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尧,你是不是见不得我女儿嫁得好,故意撞车的?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撞的这车可是宝马车,修理起来至少五六万,你今天要不把钱掏出来,休想离开!”马路中央,一个中年妇女拽着林尧的衣服,激动地叫嚷着。

    林尧满脸苦涩,命运似乎在不断地捉弄他。

    现任女友刚刚卷着他所有的财产和小白脸跑了,他又撞上了前任女友婚车,现在正被前女友的老妈指着鼻子骂。

    望着婚车内的新娘和新郎,林尧心一阵刺痛,一个是他曾经深爱的女人雯雯,一个则是他曾经最好的兄弟张宇飞。

    记得当初为了庆祝雯雯成为自己的女友,林尧专门请了几个比较好的兄弟,其中就有张宇飞,而张宇飞看到雯雯的时候惊为天人,吃饭过程中,张宇飞的注意力基本都在雯雯身上。

    过了不久,雯雯主动提出分手,用雯雯的话来说,林尧和她的年龄相差太大,有代沟!

    雯雯是00后(2000年出生)林尧是90后(1999年出生),林尧有一种懵逼的感觉。

    后来,林尧看到雯雯和张宇飞相互拥抱着亲吻,他才知道,女朋友被最好的兄弟撬走了。

    张宇飞是80后,不过家里很有钱。

    从那以后,林尧更加玩命赚钱了,白天上班,晚上兼职做各种工作,赚到一部分钱之后,第一时间买了一辆二手车,只要有空余时间就会开滴滴,两三年时间,林尧又付了首付买了房。

    房车齐全之后,林尧认识了第二任女友——杨春艳,她绝对算8.5分的一流美女。

    林尧和杨春艳在一起之后,杨春艳就是家里的老大,杨春艳让他向东,林尧绝不向西,总之林尧对杨春艳百依百顺。

    杨春艳对林尧也很好,刚认识没多久,她就主动提出了结婚,而且还带林尧见了她的爸妈。

    只不过杨春艳爸妈提出条件:想要结婚的话,必须把房车过户到他们宝贝女儿的名下。

    杨春艳当场提出抗议,甚至和自己爸妈吵了起来,看到那一幕,林尧没有任何犹豫,为了他和杨春艳的爱情,他毫不犹豫把房车全部过户到了杨春艳名下。

    前两天刚过户,今天准备去拍婚纱照,在婚纱店的时候,林尧收到一条短信息:您尾号8577账户03月19日10:03向财付通完成财付通交易人民币110000.00,余额:650.00。

    看到这信息的时候,林尧内心涌起强烈不安,因为银行卡放在了杨春艳身上,所以林尧第一时间给杨春艳拨打了电话。

    手机关机了,林尧回到家的时候,则发现家里东西都被搬了出来,原来他的房子包括车,全都被杨春艳卖掉了,邻居告诉林尧,杨春艳和一个小白脸跑了。

    林尧借了一辆电瓶车赶到派出所报警,回来的路上,他失魂落魄,逆向行驶,在机动车道撞上了前女友的婚车。

    “妈,算了吧,时间快到了。”婚车内,雯雯按下了车窗,有些不耐烦地催促着。

    “不能算了,大喜的日子,他就是存心找茬,他是见不得你好,我不管那么多,林尧,你必须赔钱,要不然,我现在就报警!”雯雯老妈是豁出去了。

    “这就是典型的穷屌丝龌蹉心理,活该,就该让他赔钱,最好赔死他!”旁边路上也基本站在雯雯老妈那边。

    毕竟大喜的日子,男人去冲撞前女友的婚车,恐怕换成谁都不相信是巧合。

    眼前似乎要陷入了僵局,而张宇飞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林尧,看在我们以前兄弟一场的份上,你跪在地上大喊三声:祝张宇飞和雯雯新婚快乐,那么车的修理费你就不用出了,你觉得怎样?”张宇飞撇了撇嘴,似乎显得很大方。

    “妈的!”听到张宇飞的话,林尧死死地握紧拳头,他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抢走了他的女友,还让他跪在地上祝福他们新婚快乐,这简直就是在赤裸裸地打脸。

    “你就是林尧?”此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径直走到林尧面前。

    “你是什么人,找他干嘛?”张宇飞皱了皱眉,他的事情还没解决,自然不想别人打搅。

    “我是港区鸿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陈斌!”中年人很温和地介绍了自己。

    “原来你是律师啊,他是不是又犯了什么事了?像他这种人,纯粹是社会的败类,人渣,刚才撞我们的车,肯定也是想碰瓷,就应该被抓起来,坐几年牢!”雯雯老妈顿时来了精神,冷嘲热讽,满脸鄙夷。

    林尧心神也微紧,正常被律师找上门,肯定没什么好事,难道杨春艳用他身份证做了什么违法的事?

    “我是林尧!”林尧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林建业是你什么人?”陈斌继续询问。

    林尧愣了愣,似乎并非讨债,这也让他悬挂的心放了下来,林尧连忙回了一句:“他是我二大爷!”

    “恩,林建业先生死于急性脑血栓,他膝下无儿无女,临死前曾留下一份遗嘱,让他唯一的侄孙,也就是你,继承他的遗产!”陈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了他。

    “继承遗产!”周围一阵哗然,关于继承遗产之类的,往往是电视,电影听说比较多,现实中,那算是非常少见了。

    “他走了狗屎运了吗?”张宇飞脸色阴晴不定。

    林尧懵了,也傻眼了,林建业确实是林尧的二大爷,从林尧记事开始,林尧就知道二大爷吃喝嫖赌样样齐全,后来出去打工就再无音讯,哪怕林尧爷爷过世,爸妈出了意外,二大爷都没有回来过。

    林尧怎么都没想到,二大爷还记得他,而且还给他留下一份遗产。

    当然,这绝对不是骗子,再说了,林尧现在一无所有,属于赤裸裸的穷光蛋,就算对方是骗子,林尧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难道说,这就老天爷看我可怜,给予我的恩赐吗?”林尧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仔细地看了资料。

    “辉煌贸易公司!”遗产名称真简单,说白了,就是让林尧继承一家公司。

    “不错,这是林建业先生留给你的公司,根据遗嘱规定,你继承遗产三年内禁止变卖公司,你继承这家公司的同时,也必须承担你二大爷的相应债务,包括银行贷款,业务欠款等等方面!”陈斌说的非常详细。

    “没问题!”林尧想都没想,非常爽快答应了。

    能够继承一家公司,那么他就是公司的董事长,他就是富豪,他就是标准的有钱人,至于欠外面一点钱算什么。

    据林尧所知,越是有钱人,外面欠的钱越多,银行肯欠钱给公司,证明公司有实力,林尧还听说,有些银行还千方百计希望公司去做贷款。

    如果银行不肯做贷款,反而证明公司快倒闭了!

    “那行,既然相关条款你都清楚了,你拿出身份证,宣读一下条款,还有就是签字,按下手印!”陈斌对于相关程序方面还是非常严谨的。

    旁边那些人都静静地看着,毕竟这样的事情还挺新鲜。

    按照陈斌所说,林尧拿出身份证,放在胸前,同时举起了合同,宣读相关条款,以及自己愿意接受一切义务。

    陈斌将一切都录制成视频,也算是存档,然后林尧又签字,写下身份证号码,按下手印,算是完成所有手续。

    “好了,从现在开始,辉煌贸易公司归你个人所有,以后如果有什么事,你尽管找我!”陈斌递给林尧一张名片。

    “等一下!”

    眼看陈斌要走,林尧忽然开口。

    陈斌微微愣了愣,满脸狐疑,而林尧弯下腰,用力举起了电瓶车,在众目睽睽之下,恶狠狠地向婚车砸了过去。

    “蓬—”伴随一阵巨响,婚车玻璃完全碎了,车头也一片狼藉。

    四周如死一般的宁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