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青年必须要为自己救火,他心中暗骂那个叫罗文的弟子,乖乖的去死不好吗?作为丽水派的大师兄,他还是有很多特权的。

    不过,莫飞燕还没来的时候,他的石室外面已经站了好几个黑色道袍的督导弟子。

    他们面无表情,有些人还带着一丝戏谑,仿佛没有人觉得这是一位大师兄。

    带头的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请吧,宫寒水,怎么样,女人的滋味如何!”

    宫寒水的脸色无比的难看,他望着眼前的男人道,“不怎么样,这次是我倒霉。”

    带头的人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肯定通知了你老爹,不过不要紧,你老爹哪里自然有我们大人去应付,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否则的话,我们手里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

    宫寒水脸色一黑,本来有些傲气的面孔稍微有了一丝愤怒。

    无论是戒律院,还是仲裁司,里面的弟子都是宗内非常厉害的精英弟子,他们选拔的时候,第一要求就是实力,第二要求才是对宗门的忠诚。所以,仲裁司的弟子虽然平时没事情可干,但是在实力上是非常强悍的,他们一个人或许对付不了一个派的大师兄,但是一群人围上去,怕是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宫寒水如果不想要被打个半死被带过去,就得老实乖乖的。

    一群人带着宫寒水,很快向后山走去。

    。

    作为当事人,罗文自然是稳坐钓鱼台,他知道,这个事情肯定不会就这么结束,他已经准备接受后果,反正在哪里都是一样修炼,无所谓,反而无论是去风煞洞,还是风过崖,修炼起来反而没有人打扰。

    将事情禀告上去之后,他就直接来到仲裁司的后面,坐在一间静室当中,喝着小茶,寻思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走。

    在昆仑山当中,要说权势最大,那自然是掌门一系,掌管全派大小事宜和所有人事,但是论第二大,就是戒律院了,可以审查一切弟子,不管内外门,还是核心弟子亦或者是长老,只要有嫌疑,都可以查,第三个便是仲裁司。

    仲裁司是弟子们受到不公正待遇之后,最后的上诉渠道,所以,仲裁司的权利也是极大,罗文知道,自己这么一干,估计要得罪一大片人,恐怕今后在昆仑山的日子就难过了,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只要能得到高级功法,剑诀,就算没有资源,没有丹药,他也无所谓,以他现在的能力,就算是从昆仑山出去,去哪里都活的好好的。

    这一下子,就过去了三天之久。

    第三天,仲裁司的一位弟子叫他过去,事情已经非常的明了。

    罗文跟着这位弟子,慢慢的来到前殿,此刻大殿之上,已经占了足足五十多个人,其中一半都是仲裁司的弟子,要么站着,要么坐在大殿的四周,另外一半是当事人,全部都站在大殿中央。他扫了一眼这些当事人,有些意外,牵扯的人似乎不少啊!为了对付他一个人,居然出动了这么多人。

    在大殿之上,仲裁司的老大龙首座正大刀金马的坐在首位上,而在他旁边,让罗文有些意外的戒律院的首座也在这里,显然,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就直接移交戒律院了。

    罗文走进来之后,无论是大殿中央,还是四周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望向他,要知道,这件事情过后,无论是什么结果,他都要去风过崖待十年,那可是风过崖。

    天真人自然也在上面,他这几天也是了解了经过,对自家这个弟子受到不公正待遇有所了解。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这个弟子没有什么后台,直接被人欺负,这让他天真人脸上非常的无光,他没有后台,我就不是后台吗,这么欺负我的人,就算是你是大长老一系,也这么肆无忌惮?

    他的心理也不怎么舒服。

    大殿当中非常的沉闷,尤其是被审问的那群人,看到罗文进来,恨不能吃了他,尤其是一个青年,望向罗文的目光非常的不善。罗文看了一眼,除了在中间的莫飞燕之外,其他人都不认识。他一天只知道修炼,哪里知道这么多,要知道昆仑山上下足足有一万余人,一代上老,二代长老,还有他们的亲眷,这么多年繁衍下来的能够修道的弟子都在昆仑山上面,哪里还能认的过来,就算是高层也不一定认识。

    罗文扫了一眼中间那些人之后,便随着那弟子进来,那弟子让罗文站在中央的前方位置,然后径自走开。

    罗文站在中间之后,向上面恭敬一礼,“弟子罗文,见过龙首座,天真人。。。。”

    大殿非常的安静,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龙首座和天真人冲罗文点了点头,然后浑厚沉重的声音缓缓的想起,于此同时,一道淡淡的煞气笼罩了整座大殿,这是属于他的气势,也是属于督导处的气息,在这里,就是仲裁司的天下。

    “因为演法阁弟子罗文受到不公正待遇一事,本座已经查明,事实的真相是,丽水派弟子莫飞燕,偷拿了丽水派大师兄武嘉言的手令,擅自与其他几位同武嘉言的相好的弟子串通,修改了任务的内容,巡检司责任最大,天谕部次之,主要人物是莫飞燕和武嘉言。”

    听到这话,罗文感觉到,有些人松了一口气,有些人的精神紧张起来,尤其是莫飞燕,她的身躯似乎都在人群当中颤抖,罗文虽然没有看他,但是却能感觉到,她望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怨毒。

    这件事情过后,不知道宗门会对她进行什么处理,不过冲她这种对自己的情绪,罗文都觉得要早早的对她进行处理,不然的话,以后还指不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想到这里,他已经有了一个主意。

    龙首座顿了一顿,然后望向戒律院的首座,道,“这本来应该是你们戒律院的事情,门下的弟子品德缺失,造成其他弟子白白受到打压,最后居然还要依靠敲响仲裁钟才得以申明,我觉得,你们戒律院这几年对于弟子们的培养还不够。”

    戒律院的首座望向下面,以他的能力,自然能够感受到下面这些弟子长老们的情绪。

    他在心中叹息一声,昆仑山这么多弟子,这么多派系,之间难免蝇营狗苟,他那里管的过来。

    大道一涂,只要看至诚之心,向道之心,这些弟子现在看来,已经没救了。

    他想了想,道,“一切按照律法从事,相关人员全部处理,不过。。。”他接下来的话没说完,而是和龙首座传音。

    众人看到这里,便知道,这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罗文也是心中一顿,这世间,果然人情大于法。

    这个时候,罗文便感觉到,人群当中的那些弟子和长老的气息逐渐平稳下来。

    他们走不通龙首座的路,难道还走不通戒律院的路了?

    就在这个时候,龙首座眉头渐渐皱起,表情越来越难看,最后用愤然的目光望向戒律院的首座。

    他同样传音回去。

    来回交流了几句,龙首座的表情逐渐凝重起来。

    他忽然转过头,望向罗文,“你对此事有什么要求,想要得到什么样的补偿。”

    罗文深吸一口气,心道,来了。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罗文向龙首座一礼,淡淡道,“弟子孑然一身,除却一身修为之外,了无牵挂,宗门如何处理,弟子都接受,弟子在这里只求一件事情,请龙首座帮忙求取混元大道诀的功法和一门先天灵宝的炼宝诀,弟子愿意去风煞洞镇守十年。”

    听到这话,龙首座惊呆了,周围凝重的气势也变的沉重起来。

    旁边的戒律院首座则是用意外的目光望向罗文。

    罗文的处罚不归他管,这是仲裁司的事情,罗文愿意服从这个不公平任务,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他们这些人还能轻一些,不过混元大道诀,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到手,这毕竟是核心弟子才能传授的至高法诀。

    就在这个时候,天真人叹息一声,道,“罗文,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镇守十年,必然会耽误你的功法进程,我会和龙首座一起向你向掌门求取这门功法,另外,剑派派主已经答应我,天剑剑诀的前半部功法也会给你。”

    听到这话,不止是罗文惊呆了,就连宫寒水和莫飞燕他们也同样惊呆了,怔怔的望着上面。

    龙首座点了点头,道,“以你的天赋,十年的时间,太长了。”他心下叹息一声,虽然修道人生命悠长,尤其是修成了元神之后,更是基本上寿与天齐,但是在刚开始修道的时候,时间就是一切,越是早早修炼到高境界,后面越是轻松。

    罗文才多少岁,满打满算五十岁左右,现在要在风煞洞那个鬼地方待十年,恐怕这十年都无法寸进,了不起进入神元境界,这已经是顶天。

    他们两个沟通了一下,天真人也是非常过意不去。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关罗文的事情,他连看那些人都没看,就站在大厅中央,很快,这些人全部被戒律院带走,至于最后如何判,那根罗文没什么关系。

    很快,仲裁司走的只剩下几个弟子,在哪里看着罗文。

    其中一个弟子望着罗文,有些叹息道,“罗文,你这次可是得罪了两个派系。”

    罗文抬头望着这人,有些意外道,“才两个?”

    那人顿时目瞪口呆,“才两个?你知道在我们昆仑山,一个派系代表什么?”

    罗文想了想道,“据我了解,一个派系的势力,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人类的国度吧。”

    那人道,“知道你还说,你现在得罪了两个派系,就等于得罪了两个国家,还不严重。”

    罗文没有任何表情,道,“只要我还是昆仑山的弟子,得罪几个派系又有何妨?”

    那人还没说话,旁边那个弟子拍了拍掌道,“师弟好心性,的确,在我们昆仑山,只要不犯下大错,的确没有什么事情,但是师弟要想明白,你终究是要下山去的,那些人在这里对你不能怎么样,只能在小事情上威胁你,但是只要下山,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

    罗文淡然一笑,道,“我可是剑侠。”

    那人顿时一呆。

    剑侠这两个字,代表的可不是剑修一脉,而是超绝的速度,超强的攻击力,打不过你,难道逃不过你吗?

    他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一个道理,而且这位据说掌握了法宝的炼制,更加难对付。

    看来那些人选了一个错误的对手啊。

    那人想明白此处,和几位师兄弟对看一眼,一下子觉得罗文的身形在他们心中高大起来,放在了平等的位置上。

    昆仑山当中以宗门律法为准,各种等级森严,师兄弟之间也是阶层分明,但是他们看着罗文,便明白,他们不可能将这个刚入门的小师弟当做一个萌新来看待,这是一个老油条,而且还是心性特别强大的那种。

    。

    罗文其实最看重的是先天炼宝诀,这个想法并不是因为空间神格,而是在风煞洞当中,据说就有意见先天之气的器胚,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能找到而已,如果找到的话,实力立刻就能增长数十倍乃至百倍不止,这就是先天灵宝的威力。

    罗文等了足足有一天,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他收到了一个乾坤袋。

    宗门经过长老议会,给了他所要的东西。

    罗文望着乾坤袋的东西,心中感叹,多不容易啊!

    他并没有看这个东西,因为宗门对他的裁定也下来了,在风煞洞当中镇守十二年,这就是他要付出的代价。

    风煞洞是昆仑山的产业之一,那是一处险地,也是一处资源开发点,里面有各种风属性的晶石和各种风属性的矿产,一般来说,至少是一位长老在哪里看守,平时一些犯了事的弟子也在哪里劳动。

    风煞洞并不在昆仑山,而是在旁边的昆仑山更北边的余脉,天风山当中。

    天风山因为更加偏北,靠近极北之地,加上海拔比较高又是北方唯一的屏障,常年大风呼啸,非常不利于普通人生存。

    不过天风山的资源非常的丰富,各种矿产都有。

    风煞洞就是其中一处资源点。

    判决下来之后,罗文带着自己想要的东西,在仲裁司弟子的押解下,乘坐天舟,向天风山飞去。

    。

章节目录

《魔法工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水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骑行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骑行江湖并收藏《魔法工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