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你算算这些螃蟹多少钱!”大量螃蟹逐渐被拖上岸,林尧也重重松了一口气,剩下来就是看价格了。

    “8两左右的螃蟹,按照300块1只来算,5两到8两的螃蟹,按照150块1斤,3两到5两按照60块1斤,没问题吧?”李阳说的很详细。

    “没问题,你尽管核算。”话音刚落,林尧又补充一句:“3两以下的螃蟹,你也给我算算多少钱,我可以不卖,但是我必须要知道价值!”

    林尧并不傻,刚才和张宇飞签订协议的时候,那就是河里所有螃蟹,不分大小的,所以保险起见,全部算了上去。

    螃蟹需要按照重量,公螃蟹,母螃蟹,分别放到不同的框子里面。

    从打捞螃蟹,再到分配螃蟹,最终到螃蟹过秤,全程都不需要他动手。

    8两左右的螃蟹,总共200只,按照1只3百块,核算下来,总共是60000块!

    5两到8两的螃蟹542斤,1斤150元,总共81300元,3两到5两的螃蟹,1570斤,1斤70元,总共109900元,至于3两以下的螃蟹,核算了一下,按照30快1斤,总共220斤,6600块,3两以下的螃蟹,核算完之后,重新放到了河中。

    “小林老板,你们家螃蟹总价为257800元,当然,减去小螃蟹的话,给你算251600块,你是要现金,还是要转账?”从中午忙到了傍晚,收购老板李阳累的够呛,不过心情非常不错。

    “打卡里吧!”和现金相比,林尧觉得打卡里更保险。

    “对了,小林老板,你其他河里养殖的螃蟹卖不卖?”李阳指了指其他的河流,满脸期待。

    林尧这才注意到,木屋旁边的河还真不少,刚才别人弄螃蟹的时候,林尧也和李阳交谈了很多。

    林尧了解到,凡是养螃蟹和龙虾之类的河,那四周都会有网,一方面是防止螃蟹和龙虾爬走,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打捞螃蟹和龙虾容易。

    当然,李阳也有疑惑的地方,用李阳的话来说,正常情况下,这样的河能够养殖价值8万以内的螃蟹,那就算是顶天了,可是一条河竟然能弄出20多万,简直匪夷所思。

    林尧觉得十有八九和手镯有关系。

    “卖,凡是能卖的螃蟹,我都卖!”林尧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他又不是专业养螃蟹的,二大爷不在了,他又什么都不懂,别到时候把螃蟹都养死了,在林尧看来,拿到手的钱那才叫钱,放在河里的,那都是浮财,如果不是李阳不收3两以下的螃蟹,林尧都想把螃蟹一锅端全部卖了。

    “大家听好了,现在你们帮我收其他河里的螃蟹,今晚幸苦大家了,等收完螃蟹,我给你们每个人包1000块红包,就当幸苦费了!”林尧算了算,还有九条河,估计忙下来,恐怕要到明天了,刚才看热闹的时候,这些货一个个都那么带劲,累死这群王八羔子。

    “谢谢林老板,林老板真阔绰!”对于许多看热闹的人来说,能够拿到1000块额外收入,自然是一份惊喜。

    “对了,张宇飞,现在该兑现我们之间的协议了吧!”林尧可不会把最重要的事情忘掉。

    事实上,当那边螃蟹算到15万以上的时候,张宇飞就知道完蛋了。

    “愿赌服输,林尧,算你他妈的狠,你给我账号,我现在就把钱汇给你!”已经签订协议,再加上众目睽睽,哪怕张宇飞想要赖账都不可能,所以他也很干脆。

    林尧心里自然清楚,以张宇飞家里的财产,支付20多万,最多算是九牛一毛,要不然,当初雯雯也不可能对张宇飞投怀送抱。

    “如果我记得不错,应该还有一脚吧!”当张宇飞把钱转账到林尧卡里之后,再加上先前25万多,总共有了50多万了,林尧内心有点小激动,如果让自己奋斗的话,至少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吧,没想到一切竟然这么容易。

    当然,对于林尧来说,他和张宇飞之间,可不是钱那么简单。

    “踢吧!”张宇飞恶狠狠地瞪了林尧一眼。

    “林尧,钱都给你了,做人最好别太过分,给别人留条活路,也是给自己留条路!”此时,雯雯上前一步,死死地盯着林尧。

    雯雯这句话,算是软硬兼施。

    倘若是其他人求情,或许会有效果,雯雯求情的话,只会适得其反。

    “流星!”林尧忽然惊讶地向空中看去。

    张宇飞他们下意识抬头。

    刹那间,林尧爆发出洪荒之力,一脚踢了下去。

    “啊—”

    张宇飞毫无防备,这一脚,正中裤裆要害部位,张宇飞捂着裤裆,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搞死他!”张宇飞的朋友们怒了,他们气势汹汹。

    林尧随手抽出一把菜刀,杀气腾腾:“来吧,你们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们,老子烂命一条,谁怕谁!”

    这把菜刀是林尧先前在木屋中找到的,他偷偷放在身上,如果说从河里没有弄出东西,或者是什么意外情况,他都想好了,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士可杀,不可辱!

    那些家伙看到菜刀的时候,一个个都认怂了,虽然说他们算是张宇飞的朋友,可是还没到那种为了张宇飞连自己命都不要的地步。

    林尧不屑地撇了撇嘴!

    “老子不记仇,有仇当场就报了!”望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家伙,林尧觉得痛快淋漓,什么狗屁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些对林尧来说,那都是对牛弹琴。

    “我们走!”雯雯怨毒地看了林尧一眼,最终扶着张宇飞离开了。

    剩下来的人,都是看热闹的。

    “大家一起收螃蟹去。”林尧带着大家浩浩荡荡杀向第二条河流。

    总共有十条河,如果每条河和第一条河情况差不多的话,那至少有两百多万进账,这可是一笔巨款。

    林尧也有纳闷的地方,单纯二大爷一个人,能养殖这么多螃蟹吗?

    按照正常道理,应该有员工才对,难道说,员工在二大爷病逝之后,那都离开了?

    因为要给帮忙的人包红包,所以林尧还是和李阳额外要了部分现金。

    “陈律师,谢谢你!”作为感谢,林尧给林尧一万块。

    “不需要这么多。”陈斌象征性拒绝几次,最终还是收下了。

    “陈律师,我接下来该怎么做?”虽然河里大螃蟹让林尧赚了一笔,只是外面还有很多欠账,辉煌贸易公司相当于空壳一样,林尧还是感到前途渺茫。

    此时,林尧只能向陈斌虚心请教了。

    “就算再多出十个水塘,卖出去的螃蟹都不够你抵债的,目前辉煌贸易公司,和空壳公司没多大区别,四面楚歌,到处欠钱,到处都是债主,想要翻身几乎难如登天!”毕竟刚收了钱,陈斌也是实话实说。

    “既然外面到处都是欠账,为什么还要我继承公司?”林尧百思不得其解。

    “我也不明白!”陈斌轻微摇了摇头,话锋轻微一转:“不过,林建业先生说你一定行,而且一定会继承他的公司!”

    林尧满脸错愕,难道说,二大爷临死之前,就调查到了杨春艳,知道杨春艳是骗子,算准自己会被骗的一无所有?

    “其实我觉得你人不错,实在不行,你把螃蟹卖了,远走他乡,银行和其他机构最多将水塘全部拍卖,这样你也不会受到什么牵连,当然,这也是我的愚见。”陈斌看似漫不经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