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蒂斯特意问过洛基,为什么他对力量如此痴迷,如此近乎癫狂的追求?

    洛基的回答让他记忆犹新,没有太多解释,只有两个字:自由。

    人生在世,不得解脱,不管在哪里,实际上都处于囚笼中。

    曾经的巫师世界,狭小,在洛基成就巅峰后,就意识到了,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囚笼,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他骨子里充满了对自由的渴望,渴望不被人束缚,自掌控自己未来的一切。

    但唯一能支撑自由的,只有力量!

    手握力量,才是真实不虚!

    所以洛基渴望力量,为了力量,他情愿舍弃一切,哪怕付出生命!

    在巫师世界的历史中,曾把他和凯萨大帝相提并论,并称两大疯子。

    他们是相似的,为了一己之私,为了力量,不顾同胞千万人的死活,执着而又偏执,邪恶而又有自控力。

    这样的疯子才是最可怕的。

    每次和洛基说话,柯蒂斯都感觉心惊肉跳的,仿佛对方下一秒就会吃了他一样。

    而维迦,则每日修炼他的巫身和九天十地疯魔杖法,施展起来虎虎生风,在洛基的提点下,他的修为也在飞速进步。

    转瞬,二十年过去了。

    随着呼吸吐纳法和巫身的修行,洛基已经凝练了一丝可以捕捉的身形,虽然不明显,但终于不再那么虚无缥缈了。

    在他身体中,巫力流转,通过呼吸吐纳获得的力量正源源不断汇聚其中,加以凝练。

    “照这个速度下去,还需要六十年,你另外两道都可以圆满了,届时就可以冲击神劫了。”

    对于这个进展,科斯蒂十分满意,不得不说,洛基本身的天赋十分惊人,寻常人,想要修炼到这个程度,至少要两百年,而洛基只用了二十年,就入门了。

    接下来,只需要打磨肉身,积蓄力量就足够了。

    “不!”

    哪知洛基直接否定了他的判断,淡淡说道:“三十年后,就是凯斯特的死期!”

    柯蒂斯:“……”

    “二狗,你是不是膨胀了?”

    维迦在一旁,停下了他的疯魔杖法,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二狗,这是他和柯蒂斯一起给洛基取的外号,在刚开始的时候,洛基差点因为这个外号和他们反目成仇,大打出手。

    但后来,他们坚持不改,洛基没有办法,最后竟然默认了这个绰号。

    但……也仅限于他们两个能喊,其余人喊一句,恐怕祖宗十八代都会被洛基抽出来鞭尸。

    洛基扫了眼维迦,冷哼了一声,没有回他。

    然后……钻入了他的棺材里,继续修行。

    “你听我说二狗子,七级实在是太恐怖了,我曾亲眼看到过凯斯特成就神祗的一幕,连那么恐怖的神劫都能抗下,她的实力可想而知!”

    柯蒂斯走上前,操着老父亲的心,扶着洛基的棺材,苦口婆心地劝说。

    谁料棺材里,洛基突然问道:“她渡了几道神劫?”

    “呃……五道。”

    柯蒂斯想了想,如实说道。

    随后棺材里,就传来了洛基轻笑蔑视的声音:“我若渡劫,必是七道神劫!”

    语气中,充满了舍我其谁的霸道!

    苦劝无果,柯蒂斯摇了摇头,爱谁谁,要送送,老子不管了。

    然后他就回房,把房门一关,实在是被洛基这种天上地下就他第一的样子给气到了。

    维迦没有回房,因为他的床……就是洛基的棺材板。

    他伸了个拦腰,一跃而上,来到了洛基棺材板上,就准备躺下。

    “滚,练了一天,一身臭汗,洗澡去!”

    棺材里,传来了洛基嫌弃的声音。

    但维迦却丝毫不为所动,皱着鼻子闻了两下,他都传奇巫师境界了,练练杖法还会出汗?

    不存在的!

    神山上。

    杨寿看着三人相处的一幕,忍俊不禁。

    他都没有想到,派遣洛基来当副监狱长,竟然……还有这样意想不到的变故。

    地球上的两个穿越者,从小生活的环境和巫师世界截然不同,对洛基的传说并不感冒,因此和洛基相处的……还算愉快?

    虽然他曾经见过十来次三人差点大打出手的一幕。

    柯蒂斯沉着稳重,就跟老父亲一样,经常跟洛基讲述大道理,可惜洛基油盐不进,从来不听。

    维迦就不一样了,脾气火爆,嫉恶如仇,某些地方,和洛基还是有些相似。

    看这个架势,洛基……似乎要有朋友了?

    杨寿是亲眼见过洛基一生的,他从黑暗时代走来,被挑选为拯救天下的三颗种子之一,历经磨难,一朝崛起,结果并未给巫师世界带来希望,反而带来的是绝望。

    数次被镇压,数次脱困,最后一次,与特朗德尔一战,特朗德尔牺牲自己,镇压了他,把他陷入了沉睡之中。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

    但现在看来,这两个朋友,洛基还是不排斥的,相处的还不错。

    谁能想到,曾经奴役整个巫师世界,让绝望情绪遍布世界的洛基大帝,有一天会被人压着棺材板……

    杨寿收回目光,注意到了另一个方向,神祗行宫的实验室里。

    “终于还是失败了么?”

    在实验室中央,孙离儿的最后一次尝试,宣告失败。

    她未能明悟本源,所以她的鲜血,无法替全世界的人族解除寿命大限。

    不管她尝试了何种方法,都以失败告终。

    杨寿都数不清这是多少次失败了。

    此时,她站在实验室中央,苦笑了一声:“凯斯特啊,我没有负你,这近三百年来,我一直未去寻找神界,尝试了数不清的方法,依旧无法替全世界破除寿命大限。”

    她苦笑着,已经做出了决定,不再为巫师世界的寿命大限而努力了。

    这个世界再好,也不是她的家乡,她没有太多的归属感。

    这是……凯斯特的世界,不是她的!

    她自认为,三百年潜心研究,已经仁至义尽。

    这一日,实验室大门轰然打开,然后她就接收到了一连串的信息,这些年来,巫师世界里的变故,早有人汇报过来。

    “柯蒂斯!你找死!”

    磅礴的力量席卷天地,整个神祗行宫震荡不已,气息冲天,形成了一道璀璨的光束。

    整个世界,都被神祗这一怒给吓住了。

    力量奔腾,距离神祗行宫近的巫师们,纷纷呢压抑不住体内气息的暴动,个个吐血倒地。

    三大传奇巫师下落不明,之前归附她的穿越者也没剩几个了。

    全部都是在洛基镇,在当初她离开后不久!

    “神祗,这……应该就不怪我了吧?”

    她半眯着眼,抬头望天,看向了神山。

    这个世界里最高处的山峰。

    她成就了神祗,更加感到这座山峰的恐怖,更加敬畏。

    其上包裹的能量,远非她能够理解的,她曾试图参拜,但神山上的存在根本没有理会她。

    神山上,杨寿低头,似乎能和孙离儿的目光对视,摇了摇头。

    实际上,他根本没打算自己动手,孙离儿的做法虽然他不认可,但……都是凭本事得来的力量。

    一切都是孙离儿自己吓自己……

    这一次,孙离儿十分后悔,早知道,上次前往洛基镇的时候,就应该冲进大墓,把洛基等人揪出来,彻底以绝后患!

    这下好了,三大臂膀,全部给她砍了。

    孙离儿随后一个跨步,便挪移了不知多少里,漫天神魔虚影随身而动,朝着洛基镇而去。

    与此同时,洛基大墓里……

    洛基还在修炼的关键阶段。

    “这下子情况可不妙了啊。”

    杨寿托着下巴,在他身后,小丑一直在拍打着他设置的壁障,想要下山去玩。

    “乖,这个世界可禁不住你来折腾,等下一个世界,再让你尽情去玩。”

    杨寿安抚了一下小丑,它的实力太过诡异了,若是在巫师世界逛个两圈,说不定世界都没了。

    被创世神爸爸摸了两下头,小丑乖巧的点了点头。

    ……

    洛基镇。

    洛基大墓外。

    “轰!”

    一尊神魔虚影对着大墓拍了一巴掌,然后整个大墓就塌了……

    在杨寿不出的时候,孙离儿就代表了这个世界的战力巅峰!

    这一拍,把洛基从棺材里拍了出来,直接掀开棺材板,一跃而出,更是把棺材板上的维迦给吓了一跳。

    他正在睡觉,同时压着洛基的棺材板,没想到突然就压不住了?

    他倒飞而出,这才发现,来了个猛人。

    抄起法杖,他一跃而起,准备干架,然后就怂了。

    那尊宛如烈日般的气息,实在是让人生不起战斗的欲望。

    对方一个眼神恐怕就能瞪死他了。

    “柯蒂斯,维迦,洛基!”

    孙离儿看着大墓倒塌后,露出了身形的三人。

    她看不到洛基,但凭借着七级强大的感知力,她大致能够感知到洛基的方位。

    “一起上!“

    柯蒂斯脸色极为难看,但关键时刻,还是做出了抉择,绝不能让对方再动手。

    神祗手段,无法想象,若是对方再出手,他们恐怕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就这样,三方一起动手,朝着这个世界的战力巅峰,神祗境界的孙离儿攻去。

    感受着三股力量包围着她,正飞速向她袭来,孙离儿露出了一声冷笑。

    “三个蝼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