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娜娜的话,林尧心里暖洋洋的,从12岁开始,那就一个人打拼,他也想有个温暖的家,如果能多个姐姐和妹妹,弟弟,林尧觉得也很幸福。

    “傻丫头,你只要能安安静静当我的妹妹,我就心满意足了,别胡思乱想。”林尧忍不住用手去揉了揉娜娜的头。

    此时,娜娜手机响了起来,娜娜按了通话键。

    “娜娜,你人在哪里呢?”电话那边的声音很轻柔,也很好听。

    “哎呀,姐姐今天出院,我都忘记了,姐,你等着,我马上到!”娜娜一拍小脑袋,恍然醒悟。

    她挂了电话,火急火燎去了卫生间。

    “林哥,走吧,我们一起去接姐姐!”大约几分钟,娜娜又从卫生间风风火火走了出来。

    “好美!”原本林尧以为娜娜是去上厕所的,却没想到,娜娜是卸妆。

    先前娜娜化了浓妆,林尧只是觉得娜娜脸很漂亮,看不出具体年纪出来。

    现在不一样了,卸妆之后,林尧吃惊地发现,娜娜长得非常漂亮,皮肤特别的白,再配合她1米72的身材,堪称完美。

    而且除了漂亮,她身上还有一种很勾人的东西,她的睫毛特别长,眼睛永远像含着一汪水,一看,就是很清澈,很干净的女孩。

    她只需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说了,林尧可以肯定,男人如果看到她的眼眸,恐怕魂就没了,按照评分标准,她至少可以达到了9.2分。

    她的脸也很稚嫩,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样子,倒也和她年龄相吻合。

    “我们走吧!”娜娜挎着林尧的手臂,抿嘴一笑,样子美极了。

    他们打车去了医院,其实医院距离娜娜住的地方并不远。

    在车上,娜娜告诉林尧,先前那房子是临时租的,楼上楼下各两间,还有一个大院子,算是比较破旧的民房,而且房东儿子和娜娜是高中同学,所以房租一个月只要600块。

    当然,民房里面空调冰箱都没有,而且她姐姐从医院出来,天气炎热,肯定也需要空调冰箱,所以娜娜先前才想敲诈林尧一下,这样也可以节省点钱。

    娜娜也告诉林尧,之所以会化浓妆,她想要到夜店去做兼职赚点钱,这样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

    “好高!”跟随娜娜到了医院,林尧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娜娜的姐姐和娜娜竟然有七八分相似。

    估计说她们是孪生姐妹,恐怕也没有人会怀疑,只不过,娜娜的姐姐——张迪比娜娜更稳重,多一种柔弱之美。

    身高方面,张迪大约1米75左右,比娜娜还高,属于标准瓜子脸,樱桃小嘴,眼睛很大,也很有神,打分的话,估计比娜娜稍稍低点,9.0分,也算是无可挑剔的大美女了。

    “对了,我要和你们交代一下,你姐姐的腿和手都受过伤,所以短期内不能做重活累活,要不然很容易二次受伤,而且要经常炖点骨头汤之类的补品,这样容易促进骨头愈合。”临走之前,医生和他们慎重交代了一下。

    “谢谢医生,我们会注意的。”娜娜还是毛毛躁躁的性格。

    “娜娜,他是你的朋友吗?”张迪的目光落到了林尧的脸上,带着几分询问。

    “姐,这说来话长!”

    娜娜抿嘴一笑,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林尧,谢谢你。”听了妹妹的讲述,张迪满脸感激。

    “姐,你别和我客气,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林尧微微一笑。

    “对了,林哥,你多大啊?”听林尧称呼张迪为姐,娜娜一阵错愕。

    “我1999年的,今年21岁!”林尧说出自己实际年龄。

    娜娜满脸讶然:“不会吧,我还以为你快三十了呢,长得这么显老!”

    林尧一脸黑线,算是被娜娜彻底打败了。

    从医院回到家,天色已经晚了,娜娜动手做饭。

    还真别说,娜娜做饭还真好吃。

    “姐,我不想读书了,我想下来帮忙。”吃饭的时候,娜娜忽然开口。

    如今家里遇到事,尤其张迪的情况,那需要休养,所以短期内,家里根本不会有收入,娜娜去读书的话,还要花钱,因此娜娜是想减轻家里负担。

    张迪自然明白妹妹心里的想法,她摇了摇头:“不行,你都已经读到大二了,再过两年就毕业了,你现在不读,那就等于把一辈子都毁了,这样吧,实在不行,我让你姐夫供你把书读完!”

    “我姐夫?我看还是算了吧!”娜娜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经过今天的事情,我算是看透他的嘴脸了,别说他不会拿钱出来,就算他拿钱,我都不会要,而且姐姐你要是嫁给这样的人,纯粹是瞎了眼!”

    “其实我倒有个办法。”此刻,林尧心神一动。

    “什么办法?”娜娜眼睛一亮,满脸期待。

    “目前,张迪姐身体状况不好,不过,看店应该没问题,我们不如自己开店做生意,每天只需要看看店就可以了,还不劳累,而且赚到的钱肯定比上班要强!”林尧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你不会想倒卖二手家电吧?”娜娜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

    她也是根据先前林尧所说,做出了判断。

    “现在是夏天,空调冰箱之类的很好卖,如果我们弄一批卖卖,肯定能赚到钱。”林尧点了点头。

    “可是,我们现在身无分文,开店需要钱,装修需要钱,进货也需要钱,恐怕全部弄下来,至少要一二十万吧,我们从哪里弄这么多的钱?”娜娜说出最头疼的地方。

    “我们可以和你姐夫借一部分。”张迪还是想到了自己未婚夫。

    “姐,这样吧,你要是能和那家伙借到钱,我就认他当姐夫。”娜娜算是被自己姐姐打败了,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一二十万的话,我倒可以解决。”

    林尧想了想,冷不防冒出一句。

    “林哥,你是不是打算把其他河里的螃蟹都卖了,然后换成钱来开店!”娜娜心领神会。

    “对啊,反正我本来就打算把水产都卖了,然后把水塘转租出去,这样可以置换点现金。”林尧并不否认。

    毕竟,他没有搞过水产养殖,在水产养殖和二手家电买卖,林尧觉得后者更靠谱点,倘若能够研究出手镯问题,那就更是锦上添花了。

    “林哥,如果你把钱都花到开店上,那么你二大爷和银行的欠款之类怎么办?”娜娜说出心里担心的地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他们还没找上门,走一步看一步。”林尧耸了耸肩。

    晚上,林尧和娜娜一起整理出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归张迪,一个房间归林尧。

    张迪因为身体的缘故,不能爬上爬下,所以和林尧一样,都住在了楼底下。

    躺在床上,林尧也在考虑很多问题,包括娜娜弟弟的问题,目前娜娜弟弟还在看守所,钱算是赔偿了,只是人还没有出来,想要出来,恐怕还要花费一笔钱。

    其次就是二大爷欠款问题,陈律师临走的时候,也和林尧大致提了一下,银行贷款再加上和其他人借的钱,数额达到了近千万。

    林尧打算好了,抓紧时间,把河里螃蟹都卖了,弄到钱之后,他完全可以藏匿起来,躲一阵再说。

    日后真赚到钱,再分别偿还!

    “林尧,这个给你!”清晨起床的时候,发现张迪就站在门口,张迪递给林尧一块玉佩。

    “姐,你这是干什么?”

    玉佩和林尧手上的手镯颜色有几分相似,林尧愣了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