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那偷吃东西的男子竟然如此猖獗,伊泽瑞尔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在拉克丝面前好好表现自己的机会!当自己站在邪恶势力面前与其针锋相对,甚至好好教训那家伙一下,不知道拉克丝会不会崇拜自己,哈哈哈哈!

    可是伊泽瑞尔完全没有想到,趁着他歪歪之际,拉克丝已经先他一步朝着那人走去。这让伊泽瑞尔有些发蒙……这种时候女孩子不都是会所在男人身后吗?怎么拉克丝反而像个女战神一样勇往直前了?

    本来想象中自己的高大形象瞬间崩塌,伊泽瑞尔灰溜溜地跟在拉克丝身后朝那男人的方向走去,心中顿时郁闷无比,这叫什么事嘛……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以为没有人看到你刚才在这里偷吃超市里的东西吗?”拉克丝冲入人群后便站到了那男子面前,原本还在不停叫嚣的男子突然就愣在原地。

    “哎哟!这位妹妹长得可真俏!”原以为这男人是被自己的话语给吓到了,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拉克丝顿时恨得牙痒痒。

    “你还有点底线吗?偷吃超市的东西,现在还要超市给你赔钱?”拉克丝说话的同时伊泽瑞尔也钻进了人群。

    “我说这位妹妹,你说话可得讲究证据,你这样无凭无据的指正我,我可是会告你毁谤的!你是不是这家超市找来的托儿啊?现在的商家都太无德了!出了问题都不亲自出面,找个托儿来栽赃!”那男人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神情傲然地看着拉克丝。

    “是啊是啊!现在这些商家都太缺德了!没人替我们消费者说话啊!”

    “谁说不是呢?商场以次充好就算了,还找个托儿来处理问题,真是丧心病狂啊!”

    “这小姑娘长得也不错,怎么就甘心替商家当个托儿呢?做点什么正经事不好啊?”

    “没准这小妮子就是这超市老板的情妇小三什么的,要不然干嘛替这超市说话?”

    “嗯嗯有可能,你看她那样子,弄得自己跟老板似的,其实人家老板八成就是玩弄她,玩腻了之后恐怕一脚就把她踹走了。”

    ……

    “你……你们……你们怎么这样?我也是顾客!我是亲眼看到你在这偷吃的!你们怎么这样?”拉克丝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见义勇为反而成为了别人口中的情妇小三,再看看那偷吃男人奸计得逞的笑容,拉克丝简直快要被气死了。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的身份都被大家揭穿了,就别在这演戏了,哈哈!”那偷吃男子满脸得意地看着拉克丝继续说道“你就给我个交代,赔不赔钱吧!大家都给我做个主,咱消费者如果不团结起来,就会被他们商家欺负到底的!我们得学会维权!”

    那男人果然不是善茬,才几句话就将他自己和群众利益捆绑在一起并成为了超市以及拉克丝的对立面。而围观群众听到这些话也都跟着义愤填膺起来,大有不赔钱就要砸店的架势。

    没有人在乎这男子受得伤跟自己有几毛钱关系,也没有人去考虑超市赔的钱能有哪怕一分钱放到自己的腰包吗?这些不重要,因为他们似乎找到了一个至高点,道德的至高点。

    “没错!你们这超市太欺负人了!东西贵不说质量还这么差!”

    “就是的,当我们消费者都是傻子啊?在你们店里受了伤,就必须得赔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早就觉得这家店是黑店,以后再也不来了!”

    “没错,这是逼着我们这些消费者抵制他们呢!下回不来了,也不让亲戚朋友来买东西了!”

    ……

    “你们这么袒护这个偷东西的人,就算法律上不能把你们定为共犯,难道你们的内心就不会受到良知的谴责吗?哼!你们随便吧!这事我不管了!只是想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愚昧无知的人!”

    说着,拉克丝便拉着伊泽瑞尔准备走出人群,却不料被围观的群众死死堵在里面,挡住了去路。

    “想走?被我们揭穿了你就想走?哼!你这个小婊渣!真以为大家都瞎?看不出来你和这超市老板的猫腻吗?”偷吃男子冷哼一声继续说道“大家好好看看她这幅嘴脸,光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内心那么肮脏龌龊!估计也是个人尽可夫的货!”

    “没错,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段才做了超市老板的小三,这种女人能有什么好下场?”

    “简直就是公共汽车吗!谁都能上吧!我出300卡伦斯,陪我一晚呗?”

    “300?哥们你给多了!我看她顶多就值100卡伦斯!”

    “我出50,来10次!好好满足你一下,估计超市老板那种货色也满足不了你吧?”

    ……

    人群中不断传出污言秽语,伊泽瑞尔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本来打算借此机会让拉克丝感受下人情冷暖,毕竟她过于善良太容易被骗了,但是看到拉克丝已经被众人侮辱的快要哭出来,伊泽瑞尔明白是时候出手了。

    “轰!”

    “轰!”

    “轰!”

    “轰!”

    ……

    同一时间,刚刚人群中出言不逊的几个人莫名其妙就被一股巨力直击面颊,这种势大力沉犹如卡车撞击般的攻击,甚至让他们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脸一定是塌陷了!这几人甚至没来得及发出叫声就直挺挺倒在地上抽搐着身体。

    “啊!”一阵惊呼顿时响起,没有人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么这几人就同时倒在地上?

    “你竟然公然报复群众!还有没有王法了?”那偷吃男人第一个反应过来,一盆脏水直接泼到拉克丝身上。

    “这女人太可恶了!下手这么狠,会出人命的!”

    “不就是被揭穿了身份吗?至于要人性命吗?”

    “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想打人就打人吗?你得给我们个交代!”

    “什么叫做仗势欺人,我今天算是领教了!你们等着进德玛警视厅吧!”

    ……

    “各位!静一静!请问你们有谁看到是她刚刚出手伤人了吗?”伊泽瑞尔利用能量将声音无限放大,他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都在嗡嗡作响,众人的议论声、谴责声也戛然而止。

    “这……”

    “没看到她出手不代表不是她做的!”

    “刚刚大家都在骂她,不是她做的是谁做的?”

    “就是她!我亲眼看到她出手了!”偷吃男人在众人拿不出证据的时候挺身而出。

    “呵呵,一个偷超市东西吃喝的贼,也好意思作伪证诬陷别人?”伊泽瑞尔并没有因为众人安静就停止运用能量,他的声音依旧犹如滚雷般在众人耳中响起。

    “胡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偷超市东西?”那男人闻言脸色一变反问道。

    “这位小姐亲呀看到的。”伊泽瑞尔指了指拉克丝。

    “她胡说!她是超市老板的小三!自然要做为证,只有她自己亲眼看到的事情,怎么能够作证?”那偷吃男子也不傻,完全没有忘记将超市老板小三的身份栽赃到拉克丝身上。

    “可是刚刚众目睽睽,大家都没看到是谁出手,怎么就你看到了?如果你这种猫在角落里偷吃,发现你的人都不能作证,那么在大家眼皮子底下,所有人都没看到,唯独你看到的事就能作证了?”伊泽瑞尔的话让偷吃男子脸色一变。

    “你是这娘们包养的小白脸吧?超市老板花钱包养她,她再花钱包养你!怪不得你一直替他说话!”那男子见说不过对方,顿时话锋一转把人们心中的那点龌龊的好奇心勾了出来。

    “我是谁不重要,你好好解释解释你脚下那些吃了一半的东西吧。”随着伊泽瑞尔所指的方向,围观人群才注意到,这男子脚下确实有不少已经拆包但还没有吃完的东西。

    “这……这不是我的……我只是路过这里!谁知道这是谁偷吃的!”那男子继续狡辩到。

    “可是这位小姐说她亲眼看到你偷吃,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又作何解释呢?”伊泽瑞尔的咄咄逼人顿时让男子慌了手脚。

    “我都说了这不是我吃的,而且是这娘们故意栽赃我!还有你这个被她包养的小白脸,故意误导大家,你们这就是个圈套!故意引我入套的!你们这些商家真的太可恶了,不但要坑蒙我们消费者,甚至还开始设局陷害我们?刚才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你们可要给我做主!”

    听到男子这句话,还是有许多围观群众响应的,一来是因为立场不同,二来是因为他们虽然不确定刚刚被打昏的几个人究竟是不是拉克丝所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与拉克丝脱不开干系。

    “这真的不是你偷吃的?”伊泽瑞尔往前走了一步,而那男子则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不是……”男子回应道。

    “她真的是在诬陷你?”伊泽瑞尔又往前走了一步,那男子顿时就被逼入了死角之中。

    “当然……”男子继续回应道。

    “这位小姐,你没有说谎吧?”伊泽瑞尔转过身看向拉克丝,而拉克丝的眼神中流露出几分茫然,白岂这是在做什么?

    “没说谎!”拉克丝听到白岂用能量传音问自己“相信我吗?”的时候,拉克丝一直纠结的心才彻底放下来。

    “好,我有一个办法,能一下子就断定出来谁说了谎话,大家想不想让他们试试?”伊泽瑞尔贼的很,他知道如果自己问拉克丝和那偷吃男要不要试试的时候,那偷吃男一定会以拉克丝和伊泽瑞尔一伙为理由拒绝,但伊泽瑞尔如果问的是围观群众,就不会给偷吃男这种可乘之机。

    “要!”

    “好啊!”

    “你先说说方法!有什么方法能断定谁说了谎?”

    “对!你先说说方法!”

    ……

    见到围观群众的态度,伊泽瑞尔顿时看向拉克丝与那偷吃男。

    “二位敢不敢给大家证明一下你们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伊泽瑞尔问道

    “我可以!”拉克丝当仁不让率先回答道。

    “……有什么不敢的?”那偷吃男回应道,但底气明显有些不足。

    “好,既然大家都答应,那就好办了!二位放出心灵契约吧!”伊泽瑞尔突然说道。

    “心灵契约?”众人一时间没明白伊泽瑞尔的用意。而偷吃男听到‘心灵契约’四个字的时候,一张脸瞬间就白了。

    “放出心灵契约,发下神魂誓言,谁刚刚说了谎,直接身死魂灭!二位可敢?”伊泽瑞尔继续用压迫性的声音问道。

    “我先来!”说着,一道淡紫色的心灵契约从拉克丝身体中飘出“我拉克丝刚刚亲眼目睹到这个男人偷吃偷喝超市的东西,并且我本人于这家超市没有任何关系,若有虚言立即身死魂灭!”

    话音结束,一道神魂誓言灌注入漂浮在半空中的淡紫色心灵契约中,然后消弭于无形。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回想起刚刚自己还在怀疑这女人与超市老板有染的众人不仅低下头。

    “该你了!”伊泽瑞尔笑着对那偷吃男说道,这阳光般亲切的笑容,看在偷吃男眼中却犹如恶魔的狰狞。

    “我……”偷吃男头上冷汗涔涔,吱吱呜呜半天都没有唤出心灵契约。

    “快啊!”伊泽瑞尔忽然加重了能量传音,吓得偷吃男差点坐到地上。

    “我……不会召唤……心灵契约!”想了半天,那男子只找了这么烂的一个借口。听到这,许多人便明白了整件事情,不禁嗤之以鼻。

    “哦?那好办!”说着,伊泽瑞尔便唤出了自己金色的心灵契约,随后一只手放在偷吃男的头上,大喊一句“出!”

    一道浅灰色的心灵契约顿时从偷吃男身体中被唤出,偷吃男顿时大骇,他没想到眼前这小子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能够蛮横地将自己体内的心灵契约不讲理地抽了出来!

    “好了,现在你可以发誓了!”伊泽瑞尔笑着对那男子说道“不用谢我!”

    “我……”偷吃男简直快要疯了!打脸!这是赤果果地打脸啊!自己怎么可能发誓,如果一旦发誓,恐怕自己马上就会魂飞魄散了!

    “快啊!发誓啊!”伊泽瑞尔催促道。

    “对啊!刚才你不是说的挺好的,发誓啊!”

    “就是的!人家女孩子都发誓了,你怎么不敢了?”

    “刚才你不是说人家女孩是超市老板小三吗?不是说人家女孩诬陷你吗?你快点发誓来证明自己啊!”

    见到刚刚被自己蛊惑的群众如今一边倒的来看自己的笑话,偷吃男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我豆叱喃发誓,刚刚所言若有一句虚假就……”听到偷吃男发誓的时候,伊泽瑞尔和拉克丝都不禁愣怔了一下,脑袋顿时短路,这什么情况?这哥们要作死吗?但是下一刻,他们就笑了,因为这哥们誓言发了一半就卡住了!

    “就什么啊?”

    “怎么不说了?就怎么样啊?”

    “不敢说了吧?怕身死魂灭?”

    “都被人揭穿了还在这装,继续装啊!用生命装啊!”

    ……

    “就……”偷吃男实在说不下去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紧张兮兮地看着伊泽瑞尔。能够将自己的心灵契约强行拉出的大能,恐怕也可以强行让自己履行诺言。

    “继续!”伊泽瑞尔可没有打算放过这偷吃男的意思,刚刚那样侮辱了拉克丝,现在打算一跪了事?哪有那么便宜的?

    “我……”偷吃男是真的怕了,因为只要说出后面的身死魂灭这几个字,恐怕自己瞬间就会化为虚无。他又转头看向拉克丝的方向,但看到的除了冰冷就是愤恨。

    “要不要我帮你将誓言补全?就跟这位小姐誓言相当便是,毕竟你们是对赌誓言嘛。”伊泽瑞尔这句话就像一颗重磅炸弹轰然爆炸!偷吃男已经完全不顾形象开始给伊泽瑞尔和拉克丝磕头。

    “我错了!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偷了超市东西吃!是我污蔑了这位小姐!一切都是我的错!求大人放过我!求大人放过我!”

    “我是无所谓啦!”伊泽瑞尔耸耸肩,转身看向拉克丝“你还是求这位小主吧,只要她不追究,我就放过你。”

    “这位小主,是我错了!我认错,我向您道歉!砰砰砰!”磕头的声音持续响起,拉克丝眼中的寒意也渐渐散去。

    “原谅你可以,但你必须发誓以后不许再行骗讹诈!”拉克丝的语气依旧冰冷,刚刚这家伙所说的话确实让拉克丝动了真气。

    “好好好!我豆叱喃发誓,今后决不再行骗讹诈,否则五雷轰顶不得好死!”话音落地一道浅灰色光芒从偷吃男身体中冲入他的心灵契约中。

    拉克丝见状一步步朝着偷吃男走去,偷吃男的眼睛瞪得很大,但无论如何他也不敢挪动分毫,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额度的话,已经重伤了这位小姐,无论接下来这小姐怎样惩罚自己,自己都必须要忍耐。

    伊泽瑞尔也有些奇怪拉克丝为什么要走过去,如果想要暴打他一顿告诉给自己这个打手就可以了,毕竟伊泽瑞尔现在有十足的把握,不用出手只靠威压就能把偷吃男这样的麻瓜打成半死。

    只见拉克丝将手掌放在偷吃男的头上,偷吃男吓得不敢抬头,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无论怎样的痛苦,自己都要忍,比起自己的小命而言,身体的痛苦都不算什么。

    伊泽瑞尔发现拉克丝的手掌上忽然亮起耀眼的白光,顿时伊泽瑞尔就无语了……这姑奶奶果然圣母心啊!连这种人渣都要怜悯……

    本还好奇的众人愕然发现,偷吃男脸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偷吃男也觉得脸上麻麻痒痒的,但是却不敢有任何举动……之后,几个被伊泽瑞尔用威压击晕的家伙也一一被拉克丝救了起来。

    伊泽瑞尔只能无奈地看着这一切,连连摇头……

    (本章完)

    

章节目录

虫王萝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水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邪小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邪小翼并收藏虫王萝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