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被人看到第四十九重天劫中的人物便是苏云和他的大黄钟,苏云铁定会被人除掉,苏云和莹莹岂能不紧张?

    莹莹只差额头没有冒出墨水汗珠了。

    好在众人也并未向这方面联想,毕竟苏云只是一个灵士,尚且不是仙人,怎么可能与历代仙界的大帝并列?

    更为关键的是,苏云尚未成道,似乎也做不到烙印天地的地步。

    只有鱼青罗心中有些诧异,桑天君一句无心之言,反倒引起了她的兴趣,心道:“那口未曾形成的钟,的确像是阁主的黄钟,而那个尚未形成面目的少年大帝,也的确有苏阁主的几分气度。”

    她与苏云是道友,志同道合,经常一起研究道法神通,自然很是了解。尽管最近两人来往少了一些,但苏云的黄钟神通她还是能认出来的。

    不过鱼青罗道心造诣极高,虽然看出来那人影是苏云,却没有引起道心的任何一丝不同寻常的波动。

    苏云面色古怪:“倘若那四十九重天劫中的人真的是我的话,那我岂不是可以说一句……”

    他突然放松下来,心中无不悠然:“我仙未成,谁敢成仙?”

    他心里又有些困惑:“在我之后成仙,那么芳逐志还能算是第七仙界的第一位仙人吗?倘若他是第一仙人,那么我该算是第几仙人?”

    芳逐志服下道花,治愈身上的伤势,登上云头来见芳家诸位长老、太君,然后向仙后见礼。

    仙后娘娘很是欢喜,环顾左右,笑道:“芳家后继有人,无需担心被三位帝君欺负到头上来了。芳逐志,你将代表我和芳家,迎战三大帝君的后人,争夺这下界的领袖之位。你上前来。”

    芳逐志走上前来。

    这年轻男子有一种从容不迫天塌不惊的气度,虽然先前经历了一场场战斗,依旧气定神闲,面对仙后、桑天君、温峤这等名声显赫的存在也宠辱不惊。

    只有在看到座上宾居然还有苏云、鱼青罗和莹莹时,他的眼眸中才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莹莹是个书怪,苏云和鱼青罗则是少年灵士,甚至还不是仙人,这二人一怪是绝对没有资格成为芳家的座上宾的。

    而苏云和莹莹坐在这里,表明他们的身份极为特殊。

    仙后娘娘语重心长,道:“你取名逐志,追逐志向,可见有些理想抱负想要施展伸张。倘若你能力压三大帝君家族选拔出的帝君后裔,便可以一举成为下界领袖。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芳逐志躬身道:“娘娘赐教。”

    仙后娘娘道:“意味着诸天世界,七十二洞天,一切人、神、魔、妖、精、怪,悉数是你的臣子,意味着万界不计其数的神君,悉数听你的调遣!也意味着我芳家可以在未来的下界,有了一席之地!”

    芳逐志身子躬得更低,毕恭毕敬道:“弟子不敢奢望。”

    突然,莹莹出现在他的面孔下方,抬头便看到一张狂喜的脸!

    芳逐志被吓了一跳,急忙敛去狂喜之色,恢复古井无波的神态。

    莹莹轻笑一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苏云愠怒道:“莹莹,你又做什么?逐志,不要在意,我家莹莹总喜欢开玩笑。”

    芳逐志抬起头来,目光落在苏云身上,没有说话。

    莹莹嘻嘻笑道:“我倒觉得他敢得很。”

    仙后娘娘笑道:“逐志,你下去好生准备一下,本宫与其他三位帝君相商,看看这次大会在何处举办。你尽管放心,万万不能让你吃亏了。”

    芳逐志称是,躬身退下。

    仙后娘娘向众人道:“温峤道兄,桑天君,两位一定要留下来,观看此次大会。这场大会,关系到下界的归属,意义非凡。”

    温峤和桑天君心中凛然,知道仙后暂时不会放他们离开,免得走漏消息。

    仙后娘娘又向苏云笑道:“苏君,你们难得来一次,不如也留住几日。”

    苏云欠身道:“天皇福地乃是勾陈第一福地,能够留下一段时日,是我们的荣幸。”

    仙后离去,应当是去与三大帝君相商,芳家有人上前,安排苏云等人各自的居所。

    苏云和鱼青罗相邻而居,两人走出门来,相视一笑,于是联袂前行,观看这天皇福地的风景。

    天皇福地乃是最顶尖的福地,一道光柱如玉,座座仙山漂浮其间,仙山之间有锁链相连,长桥相通,还有瀑布从顶端的仙山坠落,落入下方的山谷湖泊中,又从边缘流下,形成瀑布的第二阶,第三阶,第四阶,飞琼碎玉,煞是好看。

    而在仙山之间又有宫阙,云雾之间又有游龙飞凤,麒麟站在洞口,神魔隐于林间,且听林间一声长啸,颇为舒畅心神。

    “帝廷第一福地先天福地,只是一口井,远不如这里壮观。”苏云禁不住感慨。

    莹莹在他肩头,道:“然而先天福地却可以诞生先天一炁,这才是它被称作第一福地的原因所在。先天福地,是可以让人免于陷入劫灰化的。”

    苏云和鱼青罗点头,先天福地只是一口井,却因为能诞生出一点先天一炁而超越天皇、长生、紫薇和皇地祇四大福地,一跃成为第一!

    鱼青罗问道:“苏阁主,你知道仙后的心意吗?”

    苏云正色道:“青罗,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鱼青罗道:“仙后的意思是,下界七十二洞天统一,那么下界便会成为新的仙界。而这次三大帝君和仙后争夺未来的下界领袖,争夺的不是区区的领袖,争夺的是新仙界的仙帝!”

    苏云点头。

    鱼青罗忍不住道:“阁主的道心已经做到如此波澜不惊的地步了吗?你难道便不动心?我虽然修成原道,但我也动心。未来的仙帝,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

    苏云笑问道:“插标卖首,有何值得动心之处?是帝丰打不动了,还是帝绝不再邪恶了?又或是帝倏的脑袋不够大,还是帝忽死了?未来的帝位,岂是区区三个帝君一个仙后便能左右的?”

    鱼青罗怔然,失声道:“你就没有一点的野心?你的境界竟然已经高远到这种程度了?”

    苏云笑道:“第一仙人,未来仙界的领袖,名头虽响,但邪帝天后帝丰他们,都在盯着这口美味。甚至说不定仙后她也是如此……”

    鱼青罗听得心惊肉跳。

    苏云道:“我的目的,只是为了保住帝廷,给元朔留下发展空间。只要帝廷是我的,管他谁做未来的仙帝?”

    这时,只见一艘画舫飘来,轻轻飘过云端,来到他们的前方,芳逐志与几个女子停下画舫,

    芳逐志相邀道:“苏君是芳家的客人,小可逐志,忝为地主,当尽地主之谊。苏君请登船同游。”

    苏云欣然,笑道:“那就叨扰了。”说罢,与鱼青罗一起登上画舫。

    莹莹悄声道:“士子,这小子野心勃勃,仙后说起未来仙界的领袖时,这小子满脸狂喜,不像表面上这般风流尔雅。这次主动前来,恐怕不怀好意。”

    画舫幽幽,漂行于云雾青山之间,从瀑布下穿过,芳逐志与那几个芳家女子一路讲解这天皇福地的美景与典故。

    苏云、鱼青罗和莹莹这一路看去,只觉赏心悦目,心情也开阔了许多。

    “这里便是娘娘成道的地方,叫做天皇悟仙台。”

    画舫停下,芳逐志当先一步走下画舫,仰头看向天皇悟仙台,道:“娘娘就是在这里领悟出天皇曜魄万神图的功法。”

    苏云看去,只见崖壁上多有神魔图案,笔触豪迈狂放,显然在这里悟道的人已经陷入癫狂状态,这才在石壁上留下这么多古怪的符文。

    “没想到仙后当年也有一段痴狂岁月。”苏云心中感慨,能够得到大成就的人,果然都有着不凡之处。

    观摩仙后成道之地,让他也有颇多的感悟,只是他若是要成道,总觉得还差了点火候。

    鱼青罗观看仙后留下的图案,颇受触动,只觉这天皇曜魄万神图,与自己的道法神通颇有通融之处,不由看得入神。

    她参悟诸圣功法,加以修改完善,阅遍群经,改遍群经,不知不觉间已经一跃成为大高手,再看仙后成道之地,便自然而然的与自己的所学所悟相互印证。

    “勾陈、北极、后土、南极,四大洞天,各选出一个强者,争夺未来天下归属。帝廷作为中央的洞天,难道便忍耐得住?”

    芳逐志身边一个女子笑道:“苏君,鱼洞主,听闻你们是来自帝廷,想来是帝廷的高手。帝廷人杰地灵,天后娘娘居住在那里,肯定会有高手参与这场争斗吧?”

    苏云摇头道:“我未曾听说过天后娘娘要参与这场争斗。”

    那女子目光闪动,笑道:“那么两位没有参与的想法?我听闻征圣、原道两个境界,便是来自帝廷,是那里的圣灵传到勾陈洞天。帝廷深不可测,我倾慕已久,很想见一见帝廷的绝学。鱼洞主,可否赐教一二?”

    鱼青罗从参悟崖壁图案中醒来,有些见猎心喜,心道:“若是能实际交锋一下,便可参悟出天皇曜魄万神图的更多奥妙!”

    她欣然答应。

    那几个芳家女子很是惊讶,她们原本以为鱼青罗不会答应,再稍微挤兑一下苏云,便可以让苏云代鱼青罗一战,方便看出苏云的本事深浅,却没相当鱼青罗如此爽朗。

    那名叫芳雪园的女子笑道:“鱼洞主,我们便在崖壁外一战,免得伤到了娘娘的成道地!”

    鱼青罗笑道:“请!”

    芳雪园飞出天皇悟仙台,叱咤一声,身后浮现出上宫天皇性灵,天皇曜魄万神图可以将女子的优势发挥到极致,让其力量和神通直线提升!

    而另一边,鱼青罗却大道化作笔墨纸砚亭台楼榭宝塔洪钟弓箭等各种宝物。

    二女甫一碰撞,各自都很惊讶,收敛了轻视的心思,各施手段,争锋搏击。

    鱼青罗在法力上稍弱一筹,但道心高明至极,新学运用让旧圣绝学老树逢春,再加上诸圣与她辩法论道,一身道法神通端的是出神入化,比那天皇曜魄万神图也不逊风骚!

    她此次观摩仙后悟道之地,有着颇多感悟,更是要实际体验天皇曜魄万神图的强大之处,因此一出手便动用全力。

    其他几个芳家女子见二女争锋,顷刻间便险象环出,不由得惊呼,纷纷飞出天皇悟仙台,随时准备插手。

    苏云也紧张观望,准备应对不测。

    这时,他身后传来芳逐志的声音,笑道:“苏君应该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吧?听闻苏君盘踞帝廷,在帝廷称帝,又在天府称皇。帝廷乃是帝兴之处,天府又是仙界粮仓。占据这两个地方,苏君的野心可见一斑。”

    苏云转过身来。

    只见芳逐志背负双手,走到他的身边,神态悠然:“苏君若是投靠我的话,我成为下界之主,保你飞黄腾达。”

    

章节目录

临渊行第五百六十三章 正人君子,非礼勿视 临渊行第五百六十四章 好奇心旺盛的白泽们 临渊行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区,解封 临渊行第五百六十六章 你将要成仙(求月票!) 临渊行第五百六十七章 心猿意马(求订阅!) 临渊行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区(求订阅) 临渊行第五百六十九章 帝剑降临 临渊行第五百七十章 两大仙帝聚首(求订阅) 临渊行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的仙帝父亲 临渊行第五百七十二章 尸妖帝昭(求订阅月票~) 临渊行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反抗不得(求订阅) 临渊行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竖眼(大章) 临渊行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圣王(双倍求票!) 临渊行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斩仙魔(大章求票!) 临渊行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 临渊行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体 临渊行第五百七十九章 完整的帝倏 临渊行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坟墓 临渊行第五百八十一章 三姓家奴(祖国节日快乐!) 临渊行第五百八十二章 体态丰腴(一号求票~) 临渊行第五百八十三章 唇枪舌剑美人心计(求月票) 临渊行第五百八十四章 脚踩六条船 临渊行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 临渊行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帝授神通(求订阅) 临渊行第五百八十七章 调戏仙后 临渊行第五百八十八章 莹莹大老爷(求月票) 临渊行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圣皇(求票) 临渊行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与万化焚仙炉(求票) 临渊行第五百九十一章 她疯了 临渊行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无敌(求月票) 临渊行第五百九十三章 五府显神通 临渊行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 临渊行第五百九十五章 解铃人,苏云! 临渊行第五百九十六章 应龙的哀伤(求订阅!) 临渊行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们都是乱党(大章求订) 临渊行第五百九十八章 吾道孤存,必不长久(求月票) 临渊行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们果然苟且了! 临渊行第六百章 三圣皇之谜 临渊行第六百零一章 铁索连船(求订) 临渊行第六百零二章 运交华盖 临渊行第六百零三章 仙帝来访(周一求票) 临渊行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 临渊行第六百零五章 另有其人 临渊行第六百零六章 他化自在我化天 临渊行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须折(求订) 临渊行第六百零八章 苏郎不知梦中人 临渊行媳妇进产房了,今天请假 临渊行已经出生了,母女平安 临渊行第六百零九章 温公尚有翻船日,苏云也有腾达时 临渊行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万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