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完成!”

    贴完最后一张纸,路青擦了擦手,宣布道。

    “噢!完成咯,完成咯!”

    小贝壳高兴地绕着地上的孔明灯鼓掌。

    “终于完成了!”

    云豹几个熊孩子大大地舒了口气。

    这两个多小时来,他们几个可被使唤得厉害,一直都处于被使唤的状态,现在总算可以喘口气了。

    原以为制作孔明灯是很简单的事,没想到居然这么累人。

    当然,这种累不主要是体力上的累,更多的是心理上的。

    因为他们都没想到,青哥的要求这么严格,差上一点,就又要重新来过,简直要比学校里那位年纪最大的老教师还严格。

    而且中间还时不时地过来几个村里的老人,还有其他小屁孩瞧热闹,给了他们好大的心理压力。

    要不是青哥后来把小屁孩们都轰走了,恐怕他们还得更久才能完成。

    不过现在,看着地上那个巨大的孔明灯,他们心里都油然生出一股成就感,毕竟,这可是他们亲手完成的。

    路青看着几个熊孩子累趴在地上,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他当然是故意的。

    虽说大型孔明灯不好制作,但对他来说,并不是件难事,如果是由他亲自动手,最多不用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了。

    之所以花了两个多小时,是他故意折腾这帮熊孩子的。

    谁叫这几个熊孩子自己送上门来,他可不能白白浪费了这样的劳动力。

    反正这几个家伙一向调皮捣蛋,没点定性,正好这样子也可以磨一下他们的心性。

    而且他也想趁此机会,将做孔明灯的技巧教出去,总不能真让村里的这项传统断绝了吧。

    因此抱着这样的心思,路青的要求就特别严格起来,熊孩子们想学技巧,可以,但是得亲手做,并且做错了一下,就得从头来过,没有情面可讲。

    就这样,虽然浪费了一些纸,好歹让这些熊孩子学会了怎么制作孔明灯,倒也不算无用功。

    “好了,孔明灯就暂时放在这里晾一下,等浆糊都干了,再提字,你们先回家,顺便想好自己要写什么愿望,下午再过来把它们写上。”

    路青知道熊孩子们还要回家帮忙的,今天毕竟是节日,不能一天在外疯玩。

    “知道了!”

    几个熊孩子又欣赏了一会他们的杰作,才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兴奋地讨论要写什么样的愿望好,有一些听得路青很是忍俊不禁。

    因为那些愿望实在有的实在奇葩,像什么想变成鱼,变成皮皮虾,或者想要一支会自动写作业的笔之类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

    等熊孩子们走了之后,路青转过头来问:“小贝壳,怎么样,你的愿望想好了没有?”

    “小贝想好了!”

    “哦?”路青有些意外,“那你说说看,是什么样的愿望啊?”

    “小贝也先不说,我想跟小妍姐写的时候一起写~”

    “哎哟,小笨蛋。”小妍捏着小家伙的脸一阵蹂躏,“居然还学你小妍姐保密,快说,愿望是什么?”

    “哼,谁叫小妍姐也不跟小贝说。”小家伙把脸一扭。

    “说嘛,说嘛。”

    “不说,不说。”

    “好了,别闹了。”路青有些无语,将俩丫头分开,“现在孔明灯做好了,快收拾一下,我要准备做饭了,你们要不要来帮忙?”

    今晚要做的饭菜比较多,路青得提前准备一下。

    “要要要,马上收拾!”

    挺路青说要准备做饭,两只丫头顿时不闹了,她们可是知道,为了今晚这顿饭,路青可是提前准备了很多好吃的食材的。

    于是丫头们飞快地把东西收拾完,然后跟着路青到厨房去,开始准备晚饭。

    这一天下午,云来村的小孩子们,一直都处于一种莫名的兴奋情绪中。

    因为他们都听说了,路青哥做了一个孔明灯,等着晚上的时候放,据说那个孔明灯好大好大,大到可以把人都拽上天去。

    能够把人都拽上天去的孔明灯,一听就很厉害,所以村里的孩子们全都期待无比,简直恨不得天马上黑,那样他们就可以亲眼到那个孔明灯到底有多大了。

    路青知道这些后,很是无语,不用想,肯定是云豹那几个熊孩子出去吹牛,越吹越厉害,把一个孔明灯,吹得堪比热气球。

    不过不管怎么说,孩子们的期待值是已经爆棚了,连带着不少大人也起了好奇心,打算晚上吃完晚饭后,也过来瞧瞧热闹。

    于是路青一家人就看到,从家里吃饭时开始,院子外面就总有几个小屁孩探头探脑的,在那里装作路过的样子,飞快地往里面看一眼又跑掉。

    路爸笑道:“这帮小鬼头,都在等着你放孔明灯呢。”

    路妈道:“也难怪他们好奇,我们村也有好些年头没有放孔明灯了吧?”

    “是啊,自从村里面的人逐渐出去打工后,就没什么人弄这个了。”云爷爷有些感触地说道。

    他想起以前的时候,中秋这样的节日,必定是整个村子一起庆贺的,大家一起做孔明灯,采松油,晒柚子皮,为晚上的节目做准备。

    如果是那时,到了这个点,外面早就闹腾起来了,那里会像现在这么平静。

    “孔明灯小贝也有帮忙做哦!”小贝壳得意地说。

    “知道了,小贝最乖了!”路妈夸奖道。

    然后小家伙就开心得又吃了两块肉。

    “那我们也快点吃饭吧,村里也好久没这样热闹过了,别让大家等久了。”路爸催促道。

    院子外面越来越热闹了,等路青一家吃完饭后,出门一看,直接吓了一跳。

    只见外面路上,已经聚集了一大帮小屁孩,都在那里嬉戏打闹。

    甚至在远一点的地方,连大人都来了一些,在路边闲聊。

    很显然,大家都是来等着看孔明灯的。

    路青有些措手不及,他也没想到,一时的心血来潮,居然弄出这么大阵仗。

    特别是当他看到,人群里还有一些老人在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大家对于看孔明灯的热情。

    “看,路青哥出来了!”

    “路子出来了。”

    “路子吃完饭啦?”

    见路青出来,大家都热情地打起招呼来。

    “大家晚上好。”路青笑道,事已至此,他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大家都是来看孔明灯的吧?”

    “当然是了,听说你今晚要放孔明灯,我们都是过来瞧热闹的。”有人喊道。

    “好,那我也不让大家久等了,这就把孔明灯拿出来。”

    路青见此,也不再耽搁,把云豹几个熊孩子叫过来,让他们去屋里抬孔明灯。

    当云豹几个熊孩子将那个折叠着的,底架直径超过两米的孔明灯抬出来时,人群里传来一阵骚动。

    小屁孩们惊叹:“这就是孔明灯啊,好大一个!”

    大人们也惊讶,原以为路子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整出这么个大家伙。

    要知道,大个的孔明灯可不好放,像这种直径两米多的,高起码有四五米,放的时候,得拿梯子让人在上面架着才行。

    倒是老李头等老人感到很满意:“不错,是个好孔明灯。”

    这样的孔明灯才有气势嘛,放起来那才叫过瘾!

    “走,我们去谷场放!”

    把需要的东西都带上后,路青一挥手,指着晒谷场的方向道。

    “走咯,走咯!”小屁孩们欢呼着,往晒谷场那边跑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