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妃看了窦学文一眼,调转马头继续前行。

    整个战斗过程很快结束,苏妃甚至没有下马!

    窦学文来到窦寇面前,跪在地上把父亲抱在怀里。

    望着苏妃远去的背影,窦学文脸上并没有恨意,双眼之中反而亮起炽热的光芒。

    “这才是我窦学文要找的女人!”

    窦学文暗自发誓,一定要把苏妃追到手,哪怕他现在还不知道苏妃的名字。

    “疼~~~!你小子轻点!”窦寇惨叫一声,瞪着窦学文责怪道。

    窦学文立刻从YY中清醒过来,轻手轻脚地扶起父亲向家中走去......

    兴古郡城门口。

    苏妃一行看到城门紧闭,没有强行出城,而是找家客栈住了下来。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毕竟,他们还要在离国寻找赵诚实,除非情不不得已,苏妃也不愿跟当地官员起冲突。

    肆意妄为的话,他们很难在离国立足。

    哪怕苏妃修为再高,总不能一路杀过去!

    夜幕降临,兴古郡郡守府。

    窦学文给父亲喂过药后,窦寇的气色好多了。

    “城门口有没有消息传来?”窦寇躺在床上,虚弱地问道。

    窦学文坐在床榻前,神色恍惚地回道:“至今没有消息传来。”

    父子俩一问一答,心里都明白其中的含义。

    今天算是把面子栽倒姥姥家了,父子俩被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虐得颜面无存。好在那位“妖孽”没有强行闯关,还是留了脸面。

    否则,窦寇很难向上面交代!

    窦寇沉吟片刻,叹了口气:“明天一早打开城门,放他们走吧!”

    实力上巨大的差距让窦寇认清现实,很快做出决定。

    “不行!”

    窦学文不假思索地说道。

    窦寇转头看向儿子,眉头紧蹙:“那姑娘的实力堪称恐怖,哪怕你祖父来了也不是对手!大丈夫能屈能伸,为父知道你心里不好受......”

    “只要城门不开,孩儿就有机会把她追到手,做您的儿媳妇!”

    窦寇的话还没说完,窦学文语气坚定地说道。

    “呃?”

    窦寇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震惊地看着自己鼻青脸肿的儿子。

    翌日清晨。

    窦学文重新换上一套崭新的月白色儒袍,在自家的后花园采摘着鲜花。

    郡守府里的人看到后习以为常,心中明白少爷又要追姑娘了。

    没过多长时间。

    兴古郡的总捕头脚步匆匆地来到后花园,对着窦学文说道:“悦己客栈天字号房!”

    窦学文点点头,怡怡然走出后花园。

    一段时间过后,悦己客栈外。

    窦学文对这家客栈的名字非常满意,望着牌匾呼出一口气,手捧着一大束鲜花走了进去,感觉是冥冥之中上苍的安排。xhttps:/m.x/

    “咚!咚!咚!”

    窦学文轻轻地敲响天字号房门,脸上挂着春风般的微笑。

    只是,脸上的淤青尚未消肿,看起来有些滑稽。

    兴古郡总捕头的消息非常可靠,刚起床没多久的苏妃慵懒地打开房门。

    “你的出现,牵引着我的心走出迷茫!”

    窦学文看到苏妃后,立刻把手

    里的鲜花送上,含情默默地说道。

    苏妃马上清醒过来,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幻,最后对着窦学文吐出一个字。

    “滚!”

    房门重重关上,窦学文骚情的告白以失败告终。

    鲜花没有送出去,窦学文默默地放在天字房门口。

    第二天。

    窦学文早早地来到悦己客栈,手里的鲜花娇艳欲滴。

    客栈的大厅里,不少人围坐在桌子前吃早点,苏妃等人也在其中,而且格外引人注目,俊男靓女的组合很是养眼。

    窦学文眼睛一亮,磁性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

    窦学文面带微笑,缓缓地走向苏妃,一首《青玉案·元夕》在他的嘴中娓娓道来。

    苏山眉头一皱,放下筷子,脸色不善地看向窦学文。

    《青玉案·元夕》是赵诚实所作,早已名扬天下,这厮竟然拿着他朋友的作品向苏妃示爱!

    苏山刚想起身教训窦学文,苏妃立刻用眼神制止了他的举动。x电脑端:

    “哼!”

    苏山冷哼一声,转过头看向别处。

    大厅里,其他食客们集体石化,这大庭广众之下的示爱简直与众不同!

    苏妃饶有兴致地听着窦学文的独白,眼角眉梢全是喜色。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窦学文举止从容地来到苏妃面前,双手奉上鲜花。

    苏妃的变化,窦学文一一看在心里,脸上的微笑更加灿烂。x

    “我窦学文的女人超群脱俗,岂是那些胭脂俗粉可比?搜肠刮肚似乎只有这首《青玉案·元夕》最符合她的气质!”

    窦学文在心里想着,恨不得为自己点个赞!

    赞美迎合心仪的女子必须要有技巧,窦学文“情场浪子”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

    话音刚落,苏妃脸上的喜色消失,转头看向窦学文冷冷地说道:“转告郡守大人,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窦学文有些懵逼,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哈哈哈!”

    食客们哄堂大笑,窦学文灰头土脸地走出客栈。

    第三天,天蒙蒙亮。

    兴古郡的城门终于缓缓开启。

    窦学文没有把苏妃的话当儿戏,昨天禀告父亲后,窦寇决定今天开启城门,放任苏妃一行离开。

    比起儿子的爱情,窦寇更在意窦家的脸面!

    一旦那妖孽少女在他的地盘强行闯关,拦又拦不住,到时候,圣上定会责怪他无能,就是身在大理担任尚书要职的父亲也会沦为别人的笑柄。

    城门开启的消失很快传遍大街小巷,苏妃一行得知后离开客栈,骑着马向城门驶去。

    兴古郡城门口。

    一张鲜红的地毯延伸到城内,红毯左右,每隔十米站着一名军士,百姓们闹哄哄地要出城,下意识地避开红毯。

    远远地,苏妃骑着马走在红毯上,苏山和水玲珑并行其后,三个人朝着城门口赶来。

    苏妃只想尽快出城,哪管地下的红毯为谁送行?

    没过多长时间,苏妃的身影出现在城门口,舒缓的古筝声蓦地响起。

    出城的百姓惊呆了,一个个下意识地安静下来。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城门口,一身月白色儒袍的窦学文手捧鲜花,深情地望着苏妃浅吟低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