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我,千万别跟丢了!”林尧全神贯注,缓缓吸引黄唇鱼。

    在林尧眼中,这已经不是鱼了,而是人民币。

    “消耗好大!”哪怕修复手机和家电,那都没有现在这样的消耗。

    林尧注意到,手镯颜色逐渐地改变,从原先位置吸引到水塘边缘的时候,足足消耗了大约五分之一能量。

    “跟我进来吧!”林尧顺利进入第十个水塘内,同时,不断释放能量,引诱黄唇鱼,试图将它吸引进来。

    可是和上次吸引那些小黄鱼不一样,眼前黄唇鱼很警惕。

    尤其到了水塘边缘时,更是在边缘游着,没有直接闯进来。

    “难道它还能提前预感到危险?”林尧凝神屏气,无论体力还是精气神,都在大幅度下降。

    “进来了。”最终,林尧猛然释放出手镯中最大的能量,黄唇鱼经受不住诱惑,一头钻入到了水塘内。

    见此情景,林尧二话不说,第一时间关闭水闸,意味着切断了黄唇鱼的退路。

    搞定黄唇鱼,林尧休息一个多小时才恢复,接下来给李阳打了电话。

    “老弟,你有什么好东西?”李阳来的时候,满脸古怪。

    电话里面,林尧只是告诉了李阳,会有一样好东西,只是李阳也感到纳闷,毕竟十条水塘全部打捞过了,总不会凭空冒出鱼类吧?

    “李哥,你瞧瞧那是什么鱼?”林尧指了指水塘,因为第十个水塘的水比较清澈,所以一眼就能看清河底情况了。

    李阳仔细看了看,揉了揉眼睛,半响冒出一句:“我日,都快灭绝的野生黄唇鱼!”

    “李哥,这样的黄唇鱼能值多少钱?”

    价格才是林尧最关心的。

    “这条黄唇鱼至少150斤以上,价值不会低于300万...”李阳说出自己的判断。

    只是话刚说一半,那就嘎然而止。

    “怎么了?”林尧注意到李阳表情相当古怪,他一阵错愕。

    “这黄唇鱼的肚子太大了,难道...难道这条黄唇鱼在产卵期!”李阳死死地盯着黄唇鱼,语气有些激动。

    林尧一头雾水,下意识冒出一句:“是不是说,黄唇鱼的鱼子特别好吃?”

    “噗嗤—”

    李阳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老弟啊,你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单纯一条黄唇鱼再值钱,也不过是几百万而已,可是黄唇鱼的鱼卵就不一样了,现在黄唇鱼几乎灭绝,这么大的野生黄唇鱼更是罕见,至于这么大的黄唇鱼产卵,更是惊世罕见,如果把这些鱼卵好好培育,养殖,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渔场内就会拥有大批量的黄唇鱼,正所谓子子孙孙无穷尽,只要把黄唇鱼培育好,以后我们就会多一个长期稳定的赚钱渠道了。”李阳和林尧说的非常详细。

    “你的意识是说,这黄唇鱼暂时不能卖啊!”林尧略微有几分惋惜。

    原本还打算卖了黄唇鱼,就可以有一笔额外收入了。

    “对啊,这些鱼子价值千金,我们一定要培养,当然,我也不占你便宜,这条黄唇鱼加上鱼子,少说也价值400万左右,这样吧,我给你4000,算是我们各投资一半,以后黄唇鱼一旦培养出来了,你我各自占一半,你觉得怎样?”李阳满脸期待地盯着林尧。

    “支票!”林尧的回答相当简单。

    有钱大家一起赚,这个道理林尧明白。

    更何况李阳确实不错,所以林尧才会如此爽快。

    200万到手,林尧觉得整个人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老弟,我发现你钱刚拿到手,那就投资出去了,认识你到现在,你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作为张港市新晋富翁,我觉得你有必要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李阳仔细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摇了摇头。

    这句话确实被李阳说中了,林尧这段时间,连一件换身衣服都没有。

    主要是店里店外太忙,林尧腾不出手,现在好歹也算半个有钱人了,所以林尧觉得有必要打扮自己。

    “林尧,你这王八羔子在什么地方呢?”林尧正准备去市区买衣服,没想到阿紫电话打过来了。

    “是不是缺货了?”林尧这是条件反射。

    最近只要缺货,阿紫就会打电话让林尧送过去,反正在阿紫眼里,林尧就是标配送货员!

    “缺个屁货,我妈今天出院,你跟我去一趟。”阿紫非常干脆地说道。

    “你妈出院跟我有什么关系?”林尧有点抗议。

    “少废话,让你陪我去,那你看得起你,赶快过来!”阿紫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以前在夜总会的时候,阿紫也喜欢这样对林尧呼来喝去,估计是习惯了。

    “那好吧。”

    林尧懒得和阿紫计较那么多。

    “真漂亮!”阿紫应该是经过精心打扮了,所以看起来比平时要漂亮多了。

    不过阿紫对林尧很不满意。

    用阿紫的话来说,林尧和讨饭的差不多。

    “不就是去医院接人嘛,没必要给我买衣服的。”林尧没想到,阿紫会把他带到商场。

    “记住,到了医院之后,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要点头,记住配合我,别捣乱,要不然,给你买衣服的钱,你一分不少都要还给我。”阿紫相当认真。

    林尧满脸古怪,显然,不是出院那么简单,应该还是其他事。

    还真别说,阿紫脾气是差了点,不过眼光很不错,给林尧买的衣服特别合身,而且很有气质。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你家是做生意的,你是家中独子,家产过亿,记住了吗?”到了医院门口,阿紫停了下来,慎重地交代着林尧。

    林尧愣了愣,下意识点了点头,只是他感到纳闷,阿紫为什么要欺骗自己爸妈?

    “阿紫,你来啦!”推开病房的门,就看到一对中年夫妇,而在他们身边是一个年轻的医生,对方看到阿紫的时候,眼睛一亮。

    “汪海石,我给你慎重介绍一下,他是我的男朋友——林尧,他爸妈都是做生意的,家产过亿,所以,请你以后别打搅我了。”阿紫亲密地搂着林尧手臂,并且介绍了林尧。

    “我不相信,前几天叔叔阿姨还说你没有男朋友,你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男朋友,肯定是假冒的。”汪海石根本不相信。

    “假冒的?”阿紫柳眉微皱,一撇樱桃小嘴:“那你瞧好了!”

    话音刚落,阿紫忽然抱住林尧,在他嘴上重重地亲了下去。

    “卧槽,不会吧!”林尧整个人都懵了,被阿紫给亲的不知所措。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竟然用这样的小瘪三恶心我!”汪海石愤愤不平。

    “你这话什么意思?”在外人面前,阿紫还是比较维持林尧形象的。

    无缘无故被人称为小瘪三,林尧也感到不爽。

    “他叫林尧,因为长期殴打女友,女友无法忍受,最终卷走他所有财产,他走投无路之下,竟然在前女友大婚当天,顶撞对方婚车碰瓷,这件事早就在网上传开了,谁不知道!”汪海石取出手机,翻开了一段视频。

    视频上面有关于林尧的照片和个人介绍,他暴力倾向非常严重,前女友雯雯,也是因为林尧暴力才被迫离开。

    视频中有林尧骑着电频车撞婚车的片段,也有林尧砸婚车的片段。

    这些片段是经过精心剪切的,视频下面评论几乎都是一面倒,都认为林尧是人渣,被骗光财产是活该!

    想要弄到那天发生的事情非常简单,每个车子里面都装有倒车影像。

    可以肯定,林尧被张宇飞精心算计了。

    林尧知道自己无辜的,可是外人不知道,单纯通过视频介绍,就连林尧都觉得自己十恶不赦了。

    “阿紫,小张这么优秀你不要,你偏偏选这么个东西,你是想气死我吗?”旁边阿紫老妈的脸色很难看。

    阿紫郁闷的想要吐血。

    她对汪海石是天生反感,可是她爸妈偏偏想要撮合,万般无奈,她才想到找林尧当临时男友。

    怎么都没想到,林尧会有这些破事。

    阿紫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很任性地向林尧看了过去,意思非常简单:祸是你闯出来的,你必须给我解决好!

    旁边汪海石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估计内心早就乐开花了。

    林尧深吸一口气,然后目光落到了阿紫爸妈身上,非常认真地说道:“叔叔阿姨,视频的事情我不打算解释了,越解释越乱,不过,我有两个原因,你们听了之后,百分百会同意阿紫当我的女朋友!”

    “说吧!”阿紫爸妈都冷着脸。

    “第一:我刚刚继承了二大爷的遗产,我现在是千万富翁了!”林尧一本正经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阿紫老爸脸色稍稍有些缓和,不管怎么说,有钱总比没钱好吧,谁不希望自己女儿嫁个有钱人!

    不过阿紫老妈却依旧冷着一张脸:“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随手打女人了吗?就算你有再多的钱,我也不同意我女儿跟着你。”

    显然,钱和女儿的幸福相比,阿紫老妈选择了后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