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时期,洪荒大陆并没有三界之分,万族林立,全都在洪荒大陆之上生存。

    只是,在龙凤大劫之时,一方以鸿钧老祖和杨眉老祖等人为首,一方以罗睺为首,展开了一场惊世之战。

    魔祖罗睺落败,身边残存的力量全都自成一界躲藏了起来,这就是最初的魔族!

    因为太古时期,先天神魔也是在洪荒大陆上生存的,因此,魔族虽然独立于三界之外,但是,对于人间,依旧是垂涎久矣。

    更主要的是,人间繁华,土地肥沃,风景优美,但是,人族却实力普遍微弱。

    因此,但凡是出现了人界和魔界的裂缝,对于魔界而言,这就是一个天大的收获。

    趁着天界反应过来之前,可以在人界大肆掠夺一番,甚至,好好的品尝一下人族的滋味。

    这一次,自己周围突然出现了通往人界的裂缝,麒麟老祖自然是想要好好的掠夺一番。

    甚至,打定了注意,亲自来人界看看。

    毕竟,从当年龙凤大劫之后,自己就隐匿于魔界了。

    只是,当麒麟老祖感觉到了自己手底下的人都遭到了击杀,心中暗自思索着是不是天庭的人反应很快的时候,跨越了裂缝,居然见到了玄奘!

    玄奘是谁?

    此刻,三界六道之中,相信没有人不知道。

    这是天地大劫的中心,这一路走来,不知多少大罗金仙,或直接,或间接的死在西行取经团队的手中了。

    但凡的有点见识的人都懂,在这西行大劫持续着的时候,最好对西行取经的团队敬而远之。

    否则的话,浑浑噩噩间,自己应了杀劫,身死道消犹未可知!

    原本,在自己的境内出现了通往人间的裂缝,麒麟老祖还觉得是自己的运气来了,心中是非常的欢喜的。

    可是现在,看到了玄奘之后,麒麟老祖几乎是哭出来的心思都有了。

    这哪里是什么天大的运气,自己这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吧?

    玄奘法师从小长大的金山寺,似乎毁在自己的手中了?

    从玄奘西行路上折返,就能看得出他对金山寺的重视了,这个时候,心头恼怒之下,玄奘会对自己出手吧?

    好吧,玄奘的修为连大罗金仙都没有达到,似乎并不足惧。

    但是,玄奘的可怕,是因为他的修为吗?

    不,完全是因为他乃是无量量劫的中心人物啊!

    所以,在认出了江流的身份之后,麒麟老祖很果断的认怂了,在江流的面前低头道歉。

    “咦,这魔界的大佬,这么好说话的吗?”看着麒麟老祖对自己低头道歉的模样,江流的心中暗自的有些诧异。

    不过,想了想,却又觉得理所当然了。

    区区麒麟老祖算什么?自己去幽冥血海的时候,包括冥河老祖在内,几乎所有幽冥血海的人都绕着自己走。

    连冥河老祖都这样,更别说区区一个麒麟老祖了。

    “这件事情,就只是你道个歉就完事了吗?”

    明白了这个时候麒麟老祖在自己的面前不敢放肆,江流的脸色微微一沉,脸上带着怒意的模样,对麒麟老祖说道。

    “喂,玄奘,你可别太过分了,我们老祖对你道歉,已经是……”旁边的闫铁山听到江流的话,觉得他这是得寸进尺,忍不住开口呵斥道。

    “铁山,住口!”只是,江流还没开口说话呢,旁边的麒麟老祖自己却先是开口了,低声对着闫铁山呵斥道。

    “老祖,我们根本不用怕他的,刚刚我和他们战斗了这么久,不也是没事吗?老祖你出手的话,他们绝不会是你的对手!”听麒麟老祖的话,闫铁山开口劝说道。

    “住口!”只是,闫铁山的话,麒麟老祖并没有听进去。

    表面上看起来,玄奘的确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但是,麒麟老祖相信,一旦真的动手的话,很大的概率会出现意外。

    然后,结果就是玄奘没事,自己身死道消!

    从龙凤大劫就经历过无量量劫过来了,麒麟老祖对这点,非常的清楚。

    ……

    江流这边,在和麒麟老祖说着话,在说什么,暂且不说,另外一边,天空中的几艘飞舰,依旧悬浮于半空中,没有靠近过来,但是同样的,却也没有离开。

    “看样子,金山寺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包括金山寺在内,似乎,整座山都被夷为平地了啊!”居高临下的看着金山寺的情况,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开口说道。

    “是啊,看样子,应该是结束了,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情况?”旁边,又有一个道姑,闻言也赞同的点了点头的说道。

    “我也赞成!”旁边的龙海大师,想了想,同样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只是战斗的局面消失了,就连那些魔族,似乎也都看不到了,莫非是那个菩萨,真的将所有的魔族都消灭了吗?”

    龙海大师的话,算是提醒了大家。

    仔细的看了看,果然啊,那么多的魔族,此刻似乎都看不到了?

    难道?魔族已经尽数被诛灭了吗?

    飞舰上的这些人,商议了一番之后,很快,倒是统一了意见。

    旋即,几艘飞舰缓缓的朝着金山寺这边降落了下来。

    这个时候,一片废墟的空地上,江流和善尸并肩而立,认真的盯着麒麟老祖,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不肯善罢甘休。

    可实际上,江流把金刚咒的技能几乎捏在手里。

    一个不对劲的话,江流立马就会在自己的身上施展金刚咒的技能。

    表面上看起来,这麒麟老祖似乎惧怕自己的模样,所以,江流更是得寸进尺,气势汹汹。

    但实际上,江流的心中却非常的小心,谁也不知道,麒麟老祖所谓的惧怕,是不是装出来的。

    指不定他突然对自己出手呢?

    90级的金色BOSS版面,突然偷袭自己的话,若是没有准备,自己九死一生。

    毕竟魔界的人,把阴险狡诈这些特点,当做优点来看待。

    只是,就当江流和麒麟老祖之间,你一言我一语,在语言上进行交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天空都变得黑暗了许多。

    江流抬起头来,能够看到几艘飞舰降落了下来。

    “这是?天师堂的飞舰吗?”看着这几艘降落下来的飞舰,江流的心中暗自的呢喃着。

    毕竟当初自己在踏上西行取经之路前的时候,也曾经搭载过一次飞舰,所以,江流自然是认得的。

    不只是江流看着这几艘降落下来的飞舰,旁边的麒麟老祖和闫铁山他们也看着降落下来的飞舰,眉头微微皱起。

    自己在和玄奘法师说话,这旁边的人类居然敢落下来?

    这里有他们说话的份吗?

    飞舰降落了下来之后,龙海法师他们几个,都从飞舰上下来了,自然,他们都站到了江流的身旁。

    从局面上来看,他们就知道,江流才是自己人。

    只是,当这些人走下来的时候,看了看周围的景象,满目疮痍,一片废墟,但是,魔族的尸体却堆积如山,这让他们心中暗自的骇然。

    这一番大战之下,魔族果然近乎全灭啊。

    “咦?你,你是,玄奘?”打量了一番周围这些魔族的尸骸之后,龙海的目光旋即落在江流的身上,看到江流,龙海吃惊的说道。

    “龙海禅师,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看着龙海禅师,江流的心中也有许多的唏嘘感慨,开口打过招呼说道。

    作为大佛寺的住持,曾经自己授香之礼以后,在大佛寺待过一些日子,龙海禅师或多或少,也算是对自己有些照顾吧?

    别的不说,当初的天龙禅音,也算是对自己帮助挺大了。

    “玄奘?御弟!?”听龙海禅师和江流之间的对话,旁边几个从飞舰上下来的人,脸上也都带着吃惊的神色。

    陛下和玄奘法师结拜为异姓兄弟,这件事情在大唐境内,自然是尽人皆知的事情了。

    没想到,这魔族入侵的情况,居然让玄奘法师出现在这里?

    “玄奘,你,这些,都是你干的!?”认出了玄奘之后,龙海跟着又指了指旁边的这些魔族尸骸,吃惊的对江流问道。

    “不错,的确都是我做的!”点了点头,江流并没有否认的意思,

    这些都是事实,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否认啊!

    “居然,居然真的都是他做的,这,这是何等强大的的力量啊!”听到江流点头承认了,龙海禅师的心中更加震撼了。

    当年,玄奘法师参加授香之礼的时候,并没有多么强大的力量,这点龙海还是非常清楚的。

    可是,西行取经之路,这才走了几年,他的修为居然就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

    当初大佛寺下面的魔窟打开了,玄奘曾经回来过一次,当时是骑着一条白龙回来的。

    当时他的修为,就已经让人吃惊了。

    没想到,这次回来之后,玄奘飞修为更是高到了一个让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的地步。

    “阿弥陀佛,龙海禅师,我们之间叙旧的事情,稍后再说吧,现在,贫僧还要说一说正事!”

    看着龙海大师震撼的模样,江流嘴里低声的宣了一声佛号。

    旋即,目光重新落在麒麟老祖的身上。

    n.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