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不周主峰的蜕变,尾端那被包裹着的熔岩球,也在持续加速地缩小着。

    蜕变的部分,也在快速地扩展着。那些大小世界们,也在不断地扩张着,如同不断生长着的树叶。

    只是这些大小世界的扩张速度,远远没有主峰的蜕变速度快。

    不过,看变化的速度,到主峰蜕变完全的时候,那些大小世界们也会同时完成成长。毕竟,按照比例大小,那些大小世界并不能无限制地增长下去。

    看上去,整个不周主峰如同一颗巨大的、正在发生着变化的树干,无数闪着光芒的根须紧抓着一团熔岩构成的泥土,汲取着熔岩泥土中的养分,不断地蜕变着自己的主干以及枝叶。

    随着时间的推移,树干变得晶莹越来越多、晦暗越来越少。

    终于,整个树干变得完全洁白晶莹,就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般,剔透亮丽。

    那些树叶一般的各个世界,也都与主峰一起停止了变化,却因为各个世界之中所蕴含的道义不同而显露出不同的颜色来。

    五颜六色的世界们,又将晶莹剔透、缓缓旋转着的主干装饰得美仑美奂!

    而那根部的熔岩球,却已经被那无数根须缠裹的严严实实的、一丝亮光也钻不出来!而且,原来庞大的体积也缩减至极小,形状也成了一个梭形、而非原先的球形了。

    乍一看,现在的不周主峰就像是一根枪杆一样,而那由大部分洪荒大陆变化而成的梭形物体,像是个小小的枪尖。

    或者,从比例上来说,更像是个枪纂!

    没有枪尖的枪杆另一端,还在直直地对准了那团黑雾。

    大家存身的高坛,此时就停留在枪杆旁边的虚空之中。

    这时的虚空,便是真正的虚空了!没有空气,没有阳光,眼前只有屏蔽着高坛的一圈淡淡光幕以及那截莹莹生辉的枪杆!

    此时,鸿钧道祖和罗魔祖的脸色也变得异常得严肃起来!

    两人凝重的眼光对视一眼,一齐沉声说道:“本尊意识,该我们了!”

    孔宣点头:“是该我们了!”

    “动!”一声轻喝之后,孔宣便腾身化为一道混沌色光芒,射向了那截由不周主峰变化而成的枪杆。

    鸿钧道祖和罗魔祖也是同时变化,变成一道白色光芒以及一道黝黑色光芒,紧随着孔宣变身成的那道混沌色光芒射向那截枪杆。

    虚空之中,三点光芒如同三颗流星,从枪纂开始,缠绕着,旋转着,带着长长的流光沿着枪杆向前断前进。

    最后,三点光芒在前端交汇,停止了下来,凝固了下来,化作一个锐利的尖锋。

    三道流光却不消散,也跟随三人化成的三个光点停止了下来。因为缠绕而绞结在一起的三道流光,也凝固成了一段螺旋形的锋刃,与那个尖锋连接了起来。

    在高坛众人惊愕的眼光之中,一杆巨大的、有着螺旋形枪刃的大枪终于成形了!

    而那团被枪尖对准了的黑雾,也好似感觉到了危险,突然间便剧烈的翻腾了起来!

    大枪勐地一震,枪尖上赤红的光芒乍现。

    如同被一只无形巨手把持着,对准那团翻腾着的黑雾狠狠地刺了过去!

    枪尖上的那点赤红光芒,也迸射出无数到光丝,勐地刷向了黑雾,并在刹那间将其包裹住,不使其有丝毫的逃脱!

    被包住的黑雾,剧烈地翻滚着,不时探出条条雾丝,抽击在枪尖上,却是不能阻止枪尖的刺击。

    如中败革一般地,枪尖刺中了那团黑雾。

    黑雾的蠕动愈发的剧烈起来!好似一团煮沸的开水。

    细看下去,沸腾的黑雾表面,不时会幻化出一些怪物的形状。

    赤红色的光丝开始收紧,向无数的触手一般,将黑雾逐渐地压缩起来。

    枪尖,像是产生莫大的吸力一般、也好似有了吞噬的能力,将那黑雾顺着螺旋形枪刃吸收起来。

    黑雾不断地剧烈扭动着,好似想要挣脱枪尖的吞噬。但是在赤红光丝的紧紧拉扯下,依然是无法奏效。

    莫名的无形波动在虚空之中荡漾着,传递到高坛众人的神识之中。

    像是愤怒的嘶吼,又像是痛苦的嚎叫,却又向是解脱的大笑,总之是复杂无比的响动。

    众人的神识,被着无比繁杂的声波搅得如同一团浆煳,数次施法都无法将这些响动驱出自己的神识,只好茫然以对。

    “孔宣老师是父神的本尊意识所化?”

    太清圣人两眼茫然,最终喃喃道。

    “呃,不知道。”

    玉清和上清也是双眼茫然,摇头道。

    后土圣人的双眼虽然也有些茫然,都是却比其他人的程度要轻上不少。只是,她却是一言不发,只是双眼紧紧地盯着眼前的景象,一脸忧色。

    这个情况下,即便是大家不被那些无形波动困扰,也根本帮不上任何忙了!

    随着众人神识之中一声凄厉的嘶鸣响起后,那团黑雾被枪尖完全吞噬。

    枪尖上的赤红光芒也收摄了起来。

    洁白晶莹的枪杆之中,却又有一团赤红色光团开始游动起来。

    光团之中,又有着一团黑色的阴影。

    赤红色光团每经过一节枪杆,里面的那团阴影便减弱一分。而那节枪杆、却也会变得黯淡一些。

    光团游动到枪纂时,里面的那团阴影已经完全消失了。而原来洁白晶莹的枪杆,却也变得灰扑扑的,黯淡无光了。

    连带着枪杆上携带着的那些世界,也都有些灰蒙蒙的了。

    光团在枪纂处消失,枪尖处却又亮起了光芒。

    尖锋分解开来,又变成了三个光点分散开来。而那变化成螺旋形枪刃的三道流光,也在三个光点的牵扯下,开始螺旋形解开。

    螺旋形的运动,将枪杆也扯动得开始快速地旋转起来。

    枪杆的旋转越来越快,竟转成了一柱光影。

    而枪尖出的三个光点,在将三道流光收起之后,彻底分散开来,落到了那柱光影的中央,呈三角位置将光影守护了起来。

    光影泛出的光泽,在急速的旋转之中,由灰色逐渐变亮、变得刺眼起来,将整个虚空照得通透。

    先是刺眼的白色,后是刺眼的金色,进而变成了柔和而又不刺眼的混沌色,并停止了光泽的变化。

    随着光泽的停止变化,光影的旋转速度也开始变得缓慢起来,最终也停止了旋转。

    清晰下来的景象中,那段枪杆已经不能再被称作枪杆了。

    每个挂着世界的节,都变得粗大起来。整个主干看起来就像一根混沌色、泛着光芒的竹竿。

    那些世界,也不再是灰蒙蒙的,而是一个一个被剔透的混沌色光膜包裹着的、大陆轮廓非常清晰的空间泡。

    底端的梭状枪纂,也在主干停止旋转后,再次散开呈混沌色根须状。里面那由大部原来洪荒世界化成的熔岩团,却已经消失不见,被完全吸收了!

    一个挑着数千空间泡、通体混沌色竹子,就那么静静地树立在虚空之中,旁边漂浮着白、幽亮、混沌色三个光点地呈现在了目瞪口呆的众人们面前!

    三个光点慢慢地变形,形成了三个人形轮廓,凝实起来,显化出面孔,正是鸿钧、罗、孔宣三人。

    只是,三个人都是一脸的疲惫,神色萎靡。

    不过,三人的眼光却是明亮,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目光流转间,孔宣的眼光敏锐地看到了那些凌乱地散落在虚空中、由小部分洪荒世界碎片所变化成的圆球。

    稍一思考,孔宣便挥手将那些大小不一、数量众多的圆球们归拢到了一起。

    双手一合,那些圆球便被合成了一个更大的圆球。

    孔宣口中轻轻默念了几句,再双手一拍,将一团混沌色光团朝着那个圆球一按。

    勐地一震,伴随着耀眼的光芒,圆球嘭然爆开,炸得粉碎!

    一层光膜随即将炸开的圆球包裹住,使得圆球的爆炸威力能够充分发挥出来。

    光膜被看似威勐的爆炸撑得立刻膨胀了起来,却并没有被撑破。

    好似一个混沌色的气泡急速地膨胀着,许久之后才停止了下来。

    气泡之中,并没有像竹子上的那些世界一样由一块大陆以及相应的太阳、太阴、星辰们组成,而是一个有着无数类似洪荒星辰们那样发光或者不发光的星球的空间。

    空间之中的星球分布却不均匀,有的地方星球猬集成群、有的地方却是一大片空白。

    “这个空间便叫做原始宇宙吧。”

    孔宣疲惫却又蕴含着负责情绪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这个空间由于没有主体大陆,所以便称之为宇宙吧。再者,它是由那些洪荒世界脱落的、虽然也含有一些生机,但是生机却是极为稀薄;而且五行属性也不均衡的碎块经过我的再次粉碎后、现在并没有任何生命,可谓是一个极其原始的宇宙空间。”

    “这个原始宇宙,以后会在那些稀薄的生机下,在某些幸运的星期上产生一些生命或者生灵,可以作为日后我们观摩生命全过程的场所吧。”

    那个竹子,在孔宣说话的时候,虚空移动了过来,漂浮到了原始宇宙的上面。

    那些混沌色根须,如同活了过来地摆动着,搭到了原始宇宙的空间膜上。

    孔宣的话又适时响起:“原来的洪荒世界,现在已经成为了这个新生的洪荒世界体系的基础部分。”

    “新生的洪荒世界体系,由小部分洪荒世界所化的原始宇宙为整个世界体系的基础,三千大小世界为主体,盘古大神嵴梁所化的世界通道为沟通。”

    “其中,三千大小世界都是由原来的洪荒世界大部分、从洪荒世界分离出去的魔界再次交融而成。这些世界的空间强度,要比它们原本状态强上许多,可以说是除了大道之力之外就没有可以破坏它们的力量了。”

    “世界之主们可以安心地主持世界之中的所有一切,除非他们犯了大道之忌。”

    “日后,这个新生的世界体系便由诸位主持了。”孔宣说着,挥手将一段讯息挥入高坛上众人们的神识之中,继续说道:“我与鸿钧道友、罗道友、杨眉道友,便不再轻易出现了。”

    “除非整个世界体系出现极其危险的情况~”

    说完,孔宣深深地望了一眼高坛上的众人,身形开始虚化起来。

    同时,鸿钧道祖、罗魔祖以及高坛上的杨眉道人的身形,也开始虚化起来。

    不及眨眼的时间,四人的虚影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根本没有给大家留出一点反应的时间!

    大家无奈,只好按照孔宣留下的神识讯息,纷纷道别后,各自归入自己的位置。

    其中,天庭众人按照安排,将天庭融入世界体系幻化成竹子顶端,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

    后土圣人则是率领着幽冥人马,融入到了竹竿之中,也继续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其余众人,则是按照以前大家商讨分配的世界,各自率领各自的属神、入主自己的世界去了。

    人族,则是在红云、三皇五帝、姬发等人的分派下,进入了各个世界之中,重新休养生息,履行人道责任。

    一切妥当之后,一声洪亮的吟唱在整个世界体系之中唱响:

    “世界本有端,道义是为先。

    世事有头绪、追本又溯源。

    万物含五行,生命合三义。

    有灵阴阳感,一气道义存。”

    “富贵利禄扰真情,化作尘土方知空。

    一颗真心纳入胸,方知生命方是真。

    命真本来无止境,奈何痴心不知情?

    生命是为世界生,放眼天下才看清。

    喜怒哀乐幻作欲,仁义理智是为信。

    玄牝之路似迷离,踏出一步知精彩。

    大千世界入胸怀,我命由我不由天!”(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