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3602。

    “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啊么真高兴呀,真呀真高兴!哟么哟么哟呵哟嘿,哟么哟么哟呵哟嘿,高兴,高兴,今儿个真呀真高兴……”

    吕子乔哼着歌在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一看就很是高兴。

    在吃早餐的众人,则是有点疑惑,睡了一觉怎么这么开心。

    曾小贤咽下嘴里的油条,好奇的问道:“子乔,你中彩票啦?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

    吕子乔笑着坐了下来,说道:“那倒没有,你知道的,我现在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哪还有什么闲钱买彩票啊。”

    关谷神奇怀疑的看向吕子乔,问道:“你不会是又想借钱吧?我可没有了。”

    曾小贤连忙说道:“我也没有。”

    开玩笑,前几天他借我的钱还没还呢。

    众人都被吕子乔借钱给借怕了。

    吕子乔顿时不乐意的叫道:“我是那样的人吗嘛我。”

    几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是。”

    吕子乔捂着自己的胸口,一副受伤的表情,悲愤的说道:“我们可是好兄弟啊!”

    林轩嫌弃的说道:“好兄弟也架不住你这么借啊。”

    曾小贤赞同的说道:“就是,你现在的借款垒起来比你都高。”

    吕子乔:“......”

    我也不想借钱啊,可是他实力不允许呀。

    林轩把话题拉了回来,好奇的问道:“你还没说你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呢,是不是找到工作了?”

    “因为这个。”吕子乔兴奋的张开了左手,露出了手中的花生。

    林轩,关谷神奇,曾小贤:“......”

    “纳尼?”林轩翻着死鱼眼看着吕子乔手中的花生,怎么形容呢,噢有了,这是一颗很普通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花生。

    关谷神奇皱眉说道:“花生?”

    曾小贤实在是看不出这颗花生有什么特别的,于是好奇的问道:“这里有什么寓意吗?”

    “它自己当然没什么特别的了,但是再加上它,就完全不一样了。”

    吕子乔笑了笑,一边说,一边把右手的柿子拿了出来,将柿子和花生放到了一起。

    ???

    (???.???)????仨人不约而同的露出了黑人问号脸。

    看不出名堂,众人实在是看不出什么名堂。

    曾小贤突然恍然的说道:“噢~,你是不是想说把它两放在一起吃,会很好吃?”

    表情期待的吕子乔顿时翻了个白眼,吃吃吃,就知道吃。

    林轩古怪的看着吕子乔,往他一边靠了靠,尽量远离他,说道:“咦~,花生配柿子,你口味好重啊。”

    吕子乔无语的说道:“什么跟什么呀,你们难道没发现它们两个放在一起是一个寓意吗?”

    关谷神奇疑惑的问道:“什么寓意?花生柿子好吃吗?”

    林轩和曾小贤也是没看出什么寓意。

    他们怀疑吕子乔应该是泡妞泡傻了,或者是泡妞把自己泡的不正常了。

    “笨!”吕子乔白了一眼仨人,随即笑着说道:“你们难道没发现这是一个寓意,好柿会花生(好事会发生)吗?”

    ?_??这个回答...还真是让仨人大跌眼镜。

    “斯国一!”关谷神奇激动脸秒变问号脸,问道:“那有什么用呢?”

    吕子乔兴奋的说道:“像我们这种走江湖的,凡事都要一个吉利二字,今天早上我一醒来,就发现了它俩,我望着它俩,突然,我就想到了这句好事会发生,嘿嘿,怎么样?”

    林轩无语的白了一眼吕子乔,反问道:“什么怎么样?”

    吕子乔开心的笑着说道:“当然是这个好柿会花生了,你们说巧不巧,今天我正好约了一个妹子,看来今天我一定能全垒打,今天我一定会发生好事的。”

    “迷信。”曾小贤嫌弃的说了一句,就继续吃起了自己的油条。

    吕子乔看着突然不理自己埋头吃东西的仨人,搓了搓手臂,讨好的笑着说道:“嘿嘿,那个,我今天好不容易才约到那个妹子的,我打算请她吃顿饭,恰好我最近手头紧,所以你们看,能不能...”

    曾小贤淡淡的说道:“借钱没有,要命一条。”

    吕子乔只能看向关谷神奇。

    关谷神奇感受到吕子乔炙热的目光后,说道:“借钱可以,但是你要把之前借我的钱还给我,我才可以再借给你。”

    这话犹如一盆冷水泼了下来,浇灭了吕子乔热情似火的心。

    靠!我要是有钱还钱,还用得着跟你借啊?

    吕子乔只能把目光放到了林轩的身上,露出了一副你不借给我,我就吃屎给你看的表情。

    林轩撇了撇嘴,在口袋里拿出了钱包。

    吕子乔瞬间眼放光芒,仿佛万丈光芒般的射进了林轩的钱包上,猴急的吕子乔直搓手,仿佛要不是碍于林轩的武力,他都要动手抢了一般。

    林轩淡定的在自己的钱包里抽出了一张一百元大钞,然后在吕子乔错愕的表情下递到了他的面前。

    吕子乔回过神,无语的说道:“不是吧,这么少?现在一百块够干什么的啊?多给点,多给点。”

    “怎么,嫌少?那不借了。”林轩作势就要把一百元拿回去。

    吕子乔一看急了,发挥出了堪比林轩手速的速度,将一百元拿了回来,然后揣进口袋,死死的捂住,这一系列动作没超过三秒,随后讪讪的说道:“要要要,怎么会不要呢,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不是。”

    林轩白了一眼吕子乔,继续吃起了油条,德行。

    曾小贤和关谷神奇也是暗暗摇头,最近吕子乔借钱的频率越来越多了。

    【吕子乔:其实我也不想的,借钱你哪次不得弯腰鞠躬,笑脸贴冷屁股,但是最近财政确实是出了一点小问题,不过我相信,我一定能安全度过。】

    吕子乔随手在餐盘上拿了一个油条,塞进了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再见了亲人们,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完,吕子乔就舔着手指朝着门外走去。

    林轩嫌弃的皱了皱眉,有点恶心,因为他好像没看到吕子乔洗手。

    就在这时,吕子乔突然停了下来,靠着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后腰,痛苦的叫道:“唔,啊~!好痛!”

    仨人在听到吕子乔的叫声后,先是一愣,随即连忙起身跑了过去。

    林轩扶住吕子乔,皱眉问道:“子乔,你怎么了?”

    吕子乔脸刷的一下变的刷白刷白的,冷汗直流,扶着后腰痛苦的说道:“我...我腰突然好疼...啊,啊~!疼死我了~!”

    “你是不是扭到腰了啊?”关谷神奇和林轩一人一边扶着吕子乔慢慢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曾小贤看向吕子乔捂着的位置,皱眉说道:“这好像是肾吧?”

    林轩好奇的问道:“你是不是肾太虚了导致的疼痛啊?”

    关谷神奇诧异道:“难道是肾爆炸?”

    我读书少,你可别吓唬我啊,这世界上有肾爆炸这么一说吗?

    “肾爆炸?!”吕子乔顿时瞪大了眼睛,吓坏了,肾能爆炸?我凑,我怎么不知道?

    随即紧皱着眉头,说道:“怎么...怎么可能,我肾好着呢,我小的时候,就找人算过了,算命先生说我有一个无敌石头肾,杠杠的,唔~又来了,啊~!疼死我了!!!”

    曾小贤看着疼的欲仙欲死的吕子乔,皱眉提议道:“肾虚哪有疼的,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吕子乔捂着后腰,拒绝的说道:“不行,我还约好了,要和小婷约会的,我不能失言。”

    仨人:“......”

    林轩无语的说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约会呢?你就不担心疼死你啊?吕英雄?”

    “唔,失信于女人,何以取天下?”吕子乔捂着后腰站起了身,痛苦的说道:“年轻就像朝阳,容不得片刻怠慢,我走了。”

    仨人算是服的贴贴的了,吕子乔完美的诠释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

    疼死你丫的。

    结果吕子乔扶着后腰一摇一摇的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

    仨人疑惑的看向了吕子乔,又怎么了?不是容不得片刻怠慢吗?

    吕子乔疼的哆嗦着回身说道:“好吧,快打急救电话,让约会见鬼去吧,我感觉我快要疼死了,啊~,又来了~,疼死老娘了——!”

    林轩快步上前,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因为疼痛失力向地面倒去的吕子乔。

    “呼哧,呼哧,呼哧,唔~。”疼的吕子乔脸都紫了,直喘粗气。

    曾小贤懵逼的说道:“老娘?”

    关谷神奇解释道:“噢,可能是因为太疼的缘故,子乔的语言紊乱了。”

    吕子乔痛苦的大叫道:“还聊?你们想看着老娘死吗?!啊——!救命啊~!!!”

    疼的吕子乔想死的心都有了。

    “快快快,我带着子乔先去医院,你们告诉公寓里的大伙,让他们在医院集结!”林轩扛着吕子乔就跑。

    “慢点,慢点!额滴肾那~!疼疼疼,疼疼疼……”

    吕子乔的尖叫声渐渐的远了起来。

    疼的吕子乔嚎了一首疼痛版忐忑,嚎的林轩都上头了,太难听了。

    关谷神奇和曾小贤面面相觑,随即俩人急忙忙活了起来。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