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都有人打算下水救人了,看到林尧浮上来,他们一阵无语:原来这货会游泳!

    “别说这条水塘了,附近所有的水塘都是你二大爷的,你赶快上来吧!”陈斌还是担心林尧想不开。

    林尧心神大定,径直从河里爬上岸,重新走进木屋,很快在床上找到一个小本子,上面记载着几家水产公司的电话。

    “陈律师,手机借我用一下。”刚才林尧手机进水了,所以只能借用手机拨打电话。

    “林尧,你少他妈的装神弄鬼,赶快还钱。”张宇飞一头雾水,搞不明白林尧想要干什么,他很不耐烦。

    “放心吧,这河里的螃蟹不少,等我把螃蟹卖了,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林尧撇了撇嘴。

    “螃蟹?你当我们都是傻逼吗?水这么清,有狗屁的螃蟹,你是不是看我和雯雯要结婚了,所以你故意拖延时间!”张宇飞脸色阴沉。

    别说是张宇飞了,其他人也一样,他们仔细向河里看去,也没看到什么东西。

    “他是不是受到了刺激,神经出问题了?”有人小声嘀咕。

    “就算河里真有螃蟹,那又能值几个钱?他纯粹是胡搅蛮缠!”也有人轻微摇头。

    总之,他们想法基本上和张宇飞差不多,林尧是脑子受到了刺激,所以现在纯粹是胡言乱语,故意拖延时间。

    就算最后河里没有东西,张宇飞总不能把林尧给杀了吧!

    听到别人的议论,张宇飞脸色也越发难看。

    “张宇飞,不如这样吧,如果河里的螃蟹不值15万,我赔你30万,倘若价值超出15万,那么,15万,我也不用还了,你觉得怎么样?”想到水中的情况,林尧心神一动,干脆来一票大的。

    “宇飞,你和他赌了,这么小的河,就算真养殖了螃蟹,龙虾之类的,能卖6万就顶天了,绝对卖不到15万,我给你打包票。”还真凑巧,张宇飞亲戚中,竟然有搞水产养殖的,对方信誓旦旦。

    原本张宇飞就不相信水里有螃蟹,现在听到亲戚这句话,那更是心神大定,他眼神中流露出一缕狠毒,慢慢悠悠地说道:“林尧,既然要赌,我们就赌一场大的。”

    “你想怎么赌?”林尧眉头上扬,到了现在,他也豁出去了。

    “很简单,如果河里的螃蟹不值15万,那么,你这边所有的水塘,全部归我张宇飞所有,另外你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跪在地上给我磕头,喊我三声爷爷!”张宇飞语气中充满了挑衅。

    此话出口,周围一阵哗然,谁都能看出来,附近这些水塘,恐怕算是林尧二大爷留下唯一值钱的东西了,剩余都是欠款,如果把水塘都归了张宇飞,就等于让林尧彻底一穷二白,至于跪在地上喊爷爷,算是精神方面羞辱和摧残。

    “可以!”林尧深吸一口气,也冷冷地说道:“不过,如果这水塘的螃蟹价值超出15万,那么,修车费我就不用出了,而且我河里的水产价值多少钱,你就要给我多少钱,除此之外,我也不要你跪下,你只要让我踹你一脚就可以了!”

    “那行,一言为定,陈斌律师就在这里,现在就起草文书,签订协议,防止某人耍赖!”张宇飞算是吃定林尧了,当然,为了防止林尧最终耍赖,他想到了陈斌。

    旁边的人议论纷纷,正所谓看热闹的不怕事大,现在就算赶他们走,恐怕他们都不乐意。

    签订协议之后,林尧用陈斌的电话给水产公司打了电话。

    “好嘞,我马上过来!”为了公平,手机全程都是按了免提,对方听说林尧这边有螃蟹要卖,二话不说,挂断电话就赶过来了。

    水产公司带了专门的工具,那是一种拖网,人员分别为两岸和河中央,一次拖过,基本把水塘里东西横扫一遍。

    “哈哈—哈哈,你们瞧瞧,螃蟹确实有,而且好大好多啊!”拖网上来的时候,林尧愣住了,除了一些水里杂物,不起眼的小螃蟹确实有几个,大约拇指大小吧,那些大螃蟹一个都没弄上来。

    看到这一幕,张宇飞极尽鄙夷地笑了,这种感觉真好,非常棒!

    “第一网都没有东西,第二网恐怕更是空荡荡的,想要捞出15万的螃蟹,纯粹痴人做梦!”张宇飞那个亲戚也是摇了摇头。

    “为什么会这样?”

    林尧内心充满了疑问,先前在水里的时候,他分明捕捉到了密密麻麻的螃蟹,为什么现在什么都没有?难道是幻觉吗?

    林尧把手伸入到了水中,一股清凉气流通过手镯流遍全身。

    “螃蟹!”水中情景再次清晰地出现在了林尧脑中,包括那些螃蟹。

    只不过,螃蟹都钻进了泥土,只冒出了小半个脑袋而已。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林尧径直向下走去。

    “他不会想不认账,所以又用自杀来威胁吧!”望着林尧走向河中央,张宇飞满脸不屑。

    反正协议都签了,众目睽睽之下,林尧就算是自杀,那和他张宇飞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噗通—”林尧一个跟头栽进水中。

    这次没有人去救,因为大家都知道林尧会游泳,关键是水塘并不深。

    “又他妈的玩自杀,丢人现眼,雯雯,你当初放弃他,选择我,那是最明智的。”张宇飞算是春风得意。

    雯雯抿了抿樱桃小嘴,神色中带着几分鄙夷:“他跟你比,连提鞋都不配!”

    “他被逼的走投无路了,你们能不能积点口德!”陈斌皱了皱眉,虽然说,他对于林尧这种动不动寻死觅活的行为很头疼,可是,他更反感张宇飞他们对生命的冷漠,还有那种小人得志的样子。

    “请问,这只螃蟹值多少钱?”正当张宇飞准备反驳时,河中央有了动静。

    “卧槽,好大的螃蟹!”岸边有人发出惊呼。

    “至少8两,这种螃蟹那都是按个卖,一个螃蟹应该是300块!”负责水产收购的李阳老板眼睛一亮。

    他可是长期负责水产收购,只要看一眼,那就能判断出重量,并且能给出合理价格。

    “你们一起拉边上的网!”林尧指了指两边,先前抓螃蟹的时候,他发现水底下竟然还有一层网,也就是说,螃蟹无论怎么逃脱,哪怕躲入淤泥,依旧还是在网内。

    “能找出一只螃蟹有屁用!”张宇飞眉头微皱,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其他人相视看了一眼,半信半疑,当然还是分开,用力拽岸边的网。

    “好沉!”刚开始拽网的时候,那还比较轻松,只是越拽越沉,他们一个个都撅起屁股用力拽。

    “还拽个屁啊,恐怕都是淤泥吧!”有些人都泄气了。

    “我来用车向上拖!”收购老板李阳心神一动,这样的情况并非没有遇过,他倒也有处理经验。

    车启动之后,拉网无疑容易多了。

    “好多的螃蟹!”当网从水底逐渐冒出来的时候,有人发出了惊呼。

    他们已经看到了黑压压的螃蟹,而且数量还不少。

    “我靠,这些螃蟹都很大,少说也有上千只!”当大量螃蟹完全浮出水面时,惊呼声不断。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冒出这么多的螃蟹?”张宇飞慌了神,他下意识向自己亲戚看了过去。

    “这完全不符合常理,我养殖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这么大个头的螃蟹,更何况密集度太高,很容易缺氧的,完全不符合常规,为什么会这样?”那个亲戚懵逼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