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张队长这句话,其他人自然肆无忌惮。

    “砰—”

    店门被人粗暴地推开了。

    “搬东西,所有的东西全部搬光。”一大批人闯了进来,为首正是张队长。

    “你们要干什么?”

    娜娜第一个阻拦上去。

    “抓起来!”张队长向旁边的人示意了一下。

    有两个人迅速冲出来,死死抓住了娜娜,不给她挣扎的机会。

    “你们最好是配合调查,谁敢胡闹,全部铐起来。”张队长扫了阿紫她们一眼。

    阿紫她们一时之间都被震慑住,不敢轻举妄动。

    “好大的威风!”

    林尧从楼上慢慢悠悠地走了下来。

    “林尧,根据举报人汇报的情况,你就是罪魁祸首,跟我走吧!”张队长一边从身上拿出手铐,一边向我走了过来。

    “啪—”谁都没想到,当张队长走到林尧面前的时候,林尧忽然抬手,一个耳光猛然抽了过去。

    这个耳光又快又疾,张队长连躲闪的几乎都没有,半边脸都被打肿了。

    “卧槽尼玛的,你他妈的想找死!”张队长暴跳如雷,眼睛都红了,凶猛地向林尧扑了过来。

    林尧微微一闪身,几乎是轻松躲开了张队长的攻击,同时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你敢袭击公务人员,我弄死你!”张队长都被我抽懵了,他下意识竟然向腰摸了过去。

    “砰—”可惜,林尧不给他任何机会,一脚踹中张队长腹部,冷笑道:“公务人员?你们所有人都没有穿工作服,进门到现在,也没有亮出工作证,行径和土匪没有两样,我这样做,完全是正当防卫!”

    “你们都他妈的傻了吗?给老子一起上,把他往死里揍,出了事,由老子一个人扛着。”张队长被林尧揍的毫无还手之力,他向那些手下怒吼着。

    “好大的官威,张宇林,你真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你就是天王老子了吗?”就在那一群人准备扑过来的时候,一个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总算是来了!”看到方雅茹和宝儿的身影,林尧悬挂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先前林尧之所以敢动手,他算准方雅茹肯定会赶过来,最为关键的则是,方雅茹离开太匆忙,连手机都没有拿走。

    更何况,林尧也是实话实说。

    那位张队长,也就是张宇林带着人进来的时候,至始至终都没有亮明身份。

    或许他们平时就骄横惯了,忽视了这个细节!

    “方姐!”看到方雅茹时,张宇林身体微微一颤。

    “张宇林,如果记得不错,我应该说过,他的事情,我担着,怎么,难道你认为我方雅茹不够资格?”方雅茹似笑非笑。

    张宇林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似乎下定了决定,猛然一咬牙说道:“方姐,别的事,我都可以给您面子,唯独林尧这件事,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那也不行,我必须要办他!”

    显然,张宇林对林尧是恨之入骨了。

    “有点意思,张宇林,为了给你的哥哥张宇飞出气,你还真豁出去了!”方雅茹漫不经心地抛出一句话。

    “张宇飞!”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林尧这才算是明白过来。

    原本还以为真是自己二手家电出现了破绽,没想到,按照捣鬼算计的人会是张宇飞。

    张宇林,张宇飞,单纯通过名字,就能联想到了。

    “不错,张宇飞是我哥哥,可是,我这次行动,乃是接到了群众举报,并非我个人行为。”到了这一步,张宇林都坚持不松口。

    “群众举报?你仅仅凭借一个群众举报,无凭无据,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你就敢进店搬货,封店,甚至还要抓人,请问这是谁给你的权力?”方雅茹死死地盯着张宇林。

    此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议论纷纷。

    “只要他们无法解释这批家电的来历,那就是走私。”张宇林也豁出去了。

    林尧向娜娜看了一眼,娜娜心领神会,则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份份收购资料:“这些都是我们从各大收购站收购的家电订单,我们只不过将家电维修,翻新之后,重新卖出去,怎么,难道这样违法吗?如果说,稍稍翻新,或者维修,那就变成了走私,那么,满大街都是走私的物品了!”

    张宇林接过资料,脸色有些难看,确实有一笔笔收购的资料,包括数量方面都和他暗中调查的仓库家电差不多。

    “另外,这些家电上面都有条纹码,张队长,你现在就让人扫条纹码,我相信是不是走私,恐怕可以一目了然吧!”林尧心神一动,主动说道。

    家电上面的条纹码那是无法改变的。

    足以证明这些家电并非走私产品。

    “我们走!”虽然很不甘心,可是张宇林只能咽下这口气。

    “等一下。”

    眼看张宇林他们要离开,林尧忽然开口。

    “你还想怎样?”想到挨了两个耳光,张宇林就是一肚子的火。

    “你们接连两次到了店里就搬东西,说走私就是走私,如今我们证明了家电是正规渠道,你们难道不要具体解释一下吗?”林尧目光落到了张宇林的身上,极为认真地询问道。

    张宇林贴到了林尧耳边,压低了声音:“今天看在方姐面子上,老子饶你小瘪三一回,不过你给老子记好了,在这里老子就是天,老子就是王法,老子说你东西是走私,就算不是走私,那也是走私,老子迟早会整死你!”

    “我们走!”

    张宇林说完这句话,大手一挥,带着那些人浩浩荡荡离开了。

    “弟弟,你不用担心,张宇林这件事交给我来解决,我保证让你满意。”虽然不知道张宇林贴着我的耳朵说了什么,不过,方雅茹也能猜个大概。

    “嘿嘿,方姐,不用了,我有办法。”

    林尧取出正在录音的手机,又指了指监控,脸上浮现出了玩味的笑容。

    别人都要往死里搞他了,如果他再畏首畏尾,那绝不是他的性格。

    “那行,说吧,你想要多少钱?”方雅茹古典的脸上流露出浅浅的笑容。

    “什么意思?”

    林尧愣住了。

    “我相信你能治好宝儿,所以你想要多少钱,尽管开口!”方雅茹平静如水。

    “方姐,我愿意治疗宝儿,那纯粹是缘分,我觉得宝儿和我有缘,所以我出手救她,如果没有缘分的话,就算你给再多的钱都没用,所以今后就别提钱了。”林尧也很认真地回答了方雅茹。

    如果换成别人,或许还会客套几句,可是方雅茹却很简单:“那行,只要你能治愈宝儿,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方姐,我能问你究竟是做什么的吗?”

    林尧对于方雅茹的身份也感到好奇,如果说是张港市什么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她年纪未免有点小了。

    “我是苏市土地规划局上班,在张港市一些地方能说得上话。”方雅茹没有隐瞒我。

    “苏市!”林尧算是明白了。

    首先,张港市属于苏市一部分,其次土地规划局这样的地方,那可是要害部门。

    别说能在里面担任领导之类,哪怕是个普通员工,拿出去都很有分量。

    难怪张宇林对方雅茹很忌惮。

    当然,有了那份录音和视频,林尧相信够张宇林喝一壶。

    “对了,你那一批家电是怎么回事?”方雅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本正经地询问。

    “我确实收购了一批旧货,只不过,我有特殊办法,将那些旧家电弄干净,看起来和新的一样。”林尧也是简单讲述了一下。

    方雅茹稍稍思索了一下,则说道:“如果你想以后发展壮大,那你就应该注册一个公司,然后请专门的会计进行走账,这样日后不管谁来找麻烦,你都不用担心。”

    “注册公司!”林尧眼睛猛然一亮。

    方雅茹的话,如醍醐灌顶,让他恍然醒悟,目前二手家电生意不错,正准备开连锁分店。

    如果能注册一个公司的话,那就能自成一个体系,至少上次城管还有这次张宇林事情,公司就能轻松面对。

    “娜娜,林尧和你们究竟什么关系?”楼下,阿紫满脸古怪。

    以前阿紫觉得林尧就是一个低级搬运工,狗屁都算不上,可是看今天那架势,尤其揍张宇林的样子,真把阿紫惊到了。

    总觉得和娜娜,张迪她们相比,林尧更像这家店的老板!

    “他是我认的哥哥,我和我姐姐都是女流之辈,一旦遇到麻烦事情,有个男人出面解决总归好点,你明白了吧!”娜娜神神秘秘地说道。

    “原来是个吃软饭的。”阿紫恍然大悟,颇为不屑。

    娜娜差点被阿紫的话噎死,不过,她也懒得解释了。

    “对了,方姐,我手里的视频和录音,怎么办?”楼上,林尧还在询问方雅茹。

    “放到网上去,发酵发酵!”本以为方雅茹会息事宁人,毕竟,体制内相关方面还是要注重的,可是没想到,方雅茹相当霸道。

    有了方雅茹这句话,我自然不会心慈手软,当场把视频和录音结合到一起,制作好之后,直接发到网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