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说,金国皇帝完颜吴乞买病死得正是时候。四面楚歌的他,此时不死,难道还等着做侄儿完颜宗弼的俘虏么?

    完颜吴乞买毕竟曾经是九五之尊,其人年轻时也是一个能够搏熊擒虎的勇士,是兄长完颜阿骨打最得力的助手。

    这样的他,绝不可能忍受失败的屈辱。此时病逝,对于内战失败的完颜吴乞买而言,可谓是最理想的解脱。

    会宁城还聚集着两三万忠于皇帝完颜吴乞买的女真人军马。完颜吴乞买咽气前,下旨让他们向完颜宗弼投降和效忠,也算是保全了这些女真人的身家性命。

    女真人本就不多,此番内战已经折损了不少精英,既然胜败已分,完颜吴乞买也不想让人给自己陪葬了。

    于是,毫无阻碍地,完颜宗弼与完颜希尹、完颜银术可领军回到会宁城外,在太祖陵墓前隆重祭祀一番,以告慰太祖在天之灵。

    先后投靠完颜宗弼军的完颜设也马、完颜钩室、乌林荅石土黑,以及临阵投降的完颜阇母、完颜婆奴火等将,还有以唐括部为首的女真各部贵族都齐集到会宁城,要拥戴完颜宗弼继承大统,登基称帝。

    完颜宗弼大度地赦免了所有效忠完颜吴乞买父子的将士,以此弥合金国内部的裂痕,恢复国内的生气。

    西门庆特派马扩作为自己的特使,前往会宁城观礼。

    此时的燕京城中,得知太子完颜宗磐战死,皇帝完颜吴乞买驾崩的噩耗后,郭药师军终于放下武器,依照约定向城外的齐国皇帝西门庆投降,完好无缺地献出了燕京城。

    金国燕京留守郭药师不愿再次当叛徒,在投降前自杀于自己的帅府之中。

    郭药师留给西门庆的信中,独自承揽了帮完颜宗磐暗杀完颜宗翰和完颜宗辅的罪责,请西门庆放过自己的儿子与部将。

    其实,在请缨留在燕京城断后时,郭药师就已经明白,自己手上沾满了完颜家的血,如果皇帝陛下和太子殿下最终战败,这天下之大,也是无处可以容身。

    完颜宗辅是齐国皇帝西门庆和金国未来皇帝完颜宗弼的亲人,这二人查明真相后,必会对郭药师耿耿于怀。

    与其苟活连累家人与兄弟,莫如坦承一切,用自己这条命了结恩怨。

    西门庆看过郭药师的血书,也是唏嘘不已,这个曾经驰骋燕地,搅动辽、宋、金三国的人物,就这么黯然退出了历史舞台。

    得益于没有发生大的战事,燕京城完好无损地被西门庆收复。

    于是,接收燕京城后的西门庆很快下旨,将燕京城定为齐国新的陪都。

    大战已毕,西门庆命令金国境内的齐军主力全部退出了金国,聚集到燕京城下修整。

    完颜宗弼虽未正式登基称帝,但还是按照约定,与齐国使臣马扩签订盟约,正式承认河北、河东、河中,以及燕云之地都划归齐国所有。

    于是,栾廷玉、王进、杜充三个军团陆续从金国境内撤军,在燕京城下与西门庆、辛赞军会师。

    临潢府城外的蒙古军,大定府城外的契丹耶律余睹军也都听从西门庆的命令,各自撤军,退出了金国的国境。

    在金国皇帝完颜宗弼匆匆登基称帝后,齐国皇帝西门庆决定在陪都燕京城外举行一场盛大的阅兵仪式,邀请金国皇帝完颜宗弼、辽国国王耶律余睹和蒙兀国国王孛儿只斤.屯必乃前来观礼。

    观礼之后,西门庆拟与北方三国会盟,建立新的秩序。

    阅兵之事,西门庆全权交给了枢密使栾廷玉负责,接待各国贵宾,商议会盟条款之事,西门庆则交给了经验丰富的礼部尚书马植。

    在外飘荡多年,马植此番终于衣锦还乡,成为了燕地马氏家族的骄傲。

    不成想,此番大战的胜利,让躲在婆速路一江之隔偷偷观战的高丽国震撼不已。

    高丽国王王楷主动遣使示好,欲以齐国为宗主国,请求前来燕京城朝觐天子,并留下观礼。

    对于高丽国的主动降伏,西门庆当然是乐见其成。

    于是,高丽国王也加入了此次观礼会盟的队伍。

    大海上的日本国则依然保持闭关锁国的姿态,小心翼翼地远观着大陆上的风云变幻。

    东去春来,齐国皇帝西门庆与诸军将士在燕京城与民同乐,欢度元宵佳节之后,金国皇帝完颜宗弼、辽国国王耶律余睹、蒙兀国国王孛儿只斤.屯必乃和高丽国国王王楷都应邀来到了燕京城,观看齐国的新年大阅兵。

    栾廷玉将部队分遣回各地驻防后,在燕京城留下了十五万最精锐的军队。

    正月二十日,燕京城南,高粱河畔,西门庆与各国贵宾坐在高台上,欣赏了一场规模盛大的阅兵。

    趁着北伐大胜之威,齐军向东北四国展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火器营新军。

    上百门火炮和如林的火枪,向天下宣告了新时代的来临。

    有了这些新武器,就意味着依靠骑兵横行天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北方的游牧民族将再也不敢轻易南下牧马。

    代表着中原王朝正朔的齐国无疑成为各国当之无愧的核心。

    阅兵式后,因为内战而实力大损的金国与齐国结成兄弟之国。金国皇帝完颜宗弼对西门庆以兄事之。

    蒙兀国国王孛儿只斤.屯必乃是西门庆的老丈人,蒙古国与齐国的关系自不待言。

    亲眼见识到了齐国的强盛后,孛儿只斤.屯必乃决定将王位传给儿子合不勒,自己跟着女儿、女婿去东京汴梁城享福。

    蒙兀国也与齐国结成兄弟之国,蒙兀国新国王孛儿只斤.合不勒对皇帝西门庆以兄事之。

    辽国的耶律余睹可不敢与西门庆称兄道弟。

    西门庆帮他调停了与完颜宗弼之间的矛盾,让完颜宗弼勉强接受了他这个辽国国王,让耶律余睹感激不尽。

    耶律余睹深谙以小事大的道理,正式上书奉齐国为宗主国,甘愿成为齐国治下的藩属小国。

    被齐国的舰队与新军吓住了的高丽国也与辽国一样,甘愿成为齐国的附庸,以此换取齐国的保护。

    西门庆与各国国王定下协议,很快就由马植制成了盟约。

    五国燕京之盟达成,一时间宾主尽欢,各得其所。

    西门庆没有利用手中的绝世武力横扫北方,而是保留了金国、辽国、蒙兀国和高丽国。

    之所以如此,一来是西门庆与女真人、蒙古人历来交好,他与两国统治贵族也是亲戚关系,又怎么可能没来由的乱挥屠刀呢?

    二来,则是有了火炮与火枪后,北方游牧民族再也难以威胁中原了。在这种情况下,无须武力征服,只须通过文化传播和经济控制,就能够将北方诸国掌控在手心之中。

    实际上,许多契丹人、奚人、渤海人已经汉化,高丽人也一直是在自觉汉化。

    如今女真人也有汉化的趋势,假以时日,草原上的蒙古人也会受到影响。

    西门庆相信,自己定下国策规划后,子孙后代一定能够用文化的力量征服诸国,让他们全盘汉化,最终归于一统。

    结束燕京会盟后,西门庆留下辛赞坐镇燕京,让王进坐镇太原府,杜充坐镇大同府,自己则在栾廷玉、鲁智深、岳飞等将的陪同下回到山东阳谷县祭祖。

    借着,西门庆决定东赴岱山,祭祀天地。

    古代帝王为了表明君权神授,有封禅泰山的传统,秦皇汉武都到过泰山封禅。

    到了宋真宗时,仪式由封禅改为了祭祀。不过,向天下宣示自己统治权力的政治意味并未改变。

    如今西门庆收复燕云,威震邻国,自诩功绩当得上秦皇汉武,当然要顺道去那岱山上走一遭,体验一下“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了。

    就在西门庆一行浩浩荡荡地从东平府向兖州岱山而去时,登州东面的大海上,一艘西门家的商船从日本国乘风破浪而来。

    船头上,已是海商总管的西门平身边立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这少年一身日本国贵族武士的打扮,那稚嫩的面孔上却分明与西门庆有七分相似。

    少年第一次远渡重洋,却丝毫不惧,而是兴奋地指着远方问过不停。

    西门平则是不厌其烦的为这好奇的少年答疑解难。

    这可是主人流落异乡的儿子,是我西门家的小主子之一,可得把他伺候好啊!

    这日本国少年,正是西门庆的私生子平清盛。西门平联系上平清盛母子,平清盛从母亲的口中得知真相后,就迫不得已的要来见一见自己的亲生父亲。

    登州港在望,父子二人终于要见面了!

    ……

    岱山下,在泰安州东岳庙祭拜了东岳神君,又在庙外撺掇燕青和焦挺去玩了两场相扑,赢了一些利是后,群臣嬉笑着踏上了山道。

    西门庆要到岱山顶上欣赏秦始皇、汉武帝、汉光武帝、唐高祖等人留下的石刻遗迹,同时,将自己媲美“苏黄米蔡”的书法真迹勒石于岱山,传之后世。

    群臣说笑间,不觉已然爬到了半山腰上。

    齐鲁平原历历在望,果然让人胸怀激荡。

    西门庆正在观景,突然回首一望,不由得怔在了那里。

    此地,莫不是我后世穿越前之所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