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人接触时的气氛,就算是不熟悉的外人,也不难得知圣女毓倩与慕容宛之间的关系不睦。

    再旁敲侧击,侧面了解,这位前圣女与现任圣女、太子间的关系有那么点复杂。说复杂,其实倒不是真有多难理解,只不过情感上的各种爱恨矛盾交错,外人没那么容易说清。

    毕竟,一个女人为自己的丈夫纳了个妾,之后又将这妾的儿女分别拉拔成阴鬼族重要的人物,太子、圣女,可以说,直接将权利、地位都给了自己情敌的儿女。

    圣女毓倩将几人稍作安顿后,便独自离开。

    算起来她们是让人暂时丢了包。在别人的地盘上,就算平时再如何自信,夜月几人也懂得人在屋檐下,该弯腰俯身就得弯腰俯身。

    更何况,单是慕容婉侧漏的气势、威压,再傻的人也知道,不想被人撵死,就别刻意去招惹她。

    劫后逃生的他们,更深刻的认知,面对这世界,自己依然还很弱小,在那些强者面前,他们甚至必须保持渺小而卑微,方能为自身谋取生存的权利。

    慕容婉打心里不欢迎这几个家伙,“在这里等她回来。”不带感情地命令,并若无其事地走过几人身前,错身瞬间神色愣怔了下,随即又恢复正常。

    慕容婉停顿下脚,侧首望去,看向老人特意让人知会她注意的主角,“我们……是不是曾见过?”

    被目光锁定的夜月,脸上带过一丝意外,嘴上肯定地回道:“不曾有过。”

    慕容婉“嗯!”了声,转头离开。

    熟悉感?对慕容婉而言,这很可笑且不可思议的感觉。她的这一生,见过、认识的真正人族,屈指可数,若真见过,不该仅只有一丝熟悉感,却连模糊印象都没有。

    为了确认,慕容宛去而复返,选择再一次接近,可结果依然与第一次一样,仅有熟悉感却连模糊的印象都没有。

    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慕容宛也不在意,毕竟,想真正将鬼谷学院建起来,眼前该做的事情多不胜数,实在不必为了个不明所以、突如其来的莫名熟悉感折腾不休。

    “奇怪,大夫人是来做什么的?她不是刚走不久吗?”刚从另一头过来的吴刀,讶异不解地望向渐行远去的慕容宛背影。

    夜月耸耸肩,表示她同样不知道。

    “真是太奇怪了。”一时搞不清楚的事情,吴刀向来没有太多的耐心去刨根究底。一脸好奇地问:“妳那朋友……煞虎兄弟,可知道他的追求者什么时候回来?”

    夜月瞥了吴刀一眼,“想知道,自己去问看看。”

    吴刀从夜月的语气里嗅到一丝不耐烦,既意外又疑惑,“怎么了?”

    这般的不耐烦,实在鲜少在师妹身上见到。下意识的询问,并没有得到预期的回答,反而……

    “诶,师妹妳这是要去哪里?”吴刀错愕地唤着从自己身从路过,头也不回地,朝着毓倩离开方向疾行的夜月。

    “喂喂喂,没人领路就这么闯入,不……太好……”吴刀试图阻拦未见效,只得赶忙跟上。

    “哎呀,师妹妳真的不会觉得不舒服吗?”

    “师妹我们不如乖乖回去呆着,妳若有事想找煞虎的那位圣女,咱们留在这里等便可,以她对煞虎兄弟的执着,相信我,她绝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夜月头也不回,“我有事想去确认一下,师兄还是自己先回去。”

    不理会劝阻,且含忽其词?确认?确认什么事?这种鬼地方,有什么需要确认的吗?是因为发现了什么了么?

    连串的疑问,令吴刀愈发好奇,毫不犹豫地跟上。

    两人并不知道,与自己境界有着极大差异的慕容宛,在两人一脚刚踏出鬼谷学院建地范围,对方便已感知到。

    “呵,人类。”不屑地冷哼,随即眉头微蹙,目光下意识望向她们离开的方向,“这是找死……”

    按平常行事,有人找死,只要不影响到自己,她便不会在意,可那女人是阴鬼族老祖刻意交待下来要注意的人,那女人甚至可能对阴鬼族有着某种特别意义……虽然目前无法证实。

    鬼谷并非没有人类涉足,只不过很少很少,通常都是些艺高胆大,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的老家伙,就像前些时候的闯进来找人的那家伙。寻常的人族,并不会刻意让自己陷入险境,尤其是像鬼谷恶声名在外的禁地。

    那女人,却在无人领路的情况,自主进入鬼谷这个满布危险的地方。

    “有什么意图么?”她不相信刚从里头出来的对方,再次进入就只是好奇、误入,更加不可能是为了找毓倩做什么事或说什么话,她俩的关系还没好到那种将自身安危制之度外的程度。

    “哼,尽是麻烦。”嘴上尖酸,心里却荡起阵阵莫明的……

    慕容宛很快便决定,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缀在其后,瞧瞧那女人目地在何处,又到底揣着什么意图。

    随着时间逝去,慕容宛看似没有表情的表情,多了一丝道不清说不明的神色。

    感知范围里,夜月带着吴刀一路往黑渊前进,最后不知是事先察觉,还是巧合,竟然巧妙地避开了毓倩所在的位置,并朝着黑渊深入。

    继续深入,那便不是什么人都能回得来,至少她不曾听闻有人从黑渊安然回来的例子。

    慕容宛眼里浮起一丝冰冷,脚下速度骤然提升。

    “咦?”毓倩错愕地看着突然在面前出现又消失的身影,“大夫人?”

    毓倩对此,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慕容宛的行迳所为为何。她也仅只是好奇了一下下,对于黑渊这个充斥危险的地方,年幼时总听大人们不时告诫,因此没事毓倩绝不会以身涉险。

    再说,她跟太子武的父亲,就是死在黑渊里,一如所有的传说一样,不再回来。

    至于大夫人独身进入黑渊,会不会死在里头,与她又有什么关系?顶多人死在里面,日后不再有所谓母女相见的机会,更不会有那令人生厌的尴尬发生,这般好处其实也是可有可无,不算什么。

    慕容宛很快便追上夜月及正一脸懵的吴刀,拦在她二人身前不远处。

    “这里不是妳二人可以进入的地方。”慕容宛冷斥。

    明明拦住的是两个人,可慕容宛连丝毫犹疑都没有,便认定起因肯定就出在夜月。双眼眯起,“妳为什么要进到黑渊?”

    “或者,告诉我,妳欲进入黑渊的目地。”

    书客居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