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龙老头你说的是真的?”

    许老爷子听后震惊了,这么好吃的东西自家也有他怎么不知道?

    “我骗你干什么,不信的话等你回去问问就知道了。”龙霄笑道。

    “哼!龙老头你这是在忽悠我,不行,你今天必须把这泡菜给我们每人弄些,不然的话我们几个就不走了,你们说是不是?”许老爷子很无赖的说道。

    “对对,我说龙老头啊,泡菜这个东西啊,吃多了容易上火的。”

    燕行天一副我很好心的样子,至于柳行天则没开口,至于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最后,几人成功了,成功的从龙霄手中弄得了多半坛泡菜,然后几人心满意足的回去了,气得龙霄是吹胡子瞪眼的。

    回到客厅,龙霄看到坐在那里的周铭后微微一笑:“小周,我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东西?”周铭好奇的问道。

    “呵呵。”

    龙霄听后神秘一笑没说什么,转身走进书房手中拿着一个东西走了出来。

    “请柬?”

    周铭看着手中东西不由得一愣,他没有想到龙霄会给他看这个东西,只是这是谁送的请柬呢?

    “龙爷爷,这是谁送的请柬?”

    周铭打开请柬看了看后疑惑的问道,这上面的意思是邀请龙霄参加一个拍卖会,拍卖会的时间是28号,也就是半个月后。

    “你猜是谁送的?”龙霄笑着问道。

    周铭听后摇了摇头。他怎么可能猜到是谁送的请柬,京都的情况到底怎样他来这快一个月也没弄清楚。

    “‘血鹦鹉’派人送的,连同送来的还有那封道歉信。”龙霄说道。

    周铭听后不由得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请柬竟然是‘血鹦鹉’送的,要知道‘血鹦鹉’之前干的什么事,刺杀龙霄啊,生死仇敌啊,送道歉信也就算了,这个可以理解,但是送请柬。邀请龙霄去参加什么拍卖会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愣住了吧,我当时也是愣住了,不过‘血鹦鹉’这个拍卖会确实很吸引人。之前听人说拍卖会上还出现过灵石,不过最后被西方光明教廷拍走了。”龙霄感慨的说道。

    龙霄这么一旁让周铭又是一愣,灵石啊,他没有想到这东西还能上拍卖会。这么说他神植空间内那堆内地方用的灵晶就是哗哗的真金白银了啊!

    不过周铭显然不会做这种不理智的事情。拍卖灵晶,这玩意可是会给他引来无尽的麻烦的,虽然说家里有大阵保护外人进不来,但是他能一辈子蜷缩在里面吗?不可能的事,之前送给燕行天是因为他知道对方的为人,所以才会如此放心,至于说拍卖这玩意没有可能的事。

    “小周,你说着这个拍卖会我是去还是不去呢?”龙霄问道。

    “要我说还是去吧。先不说对方这诚恳的道歉,就看在曾经拍卖会上出现过灵石的情况也应该去。毕竟好东西万一错过就遗憾了。”周铭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小周,要不这次拍卖会你跟着我一起去吧?”龙霄赞同点头道,他也看出来周铭对于这个拍卖会挺感兴趣的。

    “我也能去?这个上面没有邀请我啊。”周铭略显迟疑的说道,其实龙霄这话让他也是挺心动的。

    “这有什么的,没邀请你我还不能带你去吗?,再说了我还没找他们‘血鹦鹉’的麻烦呢。”龙霄毫不在意的说道,龙家势大,不是说说而已。

    “那行,到时候龙爷爷您给我打电话。”周铭爽快的答应道,他对于这个拍卖会也是挺好奇的。

    龙霄听后微笑的点了点头,随即脸上的笑容不由得一愣,看着周铭疑惑的问道:“你要回去?”

    “嗯,我打算今天就走,这段时间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周铭点头答道,其实还有一个理由他没说,那就是京都的灵气浓度太差劲了。

    “你真的打算回去啊?不在京都多住些时间,多玩几天?”龙霄不舍的说道,他知道他拦不住周铭,他也找不出什么好的理由来让周铭留下。

    “嗯,这次在京都停留的时间够长的了,本来这次来京都有两件事的,一件事是帮助龙爷爷你抵挡‘血鹦鹉’的刺杀,第二呢,就是陪淑雅一起谈个生意,陪她玩几天,如果不是受伤的话说不定我早就回去了。”说着周铭看了看身旁的全淑雅。

    “那行吧,不过你自己开车行不行?要不我让小兴送你?”龙霄无奈点头同意道。

    “没事,不用麻烦小兴他们了。”说着周铭站起身拉着全淑雅向外走去,至于东西什么的两人早就收拾好了。

    看到两人马上要走龙霄也没说什么,起身出去去送两人,至于龙兴和龙玉两人则被龙霄安排去送燕行天等人还没有回来。

    “小周,路上慢点!”

    临走的时候龙霄看着车内的周铭大声说道,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让周铭等伤好了再回去。

    “知道了龙爷爷,您放心吧,我房间内还给您留有几张符篆,符篆介绍我已经给您写在纸上了。”周铭对着车窗外的龙霄道。

    龙霄听后心中微微一暖,轻轻点了点头吩咐周铭注意安全,就这样周铭的车子化作一道银色的闪电飞快的消失在了龙霄的视线内。

    ……

    京都高速路口,一辆银魅停在那里,这车的主人正是周铭,只是此刻他的脸色略显苍白,头顶冒出一层冷汗。

    “夫君,你怎么了?”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全淑雅看到周铭那苍白的脸色心中一惊,赶紧取出暖水瓶递了过去。同时还掏出手绢给周铭仔细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周铭听后略显苍白的脸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接过全淑雅递来的暖水瓶喝了一口后脸上好看了一些。

    “没事,没想到这次伤的还挺严重的。车子恐怕是开不成了。”周铭把手中的暖水瓶还给全淑雅说道。

    暖水瓶内装的可不是茶水,而是周铭为自己特意准备的药水,他知道自己的伤没那么容易好,所以就特意准备了点药水路上喝,只是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地级巅峰武者的厉害。

    “那我来开吧。”

    全淑雅看着脸色依旧苍白的周铭心疼的说道,那天周铭跟那个刺客打斗他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她当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这个相处多年的学弟竟然如此恐怖,当时碎石纷飞的情况依旧印在他的脑海中,特别是最后周铭与刺客两人两败俱伤的情景如今她是记性清晰。

    周铭听后轻轻点了点头。两人互换了位置。

    “夫君,要不我们先回龙爷爷那里吧,毕竟你的身体……”

    全淑雅看着周铭欲言又止。

    周铭听后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轻轻摇了摇头:“没事。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咱们就别麻烦龙爷爷他们了,先回云海吧。”

    全淑雅听后没说什么,轻轻点了点头,看了周铭一眼手开车上了高速,路上她把车速降低到高速低速的最低限度,而周铭则坐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在默默的恢复体内的伤势。

    临近晌午,周铭等人终于到了云海。

    “夫君。要不先去我那里吧。”全淑雅对副驾驶座上的周铭说道,他实在找不到什么好的安排周铭的地方。

    “行吧。去你那里吧。”周铭睁开眼略微思索了一下道。

    ……

    十几分钟后,全淑雅带着周铭来到一处高档的小区,把车子停好后带着周铭坐上电梯。

    出了电梯,全淑雅走到一处门前从口袋内掏出钥匙打开门扶着周铭走了进去。

    一进去周铭便愣住了,房间的墙壁上到处贴着卡通漫画,这分明就是一个女子的房间。

    “夫君,这里是我平常住的地方,一般情况我都住在这里。”全淑雅在一旁解释道。

    周铭听后脸上露出一丝恍然的神色,怪不得这里的装饰处处都有着一种女子的样子。

    “咳咳!”

    这时周铭忍不住轻轻咳嗽了几声,原本刚刚恢复了一点血丝的脸又变得苍白了起来,这让一旁的全淑雅看到后心中十分担心。

    “夫君,要不我们去医院吧?”全淑雅担心的说道,她真的找不到别的什么办法了。

    “没事,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周铭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容道。

    自己的伤势他自己十分清楚,去了医院医生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多就是让他住院好好调养调养,然后大把大把的钱往里面砸。

    听到周铭这样说全淑雅也不在多说,扶着周铭推开了一间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周铭傻眼了,房间内到处都是一片紫色,床,床单,被子,窗帘,就连梳妆台也是紫色的,唯独例外的就是桌子上那台白色的笔记本电脑了。

    “夫君,这个是我平时住的房间,其余的房间我没有打扫过,你就先住在心里吧。”全淑雅脸颊微红的说道,虽然现在她很周铭的关系再清楚不过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还是有点小害羞。

    周铭听后倒是没有尴尬什么,反正他跟全淑雅已经是这种关系了,进对方闺房也无所谓。

    ……

    躺在床上,周铭闻着被褥与床单上散发的淡淡的处女的体香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不过他并没有为此心烦意乱,他也不能心烦意乱,他现在要调养伤势。

    至于全淑雅呢,安顿好周铭后按照周铭的吩咐出去帮助周铭买一些药材,之前在京都的时候他的身体并无大碍所以当时是自己去买的,现在的情况不同了,他也只好让全淑雅去买,不过他把药材的名称以及年份等都给全淑雅在一张纸上写的清清楚楚,他相信全淑雅可以坐到的。

    由于旧病复发的原因,周铭的精神非常疲劳,迷迷糊糊的便进入了梦乡。

    而全淑雅呢,此刻则遇到了一些事情,她拿着周铭给她的那张纸出了小区,开着周铭的车子直奔云海最有名的药店而去,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害怕那些小药店拿年份不足的药材骗她,毕竟她对于药材着东西是一窍不通的。

    “想白天不懂夜的黑……”

    正当全淑雅在等红灯的时候手提包内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手机一看她发现是父亲全威打来的,这当时让全淑雅的眉头是一皱,对于自己的父亲他很不喜欢,不是一般的不喜欢。

    “有事吗?”思索再三全淑雅还是决定接通了电话。

    “小雅啊,我刚才听到有人给我说你回来了,是不是啊?”全威丝毫没有因为全淑雅那冷冷的语气感到不舒服,经过这几天的思考,他对于自己这个女儿心中也是有些愧疚的。

    “嗯,有事吗?没事就挂了。”全淑雅淡淡的答道,对于父亲全威知道自己回云海的事情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

    “小周跟你一起回来了没有?”全威问道,自从听了妻子余姚的话后他对于周铭的态度简直就是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回来了,有事?”全淑雅冷淡的说道,她自己父亲这样问就没有好事,无非又想利用周铭什么的。

    “呵呵,我想请小周吃个饭,缓解一下上次的误会。”全威尴尬一笑道。

    全淑雅听后不由得轻轻叹息了一声,她早就知道父亲回这样说了,只是每当听到这样心中还是升起一阵无奈与失望。

    “周铭他受伤了,现在在我那里养伤,你想见他的话等他伤好了再说吧。”全淑雅语气冷淡的说道。

    “小周受伤了!怎么受伤的?”全威听后愣住了。

    “这个你不用管,就这样吧,挂了!”说完全淑雅挂断了电话,留下电话另一端全威的轻微的叹息声,只是全淑雅听不到了。

    去药店把周铭给她罗列出来的药材全部买到后全淑雅又去商场内买了点蔬菜,肉类什么的,她准备回去后周铭做点好吃的,毕竟之前她一个人在家,下班后随便做点就算了,如今有周铭在就不行了,就算是周铭不受伤她也不能那样,因为有周铭在他们这就是一个家。(未完待续。。)

    ps:  昨天被朋友拉去喝酒喝醉了,一帮坑货,一个劲灌我!!!

    另外王侯在准备新书,依旧是都市的,估计过段时间就可以发布,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另外新书绝对不会这样,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