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李光这么说,霍中庭停顿了一下这才接着说道,“那你就没有试过带着你的人逃离这里吗?”

    听到霍中庭这么说,李光苦笑着说道,“你以为我没试过吗?问题是不行啊!要是可以的话,我早就让兄弟们离开了,又何必囚在这里。”

    李光的话让霍中庭有些诧异,“怎么个不行法?”

    听到霍中庭这么问,李光这才说道,“门口那边就好像有一道看不到的屏障似得,阻止我们这些人出去,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求你带我的兄弟们出去。”

    “知道这事的人多吗?”

    见霍中庭这么问,李光连忙说道,“不多,我也不敢让大家都知道,毕竟要是都知道了,那搞不好就会引起恐慌了。”

    听到李光这么说,霍中庭想了想这才说道,“那你去下面去同那帮家伙去说吧!就说我要带几个人同我一块上路,看看他们是否会同意。”

    见霍中庭这么说,李光一点都没有磨叽,立马就去请示了。

    李光走了后,霍中庭看了一眼胳膊上的烙印,就开始琢磨刚刚李光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理论来说,李光在下面没有拆穿他,那他刚刚说的就应该是真的,但谁知道他是不是想套他的话才这么说的呢。

    就在霍中庭琢磨这些的时候,就见李光一脸喜色的走了进来。

    “同意了?”

    听到霍中庭这么问,李光点了点头,“对,他们同意让你带十个人一块上路。”

    见对方这么说,霍中庭这才说道,“我带他们出去后,接下来要怎么办?你该不会让他们全程都跟着我吧?”

    听到霍中庭这么说,李光这才说道,“他们不会全程都跟着你的,出了城后,他们就会同你分开,到时候你们就各走各的,不过等你回来的时候,到时候你就声称那些人全都在外面死了或是逃了就行。”

    见李光这么说,霍中庭想了想这才说道,“我很好奇啊!他们派我出去找人,难道就不怕我这一去不复返吗?”

    听到霍中庭这么说,李光笑着说道,“这个他们还真不怕,你真以为你胳膊上那个烙印只是说说而已吗?你要是不在规定的时间回来,那等待你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见李光这么说,霍中庭笑了,“我就知道这个烙印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了,地下那帮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你清楚吗?”

    听到霍中庭这么说,李光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他们一直声称自己是神之种族。”

    见李光这么说,霍中庭嗤笑,“倒是挺能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你信他们说辞?”

    听到霍中庭这么问,李光苦笑着说道,“不信也不行啊!现在咱们在人家的掌控之中,不信也不行啊!”

    见李光这么说,霍中庭在深深看了他一眼后这才说道,“你倒是识时务,你去选明天同我一块离开的人去吧!明天早上五点出发。”

    说道这里,霍中庭停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该交代你都记得交代了,我不想到时候还得让我费口舌去解释这一切。”

    听到霍中庭这么说,李光笑着说道,“这是自然,你放心,我保证把该交代都交代了,绝对不给你惹任何的麻烦。”

    见李光这么说,霍中庭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送走了李光,霍中庭靠着墙陷入了沉思。

    很明显地下那帮高维生物是不知道位面管理者这边已经同人类这边有联系这件事,要是知道的话,他们不会这么信任一个混进来的人类。

    不得不说,这帮高维生物还真是自大呢,以为打了烙印后,就不会折在渺小的人类手上。

    事实上从古至今,有多少人都是折在了自大的上面,当然这一点在高维生物上也同样适用,毕竟无论是什么物种一旦自大,就会失去基本上的判断,而判断也就是思维逻辑,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最根本因素。

    就在霍中庭琢磨这些的时候,那边李光的十个人已经被选出来了。

    “头,为什么要我们跟那个家伙一块走啊!我们跟他也不熟,万一他中途坑我们怎么办啊?”

    听到对方这么说,李光没好气的说道,“你放心吧!他是绝对不会坑你们的,因为你们出了城后,就会各走各的。”

    见是这么一回事,对方也是恍然大悟,“那你早说啊!这样我就放心了,不过头啊!有一点我很是搞不明白啊!让我们跟着他出城,然后出了城之后,又让我们跟他们各走各的,这到底是为何啊!”

    听到下属这么问,李光没好气的说道,“问那么多做什么啊!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就得了,等出了城后,自然会有人告诉你们去做什么的,目前最为重要的是出城明白了吗?”

    见老大这么说,其他人虽然还是有疑惑,但本着老大不会坑他们的信念,还是老实点头说道,“明白。”

    确定了要跟着霍中庭一块离开的人手,李光也是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之前那伙人来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打过让那帮人把消息带出去主意,只不过那帮人跑的太快,再加上地下那帮家伙还在盯着他,所以他这才没有敢动手脚。

    本以为都这辈子都要这么过下去了,却没想到又来了一个霍蟠。

    他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能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现在就希望那个霍蟠不辜负他的期望,要不然他搞不好真得在这里孤独终老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霍中庭就带着李光选的十个人出发了,同行还有送他们的李光。

    说实话,相比较于那十个要离开的人和霍中庭,李光这个来送行的家伙比他们当事人还要紧张。

    知道李光在紧张什么,霍中庭也没有去说破。

    一直看到那十个人人跟着霍中庭都离开了城门,李光这才松了一口气,“离开了就好啊!”

    见李光这么说,跟在他身边心腹点头说道,“是啊!也不知道咱们还有没有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

    听到心腹这么说,李光看了看已经走远的霍中庭一眼,这才说道,“我的直觉告诉我,咱们能有离开这里的一天。”

    见老大这么说,心腹笑了,“我相信老大您的直觉,您要是觉得咱们有离开这里的一天,那咱们就肯定可以离开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