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铺天盖地都是温宁玉和莫敛感情破裂的消息,而且还有视频为证。

    很多人一觉醒来发现哪哪都能看到这样的报道,再理智的人都开始怀疑起,这两个人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出问题了。

    而白婳犯罪案正好要公开开庭审讯了,作为近来第一起发生在明星身上的刑事案件,这次开庭受到了特别多的关注。

    而在这个时候,温宁玉和莫敛两个人都同时缺席了,这让原本只是怀疑两人情变的众人都由怀疑变肯定了。

    白婳从辩护律师那里知道了这个事情,原本因为律师建议她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主动承认预谋杀人的罪行以减轻刑罚而心情暴躁的她突然就想开了,在法庭上她不但坦诚了自己犯罪过程,还主动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不过在她说起自己第一次犯罪未遂的过程时,提起了当初莫敛知道是她指使人去泼盐酸却帮她隐瞒下来的事,并说自己之所以有第二次,就是因为莫敛当初的放纵,故意将矛头指向了莫敛。

    而白婳的这有意无意的话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大家觉得温宁玉和莫敛“分手”肯定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

    原本因为莫敛给温宁玉挡刀的事而对他很有好感的人都纷纷路人转黑,粉转路人。当然也有人会说这是白婳故意在挑拨离间,但更多的人却是选择相信了白婳,最主要还是因为受到了温宁玉和莫敛分手的假消息的影响。

    因为两个当事人都没有在人前露过面,而温宁玉身边的人也半点信息都没有透露给大家,所以大家都在各种揣测,觉得温宁玉肯定是受到了很大的心理创伤,所以不愿意露面。

    温宁玉的粉丝都在她的微博下表达了担忧,还有不少人劝她想开点,离开渣男是好事。

    就在这种时候,蒋轩的一条微博让大家完全确定温宁玉和莫敛分手是真的。

    他上一条微博还在宣布自己要结婚的喜讯,并说已经邀请温温和莫敛当任伴娘伴郎,言语里全是喜悦。可这一条从头到尾都是在骂莫敛。

    蒋轩可是温宁玉的经纪人,大家都知道温宁玉和他的关系特别好,在彼此遇到困难和麻烦的时候都没有离开过对方互相扶持和帮助,蒋轩的态度基本就是温宁玉的态度了,见他这么痛骂莫敛,大家都觉得他是在为温宁玉抱不平。

    一时间,莫敛在大众心里由原来的痴情人变成了渣男典范。

    可随后一条爆料让事情峰回路转了。

    有人在微博里晒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背景是民政局,而照片上的两个人怎么看怎么像传闻中已经分手的两人。

    这位网友说,自己本来是和妻子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的,但突然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他和妻子认出了两人都惊呆了,然后忘记了要离婚的事情,现在他和妻子已经和好了。

    温宁玉和莫敛竟然已经领了结婚证???

    很多人刚开始以为这张照片里的两个人只是和两人长得像,或者说是被人P图P出来的,但苏慕杨的微博上发的一句“宝贝被叼走了”还配图了一张心情复杂的表情包证实了这件事。

    在大家将信将疑的时候,两张一样的结婚证彻底击破了温宁玉和莫敛的分手传闻。

    温宁玉和莫敛竟然真的领了结婚证!

    大家被这一连串的变化给整蒙了。

    有一个人气很高的明星访谈节目邀请了温宁玉。

    主持人寒暄过后就问起了当下大家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之前白婳在法庭上说莫敛曾经庇护过她,当时正好出现你和莫先生吵架分手的消息,所以大家都以为你们是因为这件事而闹不愉快的,你对此怎么看?”

    “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嘴长在她自己身上。”温宁玉避重就轻地回道。

    主持人继续问:“这次你和莫先生如此迅速的领证结婚,是为了打脸那些造谣你们分手的人吗?”

    “算是吧。”温宁玉回答得模棱两可。

    “那你能跟我们讲讲莫先生向你求婚的细节吗?”主持人问。

    镜头里,温宁玉脸上明显出现了不自在的表情,似乎有点羞涩。

    “看来莫先生的求婚过程很甜蜜呢,连温温都害羞了。”主持人打趣道。

    “只是普通的求婚,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当然,前提是忽略求婚地点……

    之后主持人再问什么,温宁玉都回答得很敷衍,她脑子里翻滚着各种少儿不宜的画面。

    某个不知餍足的家伙不但没有变成她想象中的温柔体贴之人,还越发得寸进尺,她一心软开了先河,就没完没了纠缠她,那天没有去法庭观看白婳受审不是因为不想去,而是她累得睡着了,一睡就是大半天,生生错过了开庭时间。

    后来她没有出来理会网上的舆论,也是因为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

    一想到自己为了能睡个好觉而不得不答应某人的求婚,温宁玉就特别想骂人,但面对主持人诚挚的祝福,她只能笑脸回应,总不能告诉别人,她这婚是被某人用这种方法给逼的吧,那简直羞死人了。

    在某监狱的探望室里,白婳把一个东西推到了眼前之人的面前。

    “东西给你了,拿走吧。”

    “白婳姐,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了,你自己保重。”坐在白婳面前的人正是祁枫,他拿起面前的玉坠,起身准备离开。

    “祁枫,”白婳突然叫住他,“谢谢你。”

    祁枫站定,目光复杂地看向白婳,劝道:“你好好改造,我希望你还能变回原来那个温柔善良的白婳姐姐。”

    “我从来都不是善良的人,祁枫以后你不要再来了。”白婳说道。

    “最近我想来都来不了了,莫敛哥和宁玉姐姐要结婚了。”

    白婳霍地站起来,“不可能,他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祁枫没有再说什么,深深地看了白婳一眼,离开了。

    当温宁玉知道白婳在监狱里突然发疯,被狱友们揍了个半死后来转去精神院监外执行的时候,她正在试穿赶制出来的婚纱,听到这个消息,她很平静地哦了声,心里半点起伏都没有了。

    一个人会在不幸的时候各种抱怨,而越抱怨会越不幸,反之,在什么都拥有了之后人会变得很豁达,越豁达日子就会过得越好。

    温宁玉现在就属于后者,她也是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有了自己的人生感悟,一个人只有两只手,只有放下了手上的旧物,才能去拿取新的东西,这不是让你喜新厌旧,只是让你知道有舍才有得,执着于怨恨,也将被怨恨吞并了自己的幸福。

    简而言之,就是不要矫情,该放下的就放下,该争取的要争取,该珍惜的也不要错过。

    不过温宁玉决定今天开始要给莫敛一点颜色看看,最近他是越发贪得无厌了。

    于是温宁玉开始找各种借口,就是没给莫敛爬床的机会,苏慕杨也使了坏,让莫敛连温宁玉的面都见不着。

    婚礼前的那几天对于莫敛来说简直是煎熬,见不到温宁玉的他都快得忧郁症了,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婚礼举行的日子。

    等到了这一天,莫敛才知道之前的等待都不算什么煎熬了,因为刁难都集中在了今天,从出门接亲的那一刻开始,简直就是过五关斩六将。

    苏家人可不是寻常人,用红包打发这招是没有用的。

    首先是苏祯,他这大哥才刚当上,自家妹妹就被人叼走了,他怎么肯能不折腾,莫敛要过他这关不仅要跟他打一架,还要完成一系列特别刁钻的动作。

    苏恋杨夫妇都是文雅人,不像苏祯那样霸蛮,他们提出的要求倒是简单,只要莫敛把针对男性的新三从四德抄一遍,还得落款按手印。

    而身为画家的大伯苏爱杨只是拿出一堆拼图碎片,让莫敛从这些碎片里找出一副温宁玉画像的拼图碎片并拼好。

    在礼堂等待的宾客从早上等到了下午,最后到了晚上,在大家以为这场婚礼进行不下去的时候,婚礼才开始。

    因为婚礼办得匆忙,基本什么都是靠钱砸出来的,婚礼现场是十分梦幻漂亮的。

    但大家都很累了,很多环节也就被省掉了,整个流程显得匆匆忙忙的,现场气氛也是特别古怪。

    在交换戒指这个环节,莫敛给温宁玉套上戒指后,捧起她的手亲了下她的手背,特别感慨地说:“温温,你终于是我的了。”

    温宁玉笑,她虽然没有参与刁难莫敛的环节,但全程她都有通过直播的方式围观,听到莫敛这一声感慨,她就想起了他白天的那些狼狈。

    作为伴郎站在旁边的蒋轩哼了声,他相当憋屈,今天本来该是他和严沁雪举行婚礼的时候,结果他们却来当了伴郎伴娘。

    还原一下当初蒋轩骂莫敛的真相。

    莫敛:我不能来给你当伴郎了。

    蒋轩:哼,只要温温在就好了。

    莫敛:温温也不能给你们当伴娘了。

    蒋轩:什么意思?

    莫敛:我和温温要结婚了。

    蒋轩:……

    莫敛:温温想让你当伴郎,你看着办吧。

    蒋轩:……

    莫敛:哦对了,谢谢你提醒了我,五月二十号的确是个好日子。

    蒋轩:……

    所以今天莫敛被刁难的时候,蒋轩一点忙都没帮,反而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看了一天,莫敛越惨,他越高兴,之后更是把剪辑好的莫敛各种焦头烂额画面的视频传到了微博上,狠狠嘲笑了一番。

    婚礼一结束,莫敛就以度蜜月为由拉着温宁玉消失了。

    在某片干净又安静的海岸,夕阳的余晖倾洒,将这片海岸渲染得特别漂亮。

    金色的沙滩上席地并排躺着年轻男女,正是莫敛和温宁玉。

    温宁玉躺在莫敛的臂弯里,半眯着眼看夕阳下的海景,嘴角微扬,享受着好久没有感受的宁静。

    而莫敛则偏着头在看她。

    “温温。”

    “嗯?”

    “我爱你。”

    “哦。”

    “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有啊,”温宁玉眨了下眼,“我们今晚吃什么?”

    莫敛表情僵住,他咬牙吐出两个字:“吃你!”

    话音一落,他一翻身压在了她身上。

    渐渐西落的太阳余光将两人合在一起的影子拉得越来越长,越来越长。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零五章需要暖床的人吗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零六章把莫敛胖揍一顿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零七章装模作样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零八章挑衅的下场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零九章打了小的来大的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一十章我姓温你有什么意见?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一十一章拒绝导演邀请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一十二章亲手揍人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一十三章我的意见就是投资方的意见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一十四章收了新艺人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一十五章股东大会上的变故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一十六章蒋家的罪人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一十七章求你当我的男朋友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一十八章刷刷打脸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一十九章 得寸进尺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二十章被骂得狗血淋头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二十一章男朋友的福利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二十二章引狼入室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二十三章莫名多了个孩子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二十四章组队玩游戏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二十五章最大牌的吻替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二十六章粉丝来探班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二十七章一亲芳泽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二十八章终于亲上了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二十九章电影奖提名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三十章卧底在身边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三十一章电影颁奖礼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三十二章梦你大爷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三十三章好戏要登场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三十四章 羡慕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三十五章出征电影节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三十六章红毯争艳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三十七章最佳女主角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三十八章 采访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三十九章不约,我们不约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四十章温温耍无赖了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四十一章不是兄弟是儿子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四十二章温温牌脑残粉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四十三章压轴出场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四十四章惊变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四十五章你就是罪人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四十六章以身相许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四十七章梦与现实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四十八章终于醒了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四十九章开始反击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五十章白婳凉凉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五十一章鲜明对比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五十二章准备求婚?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五十三章误会大了 重生之头条女王第二百五十四章开诚布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