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这段时间为了有效应对香江银行业危机,高弦一直呆在香江,正处在叛逆成长期的平安,在眼前晃荡的次数就显得多了一些,难免让他感觉不顺眼,想给儿子套上笼头。

    另一方面,眼前沸沸扬扬的骆家内讧、父子反目成仇,引起高弦感慨之余,自然而然地有一些反省产生,于是在方式上便尽量避免简单粗暴,使用了一些技巧。

    平安哪能想得那么多,自恃去内地的时候,学当地方言如鱼得水,在香江上学的语文和英语成绩也中规中矩,进而多掌握三门外语的难度,相比于自己的理想,实在算不上什么,兴冲冲地当场立下军令状。

    高弦点了点头,“既然事情已经这么定下来了,那在最后评判结果出来之前,你就专注地去做吧,配套资源我给你解决,别再上蹿下跳了。”

    梁馨见没有当场发生争执,这顿饭可以完完美美地吃下去,也就暂时放下了顾虑。

    毕竟,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平静和谐的局面,其实挺难能可贵的。

    转过天来,高弦继续处理繁杂的公务,到底还是少年心性的平安,特意找机会叮嘱父亲,千万别忘了答应自己的事情,生怕爸爸和妈妈两边都在用缓兵之计。

    “没记性,还上蹿下跳。”高弦绷着脸训斥了一句,“我已经让人安排了,正好,现在评估一下,你到底什么水平,就不知天高地厚地想去打职业比赛。”

    “那就评估呗。”平安跃跃欲试道:“香江网球圈子里有名堂的人,我基本都认识,这次看看还有没有其他高人可以借机会结识。”

    别说,平安没有夸口,小小年纪便结识不少人,等高弦找来的网球专业人士赶到后,真就是熟人,甚至结论直接给出,平安的身体素质和天分,非常出色,只要接受更专业的训练,打职业比赛完全不在话下。

    “你们打两场,让我看看。”高弦指着商会俱乐部的球场吩咐,心里则在盘算,“看来,还是要通过霍家那边寻找资源,这些年他们在体育领域煞费苦心,随之也更专业一些。”

    客观而言,高弦确实没有真正了解自己这位长子的能力,平安虽然还是少年,但在球场上和高弦找来的几个所谓圈里人,你来我往,稳居上风。

    当然了,这里面可能有人家会做人,故意成全平安、为高爵士助兴的因素,但平安的出色表现,实实在在地就在眼前,无论是在底线,还是在网前,可圈可点。

    高弦正看得入神,不知道什么时候,骆蓄锐走到身旁,鼓掌道:“矫健如龙,虎虎生风啊,最保守地说,在少年组里,肯定是没有对手了。”

    “可不能夸他,居然还想耽误学业,去打职业比赛呢。”高弦轻轻地哼了一声后,转而问道:“你那边忙得怎么样了。”

    “天平已经向我们这边倾斜了。”骆蓄锐怅惘地叹了一口气,“只是,这种鸡犬不宁的程度,还是超过了我的预料,现在外界都把骆家内部的纷争,看成了和张玉梁家族争产风波相提并论的豪门恩怨,吐沫星子快要淹死人了。”

    听出了骆蓄锐弦外之音的高弦,摸了摸胡子,缓缓说道:“需要我出面做和事佬,给你们各方都找一个台阶下吗?”

    被道破心事的骆蓄锐,老脸发红道:“现在,我和我爸之间,势同水火,还摸不清他的心思。不过,老四嘉瑞,想见一下弦哥,他已经侯在外面了。”

    “这么见外干什么,你们兄弟直接一起过来就是了。”高弦打了个哈哈,站起身来,顺着骆蓄锐手指的方向望去。

    那边的骆嘉锐见状,赶紧快步走了过来,“高爵士……”

    “不用那么客气,和蓄锐一样,兄弟相称就好了。”高弦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之前,你在米国当医生的时候,我就想通过高氏医学研究所挖你,想不到还是骆生抢了先,直接把你召回香江挑大梁了。”

    骆嘉锐不易察觉地瞥了哥哥一眼,叹气道:“我也是赶鸭子上架,现在的局面真是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收场啊,所以才来打扰弦哥。”

    在室内落座后,高弦直奔主题地问道:“如此说来,嘉锐你是赞同英石集团出售富豪酒店和百利保的控制权了?”

    “是的。”骆嘉锐点了点头,“虽然因此,英石集团失去了富豪酒店和百利保这两项资产,但形如灭顶之灾的严重亏损,也减少了一多半嘛。”

    对于骆嘉锐的表态,高弦非常满意,因为对方实话实说。

    随着时间前行,英石集团的糟糕局面越来越被外界了解,旗下三家公司——英石地产、富豪酒店、百利保的总亏损,超过二十亿,已经抢了负债水平更高,但亏损规模相对英石集团小一些的怡和。

    而骆英石在应对危机过程当中,虽然也想出售富豪酒店和百利保,但却要把富豪酒店旗下,诸如尖东富豪酒店之类最有价值的资产,剥离出来,留在骆家手里,以至于引起了其它股东的不满,连债权银行们都反对,必须进行资产重组以度过危机的富豪酒店和百利保,绝不能走上被拆解得首先丧失最核心资产的灭亡之路。

    现在骆英石背着沉重的债务包袱,哪敢和债权银行真翻脸,只能完完整整地低价出售富豪酒店和百利保的控制权。

    只是,骆英石被自己儿子骆蓄锐逼得太狠了,一时之间下不来台,搞得局面僵持住了。

    骆蓄锐、骆嘉锐都是聪明人,渐渐地摸清了老爹想要妥协的心思后,就开始寻找具备足够分量、能够破局的那个人,而高弦就是不二人选,他不但份量足够,还能让骆家尽可能“家丑不外扬”,使得这场内讧,变为和气分家。

    三个人把这层意思沟通清楚后,高弦明确表态道:“我可以试试劝骆生一下,但如何会面,需要好好考虑。”

    “这样,你们回去准备一下,就说我去给骆生拜年。”

    见高弦慨然应允,骆蓄锐和骆嘉锐同时松了一口气。

    “好,弦哥,我这就回去准备。”骆嘉锐起身告辞。

    高弦微笑着送骆嘉锐出门,心里则琢磨,自己给骆蓄锐争夺富豪酒店和百利保控制权提供主力资金,接下来又要做所谓的和事佬,也不知道会不会太霸道了。

章节目录

重生资本狂人第0685章 香江置地来伦敦搞房地产 重生资本狂人第0686章 香江置地的豪横 重生资本狂人第0686章 提前见见下任港督谈谈事 重生资本狂人第0688章 这个送人情的机会白给的 重生资本狂人第0689章 某国输出的芝加哥男孩 重生资本狂人第0690章 高爵士到哪里,生意就到那里 重生资本狂人第0691章 快请高爵士再次出马 重生资本狂人第0692章 拿破仑时代就想打通英吉利海峡了 重生资本狂人第0693章 筹码攒得差不多了,可以动手了 重生资本狂人第0694章 高益评级说是垃圾股,那就是垃圾股 重生资本狂人第0695章 鬼片上映,让地价现出原形 重生资本狂人第0696章 流水的港督,铁打的高弦 重生资本狂人第0697章 站得远远的,看你们倒霉 重生资本狂人第0698章 杀人灭口,真相彻底暴露 重生资本狂人第0699章 跑?你跑得了吗! 重生资本狂人第0700章 高益一直都是对的 重生资本狂人第0701章 佳宁王国瓦解,香江地产业崩溃 重生资本狂人第0702章 高弦也是对的,灰犀牛出现了 重生资本狂人第0703章 不想被灭口,那就找个护身符 重生资本狂人第0704章 一堆舔狗,幸亏易大小姐早走了 重生资本狂人第0705章 不要脸的最高境界就是睁眼说瞎话 重生资本狂人第0706章 驱虎吞狼,汇丰以为美资在捣鬼 重生资本狂人第0707章 神通广大,人还是被灭口了 重生资本狂人第0708章 天下乌鸦一般黑,全世界陪着演戏 重生资本狂人第0709章 明年的香江银行公会主席 重生资本狂人第0710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盖子揭起来 重生资本狂人第0711章 疖子趁早挤,免得误了大事 重生资本狂人第0712章 连要死的信,都知道得比别人晚 重生资本狂人第0713章 如何处置恒隆银行,是个大学问 重生资本狂人第0714章 所谓的不干预传统,开始打破了 重生资本狂人第0715章 火候不够,事不算完 重生资本狂人第0716章 继续拔出萝卜带出泥 重生资本狂人第0717章 直击人性,祸水东引 重生资本狂人第0718章 越内斗越混乱,越混乱越内斗 重生资本狂人第0719章 港元汇率跌破七,坑实在填不上了 重生资本狂人第0720章 海外信托震荡,香江银行业危机 重生资本狂人第0721章 接手如此烂摊子,谁还眼红不服气 重生资本狂人第0722章 上任前把你们的明确支持亮出来 重生资本狂人第0723章 英雄离不开时运 重生资本狂人第0724章 香江银行业挤提风潮还是来了 重生资本狂人第0725章 风雨飘摇中接任香江银行公会主席 重生资本狂人第0726章 面对挤提风潮,出手就是强力一击 重生资本狂人第0727章 曾经高爵士也被挤提过,现在呢? 重生资本狂人第0728章 这次轮到有利银行出手了 重生资本狂人第0729章 高弦模式,都想试试 重生资本狂人第0730章 高弦打造的模式,必须遵守 重生资本狂人第0731章 银行业危机告一段落,首考过关 重生资本狂人第0732章 开始“帮”高负债公司脱困 重生资本狂人第0733章 父子情,兄弟情 重生资本狂人第0734章 日子难过,还得照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