想方才那瞬间碰触她嫩唇的余韵。

    与她唇瓣相触的刹那,他其实渴望更热切贪婪地索取她的吻,却因她太过度的反应令他不得不暂停。

    虽然曾提醒自己不想跟她有进一步的发展,不愿再尝试一份新感情,但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他便无法理性控制自己的心了。

    打从他决定带她回英国时,他应该就有自觉,他是真心希望跟她拥有未来。

    黄如舒呆愣在地,直瞅着他缓缓远去的背景,直到许久才能站起身追上他。

    她既困惑又羞怯,不明白他吻她是什么意思?是对她有意思或者只是单纯的恶作剧?

    ***

    隔天上午,欧帝斯带她前往市区的女装精品店。

    踏进高级的精品店,黄如舒还来不及发问,他不待女店员招呼便迳自走到一排礼服前挑选一件鹅黄色小礼服,接着走到皮包柜挑选一只米白晚宴包,再走往鞋区选了一双淡粉色高跟露趾凉鞋,要店员直接拿给黄如舒。

    “去试穿。”他把快速挑选出的衣饰配件交给她。

    “嗄?”她一脸错愕,驿手接过贵得吓死人的衣饰,神色紧张。

    “去试穿,别管价钱。”他语言命令,不准她再为价格婆婆妈妈的。“你今晚要跟我参加珠宝秀,必须穿着正式,时间不多了,你快去试吧。”

    时间紧迫,他还得带她去美容院。

    黄如舒只得乖乖听命,穿上她从没穿过的露肩小礼服,踩上她从没踩过的细跟高跟凉鞋。

    “嗯……我的眼光很准确。”坐在沙发的欧帝斯摩挲下巴,对走出试衣间的她上下审视,满意地点点头。

    被他一双深眸注目的黄如舒,拉拉细肩带扭捏不已,尤其脚下的细鞋跟让她重心不稳。

    “我……我穿这种鞋不会走路……啊!”才一晃动她便拐了脚,往前飞扑。

    欧帝斯急忙起身,长臂一探,握住她腰际,让她避免再对他行大礼。

    腰际被他大掌盈握,隔着薄薄的衣料,宛如他手心直贴她肌肤似的,让黄如舒瞬间脸蛋灼热,浑身不自在。

    欧帝斯也没镇静到哪去,触上她肌肤之处一片热烫,下腹还传来一阵莫名的骚动,他强压下内心炽烈的渴望,将她身子小心定稳,继续办正事。

    “真的不会走路?这双鞋搭这件礼服很完美,我帮你挑双低跟的好了,礼服不能配平底鞋。”他试着转移注意力,俯首低凝她细白脚踝上的凉鞋,对于舍弃这完美配搭觉得有些可惜。

    之后他为她挑选另一双低跟凉鞋,却仍让穿惯平底鞋及球鞋的黄如舒走起路来不免心惊。

    欧帝斯又带她前往美容院做造型,不到半天时间,便将她改造得焕然一新,在傍晚时分准时带她一同到达珠宝秀会场。

    黄如舒感觉自己完全不像自己,她变时髦漂亮了,却又感到陌生,而陪着一身西装笔挺、俊美非凡的欧帝斯走进时尚会场,更令她仿佛在作梦。

    他领她坐在靠近舞台前的位置,不时有人上前向他问候,穿着体面的男人们以英语、法语等她听不懂的语言向他热络攀谈。

    “嗨!欧帝斯,好久不见。”一名身材窈窕的美艳女人走近他座位,状似熟悉地叫换他名字。

    “嗨。”欧帝斯态度自若,在对方的两边脸颊亲吻了下,而对方也回应同样的问候。

    “祝你今晚成功,发表会后见。”女人巧笑倩兮地转身离开。

    黄如舒顿觉胸口一股酸楚,紧抿唇瓣,感觉有些难受。

    她一直对昨天他轻触她唇瓣那一吻耿耿于怀,甚至萌生一堆粉色妄想。

    然而此刻看见他跟别的女人打招呼,亦轻松自若地亲吻对方脸颊,令她觉得昨天的他应该只是单纯对她打招呼罢了,而她却为此反应过度,难怪他会哈哈大笑。

    这一想,她顿觉心情窒闷,甚至无地自容。

    相较起来,那个女人跟他的关系该比她跟他还要熟稔,也比较像处于同一世界水平的人。

    她这才惊觉,她跟他的距离不仅只是身份背景悬殊,她对他的一切根本全然陌生。

    “怎么了?”发现她低着头状似消沉,欧帝斯在她旁边坐下关切道。

    “呃?为什么。”她抬眸看他,轻摇螓首。

    她在想什么?就算此刻穿上昂贵礼服,提着名贵包包,她终究只是只丑小鸭,怎能对王子般不可一世的他,有贪念、奢想。

    “珠宝秀要开始了,你可要专心细看,因为这是我最骄傲的一次设计突破。”

    欧帝斯胸有成竹,确信新一季奥斯顿珠宝展将引发珠宝时尚界话题。

    他想将第一时间的成果与光彩让她一同共享,若不是她的鼓励与劝慰,他只会消极的不战而败。

    “奥斯顿新一季珠宝秀正式开始,首先要介绍的是,旗下同品牌J.Alst新品……”主持人宣布道。

    舞台灯光亮起,配戴昂贵首饰的冷艳模特儿开始走秀,纷纷展示身上的颈饰、耳饰、手饰等。

    知道黄如舒不懂英文,欧帝斯在她耳边一字不漏地轻声翻译主持人的介绍。

    她对眼前一个接一个闪亮亮的珠宝钻饰毫无兴趣,却是感觉耳朵热烫。

    欧帝斯温润低沉的嗓音,教她心口骚动,怦然心动。

    即使再三提醒自己不该再喜欢他,不能对他有奢想,可了坐得靠她太近,她完全无法克制被他牵动的心弦。

    之前她跟他也常有独处机会,她甚至为他按摩,躺在他的床上睡觉,但现在的心境跟之前大不同,令她再难以平心静气靠他太近。

    没错,她还介意他昨天的吻,虽仅是蜻蜓点水般的轻触,却已在她心底留下深刻烙印,就算认定他只是无心的招呼吻,她也无法再也他处之泰然。

    “接下来是由奥斯顿珠宝公司负责人,亦是珠宝设计总监欧帝斯·奥斯顿,所创立品牌J.Quezn新产品,这一季主题为‘新世纪童话’!”欧帝斯以中文跟着主持人同步翻译,他视线和着粉光变暗的舞台,一双黑眸熠熠。

    “啊?”黄如舒愣了下,他刚说什么公司负责人?

    来不及发问,舞台灯光再度亮起,令现场一阵哗然,而她也瞪大了眼。

    不同于前半场个个高挑美艳的模特儿,眼前出现的全是小孩!

    约十岁上下的男孩、女孩,无论白皮肤、黄皮肤、黑皮肤的孩子,都有一双圆亮纯净的眼眸,每个小孩模样可爱讨喜,而身上各配戴不同的饰品。

    每项饰品皆与童话相结合命名,有以贝壳缀珍珠的音符造型耳环——“人鱼之声”;红宝石与祖母绿镶成苹果造型的胸针——“诱惑的果实”;水晶与白金打造的手环对饰——“玻璃鞋之恋”;蓝宝石、红宝石与钻石结合的星球项链——“小王子的星球”……

    原本对珠宝钻饰没兴趣的黄如舒,此刻睁着大眼仔细看着台上孩童们的展示,张大耳朵仔细聆听身旁欧帝斯的翻译解说。

    她的心跳加速,不仅因他附耳亲密的轻声低语,更被他的创意所感动震憾。

    没想到,她随口比喻的童话故事竟能被他拿来发挥应用。

    他曾笑她做的劳作像垃圾,可她却对他真正产生帮助,他精致复杂的唯美设计当然不能与她简单至极的粗糙劳作相提关论,但是她非常欣慰自己对他有一丝影响力。

    即使对珠宝首饰没审美概念,她也能评断他的设计精品充满魅力,既梦幻又真实,奢豪亦内敛,童真又带着成熟。

    也再没想到他会采用孩童模特儿来展示成人配戴的首饰。

    印象中他似乎不喜欢小孩,他的改变与尝试,令她格外宽慰动容。

    随后她看见欧帝斯与几名设计师站在舞台,接受掌声与镁光灯喝彩。

    台下的她热泪盈眶,心境突然改变,她可以迷恋上这么才华洋溢、自信自傲的男人,应该与有荣焉才是,无须再为没有出口的情感烦忧迷惘。

    平凡的她能如此近距离看着散发耀眼光芒的他,甚至与他共处一个屋檐下,她还有什么好贪求的?

    她蓦地扬唇,真心一笑,双手用力拍掌,给予他最热烈澎湃的掌声,甚至差点就不顾一切对他呐喊、吹口哨。

    精彩的珠宝秀结束,欧帝斯召开一场不到五分钟的记者会,说出令人惊骇的一番话——

    “‘新世纪童话’是我在珠宝设计史的一页新突破,完全摆脱J.Quezn如女王般冷艳高傲的一贯风格,迥异的设计,肯定会引发正反两面评价,但无论如何,今晚对我而言是成功的,我对自己的作品绝对满意。”他俊美的脸上,勾起迷人自信的风采。

    忽地他神情一凛,语气严肃道:“另外,我将正式对法兰珠宝公司提出告诉,日前法兰公司所发表‘秘密花园’主题之十二件珠宝首饰,全是我的设计设计创作,却被奥斯顿旗下出走的设计师Dallas所盗,相关法律诉讼问题,将交由奥斯顿珠宝公司之经理人兼我的代理人Tyler全权负责,并委由奥斯顿旗下律师团追究。”

    现场顿时一阵惊骇、喧哗,记者媒体蜂拥而上。争相发问,欧帝斯却将紊乱场面交给Tyler处理,迳自带着黄如舒便从后台离开了。

    “那个……刚才发生什么事?珠宝秀有问题?”黄如舒完全不明所以,更不知道他方才跟记者说了什么话而引起轩然大波。

    “珠宝秀很成功,而我正式向法兰珠宝公司及Dallas提出侵权告诉。”欧帝斯拉着她匆匆离开会场,顺利坐上在后门等待的专车,远离热门的珠宝秀会场。

    “那真是太好了!”黄如舒这才放心微笑。“你的设计创意让我好感动,虽然不知你之前的主题作品如何,但这次的突破创新,一定可以跟被盗的满意作品相提并论。”

    “太过大胆创新,通常会引发正反两面评价,也许有人会批评这样的风格不是J.Quezn格调,但我并不后悔这次的创举与挑战,即使负评多于正评,我还是能自我肯定。”欧帝斯神情释然。

    “我很替你高兴,而且很相信,你的创新一定正评大于负评。”她说得肯定,由衷赞赏。

    “过去的我很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我力求完美、严以律己,全是希望得到注目与肯定,然而我始终得不到我想被注目的人的目光,即使功成名就,我内心从未知足,难以真正自满。”他原本充满自信的神色突地黯然,有些落寞地叹息。

    他沮丧的一面,内心的空乏,只愿对她倾吐。

    “欧帝斯……”黄如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有股冲动想伸手搂搂他、安慰他,但她不敢真的行动。

    “小时候,我因为是混血儿,在奥斯顿家族受到一些排挤,我爸妈的婚姻其实是被反对的,祖母希望我爸娶英国贵族,而他却在美国认识从台湾赴美留学的我的母亲,两人很快陷入热恋并执意结婚,虽然祖母一开始反对,但因我妈是台湾企业家千金,身份还算匹配,于是祖母默然接受。”

    欧帝斯一手支着车窗,淡述过往。

    “无奈两人很快就貌合神离,各自寻找新的爱人,而我几乎是被祖母教养长大的。祖母很严厉,我也对自己要求严格,不论生活教养、知识学习,都要赢过家族其他同辈,更期望自己的完美表现,能得到父母的回头注目,但我终究无力挽回他们,或者说,我在他们心中其实没什么重要性……”望着车窗外飞逝的闪烁夜色,他说得凄然。

    黄如舒没想到他竟有如此不如意的童年,心不自觉揪了下。

    “父母离婚后,我妈改嫁到美国,彼此断了联系,我爸虽没再婚,却交了好几任女友,几年前跟女友出生车祸意外亡故。

    “对父母亲情的奢求,我很早就放弃了,却以为能在爱情里寻找慰籍……童年时,虽因混血儿身份被家族和同侪排挤,但从中学开始,我很受到异性欢迎,无论在任何场合,都是受人注目的焦点,我对女性常保持绅士体贴,也许因为如此,让人贴上风流花心的标签。

    “即使跟女人真心交往,对方也抱持怀疑态度,也或许我不懂得看女人,一再挑错对象,一再被劈腿背叛,我对虚假的爱情、善变的女人,彻底心灰意冷。

    “因为对所有人际关系感到厌烦,更疲于表面应对,所以选择远离英国,摆脱家族与社交圈,让自己在台湾重新展开新生活,将自己囚禁在自我世界为王。虽因工作缘故,仍常需往返英国及欧洲各国,但不用强迫自己去应付人群,让我觉得生活很单一、很自由,却不知内心始终无法真正自由、释然。

    “你说过的话一再提醒我,当我们与他人做比较时,不满就会增加;当我们羡慕他人时,就会开始不幸。而当我们以自己所有的为满足时,才能感到幸福……过去的我,从不懂得知足与感恩,所以心生不满与抱怨,对自己的苛求其实只是一种伤害,让自己被捆绑桎梏,即使得到掌声,我的心没有一刻真正轻松快乐过。

    “今晚的我,不仅发表在创意上的突破,更是发自内心的体悟与宽容,而这些全是你教会我的……”

    他侧过头望向坐在旁边的她,才扬起释然的笑,却倏地一诧。

    “你……哭什么?”只见黄如舒一张脸蛋满布泪痕,教他错愕。

    “我……我不知道你……你受过这么多委屈……”她呜咽着,听他亲口诉说在亲情与爱情中的挫败,令她为他心疼不已。

    虽然之前曾从老管家口中得知他的人生其实不甚顺遂,不如他外在表现的自信完美,那时的她,才更为他被工作伙伴背叛感到难过与担忧。

    此刻他亲口向她详述吐实,坦承他过去的心情伤痛,让她听了更加不舍,眼泪不觉潸然滑落。

    “你……你不是没人爱,你爸妈其实是爱你的,就算没能表达,也是因为爱才会生下你……”

    她突地伸出双手搂住他颈项,想好好安慰他,此举令欧帝斯感到错愕,一时无法反应。

    “至于背叛你的女人,是她们没眼光、没见识……被工作伙伴出卖,也是对方道德操守有问题,绝不是你的问题,你不该自责或难过……”她将他的头压在她大腿上,抚摸他头发,仿佛将他当孩子在安抚。

    她怪异的举动让欧帝斯想挣脱,却是呆愣地接受她的安慰方式。

    “你其实还有很多人爱着,你祖母和卢伯伯都爱你、关心你,Mariabella也很爱你,还有我……”她抽抽噎噎说得拉拉杂杂,差点脱口说出她爱他。

    “还有你……怎样?”他的脸埋在她腿上,耳朵敏感地听出她可能的话语,忙追问。

    “还有我……我觉得你很棒,一定会找到真正的幸福。”她转而委婉道。

    其实她真正想说的是,只要他愿意,她想当那个全心全意爱他的女人,想与他分享人生,给予他幸福,然而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资格与福份,能跟他同心同行。

    她只能隐藏心里的感情,不让自己因贪求感到不满与不幸。

    “是吗?”没听到想听的答案,欧帝斯有些失望。

    闭上眼,赖在她大腿上,他也不想起来了。

    黄如舒因心疼他难过地表达安慰,完全没感觉此刻两人的过分亲昵,任他侧躺在她腿上,车子一路直朝奥斯顿庄园而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