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园村有五头耕牛,都是由冯亮饲养,方兴当然还是让他继续做这项工作。

    林大强是铁匠,则是在方兴的要求下,开始锻造犁铧。

    至于梁柱子这个木匠,在方兴的催促下,做好望园的牌匾后,则是按照方兴拿出一张图纸,开始琢磨要制造新式犁。

    村里其他的人,则被方兴要求着,将整个村里的房屋修缮一遍。

    以方兴现在的财力,将村民们的房屋全部都重建新的也能做到,但他不会这样去做。

    小恩小惠能够拉拢人,但太大的恩情就不是村民们能够承受的。斗米恩升米仇的道理方兴还是知道。

    所以只要将房屋修好,能够住人又不会发生危险,破点旧点都行。

    方兴的打算就是,在初始阶段,让所有的人都忙起来。

    一是给他们信心,让他们不至于因为领了工钱却又没事做而心中不安。另一点就是通过这次修缮,让所有人都适应一种集体劳作的方式,知道只有靠分工协作才能做大事,从而抛弃以前的单独作战的方式。

    在这里面,最让方兴关注的还是要求梁柱子制造的新式犁。

    村里原先所留下的犁方兴也见过,与他后世所见的犁并不一样。

    虽然他对犁的发展并不清楚,但他也知道,越向后面,发展出的东西实用性越高,这是事物发展的一种普遍规律。所以毫不犹豫地就把他记忆中的后世的犁给画了出来,让梁柱子琢磨着该怎么改进,争取造出新式犁,用于即将开始的春耕。

    这边刚给梁柱子讲着他记忆中那种犁的构造细节,那边林大强又找过来,“方老爷,打造犁铧的铁不够了。”

    “跟你们说过,以后不要叫老爷,喊我公子吧。”

    方兴再强调一遍。虽然这个老爷听上去挺威风的,但他的还年轻,总这样叫不把自己给叫老了。

    “是,公子。”林大强重复一遍,心中也暗怪自己的不长记性,都被老爷给说了两次了。

    “铁不够了。”

    方兴暗暗说一句,开始去想解决方法。春耕在即,犁可是重要的工具,一定不能少,所以这件事不能耽误。

    “不就是做几个犁铧吗?村里才五头耕牛,也就是说有五张犁就行,哪怕多准备两张作为备用,一片小小的犁铧也用不到多少铁,怎么就会不够用呢?”

    想了会,方兴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

    “公子不知道,因为管制,村子里的铁本来就不多,后来在萧老爷搬走的时候,还把这些铁都带走了,根本就没留下。公子说要锻造犁铧,我还是把一些旧农具给融了才造出三片,剩下的就找不到材料。”

    “这样……”方兴有些恨起萧挺。

    有关萧老爷搬走的真相,他这几天连打听带猜测已经知道得差不多。

    这萧老爷根本就不是自己愿意搬走的,而是被萧挺给诓出庄园,半路再让胡彪一伙给劫杀了。

    为了奖励胡彪一伙,萧挺还通过买卖程序,将望园村的地契改成空白送给胡彪,以表示将望园村送给他们。当然这最后是便宜了方兴。

    知道萧挺现在就在扬州,方兴暂时还不想与他发生冲突,因为他是官。虽然来到扬州,官升了权力比起在建康时小了,但对自己来说,他还是具有优势。

    望园村虽然是从胡彪手中,或者说是萧挺手中抢来的,但那地契上将买卖关系写得明白,而且地契是真实的官方文件,不是萧挺一个人,不是他一句话就能推翻。

    方兴倒不是怕萧挺翻出这庄园的账来,真要翻出来,还会扯出萧挺杀害本家族人的事,他也不敢。主要是担心他会找一些其他借口,用一些琐碎小事来找自己怕麻烦。

    所以这段时间来,方兴在望园村尽量做的就是自给自足,除非必要,基本不会让去扬州城。他要与萧挺斗,还要等着将根基扎好之后再说。

    “这样,铁的事情交给我来解决,待会就给你个答复。我先跟老梁把这犁的构造讲一下。”

    梁柱子的犁还没造出来,犁铧的事情倒也不急,方兴让林大强先等着,他则是一边看着旧式犁,一边回想着后世的犁,拿着笔在纸上画着他让梁柱子造的犁的一些细节。

    梁柱子作为木匠,是合格的。

    虽然方兴讲得不详细,甚至有些地方还有疏漏,但是受到启发,再有旧式犁来比对着,梁柱子又是个农民,知道实际应用中会出现什么问题,很快便将一些需要改进的点给想了出来。

    “公子的这想法太好了!”

    看着在方兴的提醒下,经过完善,新画出来的犁的构造图,梁柱子脸上泛着红光,激动地叫起来。

    “这犁使用短曲辕,又加了犁盘,转动灵活,操作方便,比起以前可以更省人力和畜力。这犁评、犁建和犁箭的组合,可以适应耕地深耕或者浅耕的要求。还有这犁铧和犁壁,经过改进后,无论是犁地还是将翻土,比起以前也是更为有效。”

    “有生之年我能看到,并且还制造出这样一张犁,全部都是公子所赐予,梁柱子感谢公子的大恩。”说着话,梁柱子直接趴到地上,向着方兴磕起头来。

    虽然没有知识产权法,但古人对于知识的敬畏比起今人更强。天地君亲师,要学艺就要拜师,只有拜了师,才能学到师父的本事。

    方兴教给梁柱子这制犁的方法,虽然不会收他这个徒弟,梁柱子在心中也不敢去想让方兴收他为徒,但从实际行动上,所有拜师、敬师的这一套,他都要主动去做,不敢有任何疏忽。

    “起来吧。”

    方兴说一句,朝站在一旁的林大强示意,让他去把梁柱子扶起来。

    虽然他心中不习惯有人向他下跪,但是这个时代就有这样的礼仪,他若不接受,村民们看他时反倒会觉得他奇怪。他可以对村民好,但若想现在就跟村民讲平等,得到的必定是一些诧异的眼神,觉得他这个老爷不正常。

    “老梁,别光顾着激动,多努些力,争取早日把这犁造出来。咱们村子春耕还等着用呢。”趁着梁柱子激动的时候,方兴给他下达任务。

    梁柱子的激动还没褪去,听到方兴的话,马上向他保证,“公子请放心,我梁柱子哪怕不吃不喝,也会尽快把这犁造出来。只用三天,我就能造出公子的这种新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