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原启程到达大坂的魏公公,对眼前看到的一切表示十分的遗憾。

    大坂,可是丰臣秀吉的根据之地啊,也是德川幕府之前的日本副都所在,无论是经济、还是文化、亦或贸易都是十分昌盛的,在日本之地位类似皇明之松江,可惜如今却成了废墟之地。

    对大坂的洗劫显然不符合皇军征日的宣传,如果幕府利用大坂事件大做文章,很容易激起日本各界对皇明及皇军的仇视,破坏皇军征日的大战略,所以,魏公公需要有喜支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身着斗牛服、白披风,手戴白色手套的魏公公步入会议室后,有喜支队的军官们立时起立,口呼忠诚。

    魏公公摆手示意众人坐下,尔后沉声道:“皇帝亲军乃大明天兵,仁义无敌之师,如此对城池大肆焚毁,对平民大肆屠掠,岂是皇军作风!”

    有喜支队一众军官不敢正视怒气冲冲的魏公公,洗城事件发生之后,军官们也有过反省,知道这是犯了军法的大事,因此都很怕上面追究。

    最终,还是王有喜一个人扛下了公公的怒火,他给出的解释是日军大坂城代山田忠一极其的愚顽,令得支队官兵在攻击大坂的战斗之中付出了不必要的伤亡。

    在此过程中,又有相当多的大坂居民也参与协助日军守城,尤其是在城下町,很多富户都组织起来对抗皇军,这让有喜支队的伤亡不断增加,最终官兵的怒火酿成了皇军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洗城事件。

    “这不是你们洗城的理由!”

    魏公公不满这个解释,只是王有喜是自家嫡亲的姐夫,他也不好当着众人面训斥于他。

    大本营参谋长官蒋西凤知道王有喜支队长同魏公公的关系,这个时候便出来替王有喜说话。

    他道:“公公有所不知,有喜支队登陆之后为迅速占领大坂,以完成大本营既定作战计划,支队官兵便立即向大坂挺进,以致辎重部队无法跟随,部队便面临粮食供给中断的严重问题。所以,为了更好的完成大本营的作战计划,部队的就地征收是有必要的。”

    蒋西凤说的很委婉,但同时也提醒魏公公,对日作战计划拟定时,粮草就地解决可是你魏公公自己草拟,并向浙江和福建通报的。

    因此,对大坂的洗劫并非单纯的是有喜支队滥杀无辜,而是有着实际的军事需求。

    事实上开战以来,皇军各部对沿途的日本村庄、城镇都实行了“就地解决”方案,即便皇军官兵军纪严明,但在解决过程中也难免会出现一些让人不愉快的事。

    大坂事件之所以震怒了魏公公,乃是因为规模太大,倘若有喜支队能够稍稍收敛,死亡人数在万人以下,或许这件事参谋本部那边就能压下来。

    战时的平民死伤是可以接受的。

    有喜支队主力、台湾警备师团第一步兵联队联队长马文庆也适时承情,他道:“公公,倭人之中并非所有人都心向大明,愿意共讨幕府...征收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不合作份子的攻击,为了自卫,皇军适度的反击和震慑是有必要的。”

    魏公公沉默片刻,示意姐夫和三姨表叔都坐下。

    “你们上报的死亡人数是两万六千人,可是大坂是座大城,城内的居民就只有两万六千人吗!”

    下令洗城的是自家姐夫,就地解决也是自家提出来的方略,魏公公能说什么,他现在只想知道真实的被屠人数。

    马文庆等人有些迟疑,最终还是王有喜给出了实情,他告诉小舅子大坂死亡人数是六万人左右。

    “兵民难分,大师倭寇混迹百姓之中,根本难以分辩,又恐其余地区效仿大坂抗拒皇军,我这才下令洗城,若是朝廷要惩处,由我一人担了便是,莫要为难我的部下。”

    在自家小舅子面前,王有喜这个从前的纯朴农民显得十分坦荡。

    魏公公对姐夫有点刮目相看了,他可是个老实人啊,老实人能干出洗城这种事来?

    “今后此类事件务须慎重。”

    杀掉自家姐夫以正视听、讨日本各界欢心这种事,魏公公肯定干不出来,他不可能让自家姐姐当寡妇,外甥们没了爹的。

    但此事又必须有一个合理的由头。

    所以,在抽丝剥茧之后,那些被屠的城下町富户们就成了大坂事件的导火索和替罪羊。

    助纣为虐的幕府帮凶、贪得无厌的吸血鬼、敲骨吸髓的寄生虫成了大坂富户们的定性词。

    魏公公通令皇军各部告示幕府控制各城池,但有抗拒皇军者,便如大坂之下场,城中人丁玉石皆碎。

    同时,广泛发动日本贫民,将无法带走的富户浮财和住宅大肆分发,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打幕府、分田地”运动。

    与此同时,魏老九奉命执行了代号为“梅”的行动,“梅行动”的核心是将大量的日本财富,包括并不局限于古玩字画、金银珠宝等运回皇明。

    奈良一线的攻防战还在继续。

    考虑到江户海面出现了明**队的船只,并且有一支明**队已在大坂登陆,对在奈良的幕府军队侧翼形成威胁,事实上日军已经无力攻占奈良。

    因此,以德川秀忠为首的幕府主战派们开始计划将军队后撤至京都,避开可以利用海运机动的明军。

    从而能够将明**队主力诱至京都决战。

    幕府认为京都有天皇存在,如果明军攻击京都,各地的藩国不可能坐视天皇沦于明国之手。

    所以,收缩兵力在京都寻求最终决战,对于幕府方面是极为有利的。

    幕府新的战略变动很快通过菊机关传到了魏公公案头,公公批示皇军要排除万难攻占京都。

    明日双方不断在京都方向投入兵力,皇军除近卫师团全部、台湾警备师团两个联队、台湾义勇皇协军、福建、浙江兵丁,皮岛特别支队等兵力,总兵力已达五万余人。

    但这些部分分散在奈良、津市、大坂一线,故为统一指挥,合成各部加强战斗力,魏公公特令大本营组建京都派遣军,又名第一军。

    第一军由近卫师团全部、台湾警备师团一个联队、台湾义勇皇协军等组成。

    此外部队归“有喜支队”、“学文支队”统一指挥。

    海军方面之陆战部队负责控制沿海港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