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

    韩默言看着手中的戒指,突然轻叹一声,五味杂陈。

    掏出车钥匙,韩默言正想开车门,却没料到有个他意料之外的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那个人收起交叠的双腿,手从韩默言的车上移开,径直走到韩默言面前,冲他微微一笑:“她还是忘不掉你,所以…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国际机场。

    陆染提着轻便的行李箱从车里下来,抬头看着眼前漂亮大气的机场,又垂眸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

    人来人往的机场门口显得很热闹,不断有交谈喧嚣声。

    走了没两步,便看见一身休闲装的向衍。

    向衍笑起来实在很好看,被那一身衣服衬托的更是极其阳光惹眼,远远就能看见四周有女孩子

    不断偷窥他。

    陆染拖着箱子走近:“进去吧。”

    向衍很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箱子:“好。”

    陆染不由问:“你的箱子?”

    向衍:“已经办好托运了,我去帮你也帮一下,对了…”向衍从怀里递给她,“你的机票,给你。”

    陆染接过。

    向衍弯眸笑笑:“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

    陆染点头。

    百无聊赖,陆染对着手里的机票寻找大屏幕上的航班。

    广播里航空小姐播报着航班,温柔的女声一遍遍回响,很是悦耳。

    为什么要跟向衍离开…

    说到底还是那些理由,她很倦了,想找个地方疗伤。

    微微抬头,宽大的落地窗外不知哪班的飞机正在跑道上快速滑行。

    要离开了呢。

    她和韩默言的婚礼,也彻底泡汤了吧。

    这么想着,陆染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

    距离不远的地方有个小书摊,陆染翻了翻,找到一本旅行手册,付了钱,正想翻开,书却被人压住。

    陆染不满抬头:“你…”

    下一刻,她却整个人愣住。

    韩默言显然来的很急,额头上还有薄汗,拽住她的直直想把她往外拉。

    陆染甩开他的手,忽略自己突然加快的心跳,问:“辞呈我已经放在你的桌子上了,顾安学的很快,再过一年半载估计就可以独当一面,其他工作交接我也已经交给了其他人。至于离婚协议书,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吧…你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在这里说,我要赶飞机。”

    韩默言只吐出简短的两个字:“婚礼。”

    陆染:“婚礼没有了。”她斩钉截铁的说,“婚戒我也扔…”

    她的话没说完,就发现韩默言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样东西,很眼熟的东西…那是,她的婚戒。

    摩挲过不知道多少次,就连细微的纹路都记得清清楚楚,就是她那枚戒指无疑。

    因为是特别订做的戒指,所以绝对不会有第二枚。

    她愣了一下,问:“你从哪里找到的…”

    韩默言的声音很沉:“你把它丢出来的时候,我站在门口。”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

    她记得,记得很清楚…可是…他不是已经走了?

    又怎么会在门口捡到这枚戒指?

    韩默言那双深黑色的眸子紧紧看向她:“我保证庄静不会再出现了,你可以留下来么?婚

    礼照常。”

    照常?怎么照常?

    忽略掉心里那点一样,陆染抬起头,用一种很奇异的眼神看着他。

    “你在说什么?”

    韩默言重复了一遍。

    陆染把戒指放回韩默言的手里,轻声道:“这不可能。”

    同样的一句话,他才对庄静说过,就被陆染还给了他。

    韩默言握着戒指,突然说不出话。

    陆染又看了看时间,张望了一下说:“我快要登机了,如果你只是来说这件事的,那么…请回吧。”

    “别走。”

    韩默言叫住她:“陆染,从开始到现在,我想共度一生的人从来不是庄静,是你。”

    陆染一怔,这大概是她听过韩默言说过最肉麻的话了吧…可是,已经有些迟了。

    她转身,韩默言的话却还是传了过来。

    “我知道你在乎什么,也许我们之间并没有所谓轰轰烈烈的感情,可是,陆染,爱不仅仅是这样,激情无法燃烧一辈子,能够和我共度余生的人,是能与我所相合的人…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不可能再为了所谓的爱情疯狂痴恋,所以我选择了你,不仅仅因为你是最适合的,更因为陆染…可能连我自己都没发现,我爱你。”

    这样的话让韩默言很羞于开口,他微微移开视线,继续说:“我已经过了说爱的年纪,我可能这辈子只会说这一次,但是…我们相处了整整三年,能天长地久的感情我以为就是这样,相濡以沫。”

    他不擅长挽留,也不擅长讨女人欢心。

    但…他说的每一个人都发自肺腑。

    陆染霍然转身:“可是,韩默言,如果不是我捅破窗户纸,那么你还是会继续糊涂下去。”

    她不是不感动于韩默言,她也知道对于韩默言来说说出这样的话有多困难,但是她不想再一次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韩默言沉默了一下,缓缓开口:“这是我的错,但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不知道,没有计划,没有安排,似乎就准备这么终其一生过下去。

    是不是只有失去才会觉得珍惜,陆染递交辞呈消失之后,他才慢慢意识到她的重要。

    “直到现在才清楚认识,我很抱歉。陆染,给我一次机会,留下吧。”

    陆染合了一下眸,看向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向衍姗姗来迟,看见站着的韩默言,他并不惊讶,只是走到陆染身边说:“道过别了?”

    陆染

    点头。

    向衍深吸一口气:“你…”

    陆染拉过向衍:“我们走吧。”

    向衍错愕了一瞬,被她拉着离开。

    韩默言没有追过来,只说了五个字:“我等你回来。”

    他说话向来一言九鼎,只是…等待,到底会是多久的等待。

    “前往法国巴黎,乘坐MU551次航班的旅客们请注意,您的飞机…”

    过了安检,坐上飞机,向衍侧头,对她道:“陆染,我真的很意外。”

    陆染:“意外什么?”

    向衍苦笑:“陆染,那天我去医院的时候看到韩默言站在你门外…我本来以为你肯定会跟他走的,都已经做好了一个人离开的准备,没想到…”

    陆染讶异:“不可能,他后来压根没有来看过我。”

    向衍苦笑了一下:“我问了护士才知道,韩默言几乎每天都会来,只是从来不进病房。”

    陆染怔住,机上广播开始提醒旅客关闭手机,她望向窗外那一望无际的跑道,眸色沉沉。

    许久,转头看向向衍:“做好一个人离开的准备…你是觉得我累赘么?”

    向衍:“当然不,只是…”

    陆染突然笑了起来,却不带半丝阴霾:“那就别说了,我只想好好享受这个旅程。”

    向衍一愣,好像一下明白了什么。

    四个月后。

    韩默言结果新助理顾安递来的文件,微微的皱了一下眉。

    顾安忐忑的看着他,韩默言又看了看,没说话,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送了一口气的顾安小跑着出了门,外面是隐约的议论声。

    八卦兮兮的声音:“小安,怎么样,被boss骂了没有?”

    有些困惑的声音:“好像没…他就这么挥手让我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