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之前就觉得你的面具不错,而且我一直都很好奇你面具之下到底是什么样。”荒海之上,吴凌不断打量着自己手中的黑色金属面具,然后他语气极其无所谓的看着化为黑气粉末消失,又从荒海之中重新凝聚出来的‘不死王’。

    “那么吴凌。。。阁下,您现在是否满意了呢?你已经破坏我的身体十七次了。这就是你说的聊天。”“对啊,‘聊天’,我打你,你听着。”

    “不过。。。我并没有为此感到任何的高兴。”空间撕裂,吴凌将黑色金属面具放入其中,荒海的力量在他的手中随意的流动,虽然一边的‘不死王’对于吴凌的这个行为似乎也有些不高兴,但他还是什么也没说,依然静静地听着吴凌说话。

    “我过去,最开始就是为了生存和找到小幽而努力,后来我因为希望保护我眼前所珍视的一切而想要变的更强,但你却把它一点一点的在我面前破坏、夺走,也就是从那以后你就是我一直定义的最大的敌人。但最后,你却连我在世最后的一点执着也在我面前摁灭。。。所以,即使是重新开始之后,我也一直在以对抗并杀死你为目标努力着。。。”

    “可现在。”手甚至没动,仅仅只是心中意志一动,周围的荒海就一起将对此毫不反抗的‘不死王’吞噬!然后在它化为灰烬消散的同时,新的‘不死王’就再次从荒河之中具现,然后荒河能量再次将她吞噬,然后他也再次出现。

    “现在,我拥有了可以随意杀死你的力量,但我现在对此却没有感到任何的喜悦。”

    “呵呵。。。”‘不死王’没有回答吴凌的问题,而是发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声。

    复仇成功之后皆是空虚,这种事情自己早就感受过,也早就明白了。。。

    “而且。。。虽然不愿承认,但对于你的入侵,我甚至还得感谢你。。。”吴凌手中荒河能量不断聚集。。。他以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开始自言自语到。

    吼?对于吴凌突然说的这么一句,‘不死王’也是感到了一些意外,以及好奇。

    过去的自己或是出于无意,或是刻意,或只是自己对那里没兴趣,但自己的神格已经对那个世界的规则产生了被动的影响,都曾让自己毁灭过不少文明和世界。

    然后像上一条世界线的吴凌那样最后试图与自己同归于尽的存在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了。

    又或是像现在的吴凌这样拥有了可以匹敌自己的力量之后,然后重新找上门的也有不少。但他们对于自己或是憎恶、或是恶语相向,或是想要将自己杀死。但像吴凌这样找上门来想要与自己结盟,甚至还感谢自己的倒是第一个。

    “你的入侵虽然给我们造成了极其巨大的伤害,但你释放的进化能量也的确开发和进化了那颗星球上所有的生灵。”

    通过对紫星的理解,吴凌明白——纯粹的科技系文明如果想要进化和前进,触及魔法侧和生物侧的力量是他们未来必然的途径,无论他们使用什么方法,他们都必将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只是触及的方法、时间和代价不一样而已。。。

    “而且因为你的介入,我也提前了大约一百年的时间触及了这份力量。。。”

    只要自己存在,自己终会获得这份力量,自己也终将成为新的星空之主。因为这是自己被自己母亲成功创造出来,而且她抑制住了想要吞噬自己的**的瞬间就已经注定的事。没有任何存在可以阻止,但因为自己体内被她下达的禁制,依靠自己的努力,自己在蓝星那种纯科技的星内文明至少需要一百年的时间才可以重新获得这份力量!

    而一百年的时间,这之间可以发生很多。自己因为身体的特性不会真正的衰老,但其他人呢?一百年的时间已经足以发生、改变很多。。。

    。。。

    “好了,我的气消了,该回去了。”吴凌身上衣甲消失,重新变成了原本的黑袍·黑贤衣。

    “以后不要再随意攻击任何生灵或文明了。不。。。你就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永恒的堕落之星。”

    “当然,在下明白。”

    。。。

    (报告女王陛下,近来人族境内一切稳定,但似乎因为紫晶怪物的消失,他们开始试图扩大他们的领域范围。)精灵王城之中,一名精灵刺史向精灵王·泽星汇报到。

    (嗯,让各个驻地的将军们加强守备,只要人族不试图进入我们的领地,我们便无需干涉。)(是。)

    。。。

    (参见女王殿下!)精灵圣地之中,所有的精灵祭祀一起向泽星行礼到。

    (都起来吧。)(是。)

    (让我和木之果独自待一会。)(是。)

    (。。。)精灵古树下方,精灵王·泽星看着自己面前巨大而茂密的精灵古树,一颗如翡翠一般晶莹剔透的果实高挂古树之上,果实从出现开始就一直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气,凡是进入精灵圣地的生灵都会在闻到这个之后感觉神清气爽,而且他们的生命力也在不知不觉间得到了增加!

    在自己成为了精灵王之后的数十年里,精灵古树终于做出了决定,祂要孕育新的木之子接替我的位置。

    还有一百年的时间我就可以卸去这份责任,回归精灵古树了。。。泽星看着每一天都在缓慢成长的果实在心中想到。

    这数十年的时间感觉比自己过去上百年的岁月过得更加缓慢,随着精灵古树的重新复苏,隐藏在精灵族境内几乎所有幸存的精灵都陆续回到了王城之中。。。但因为时代和传承的突然断层,精灵们原本所拥有的很多能力和品格都消失了。。。

    甚至通过精灵古树的感应,似乎还有一部分精灵已经脱离了与精灵古树的连接!离开了精灵领地!!!

    所以自己从成为精灵王之后一直到现在,依然在不断的为此努力,以希望让精灵们重新像过去那样辉煌而高尚。。。

    但即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记得数十年前自己突然来到了这个离自己原本所处的那个时代数百年后的现在的那一天,以及那个帮助过自己的异界人。。。

    虽然自己想要去找他,去看看他的那个世界,但可惜,自己是精灵王,精灵王不可以离开精灵领地,所以他们应该再也见不到了吧。。。

    。。。

    嗯!但这时,泽星突然感觉到周围的空间发生了改写!

    什么?怎么可能有人可以影响精灵圣地里的空间?!

    “那个,你好,现在来打搅有些抱歉啊。”但还不等她对此发起抵抗,一道空间裂缝就突然出现,然后一个身穿黑袍的灰白色长发的人从中走出。

    (灵!!!)虽然面前的存在和她过去记忆中的那个人有些不一样了,但她还是认出了来者!

    。。。

    “吴凌他到底是去那里了,陈桐他们都回去了,他还没回来。”当陈桐他们离开之后,坐着喝饮料的苏子冥看了看时间,抱怨道。

    都已经快到晚上了,该吃晚饭了,吴凌他怎么还没有出现,再晚点可就赶不上计划了。。。

    而就在这时,吴幽她们的智脑都浮现出了一条信息:搞定了,过来吧。

    接着整个房间突然凭空浮现一张巨大的魔法法阵,吴幽他们被全部传送!!!

    而在吴幽他们被突然全部传送走之后的一会,几个身穿休闲服的人来到了他们家门口,他们敲了敲门但没有人回应。。。

    “诶?小幽不在吗?”他们当中一个女性看着没有回应的门奇怪的说到。

    “嗯,战士的阵列信号确实不在帝都范围之内。”然后他们当中一人看了一下自己的辅助系统中显示不在帝都的吴幽。“她是有任务出去了吗?”

    “不应该啊,我之前特意问了天脑,他说了他今天特意没有给吴幽安排额外的任务,而且指挥官也给她放假了。”“而且就算小幽她不在,她家里也应该有人在吧。。。”“难道她们又用小幽的传送能力去了别的地方?”“啊,那这样我们不就白来了吗!明明还想好好感谢一下小幽的。”

    猎手看着自己手中的大方盒子,一脸苦恼的说到。要不是那时的吴幽及时出现,带着自己离开了那里,自己可能不是被炸成了灰,就是被尸军撕碎了吧。。。

    “算了,竟然小幽不在,那我们明天再来为她庆祝吧。今天就先让她和她的家人在一起好好过吧。”“好吧。那刃哥我们接下来去哪里?我们有一段时间没回帝都了,去到处走走吧。”“好。”

    “猎手,我们也走吧。”“嗯。”

    “你小心一点,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暗袭接过猎手手中的大方盒子看着猎手担心的说到。

    “放心,放心,尸军把我包围了都没把我弄死,这种程度算什么。”猎手毫不在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

    这是!?当法阵的光芒消失,吴幽他们疑惑而警惕的看着周围。周围是由白石铸成,刻写着复杂的未知古文的墙壁,墙壁之外是直通天际的巨大古树!!!

    “穿越快乐!!!”这时身穿黑袍的吴凌站在门口对还有些发愣的众人喊到。

    “哥哥?”

    “吴凌。”洛倾看到吴凌,就跑了过来。

    “吴凌,这是哪。。。”即使是和吴凌早有计划,早就知道吴凌会对他们进行超远距离强制传送的苏子冥、姜鑫、何玉娅她们现在也都有些发愣。

    这是到哪了?这么多树,不会是到热带雨林来了吧。。。姜鑫,何玉娅,柴胡他们疑惑的看着周围。宁斯瓷则是觉得这里莫名的有些熟悉。

    这好像是那个世界!?但这不可能吧,我们怎么会又回来这里。。。

    “好美丽的世界。”而洛欣则是看着外面的世界情不自禁的说到。

    “哼哼,诸君,人生在世,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穿越,不就太可惜了吗。”站在门口的吴凌拍了拍洛倾的头,然后突然中二十足的对着所有人说到。“没错,此乃是吾辈之幻想——异世界。”

    “??”

    “灵,这些。。。便是。。。你的。。。友人?”在大家试着接受吴凌这段中二十足的语言的意思的时候,一个说话显得有些磕磕碰碰的女声在吴凌身边响起响起,然后一个淡金色长发,发梢翠绿色的美丽女子走了过来。

    “没错,这些便是我之前说的我的朋友。谢谢您,泽星,十分感谢你同意我的请求,以及准许我暂时借用你的场地。”“不。。。这没什么。。。我能帮到灵就好。。。”

    之前因为紫星的原因,吴凌发现自己可以通过紫星的辅助重新定位,并回到这个世界。所以吴凌他在忙完不死王的‘正事’之后,又通过紫星的力量来到了这里,重新见到了泽星。。。

    “哥哥,这里是。。。这位又是。。。”吴幽看着周围,先是礼貌的向一边的泽星行礼和打招呼,然后有些奇怪的看着吴凌。刚刚的那一切来的太快了,吴幽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带到了这个奇怪的世界,她现在很希望吴凌能够对此解释解释。

    “你就是。。。灵的妹妹。。。吴幽,你好。。。我是泽星,你的哥哥曾帮助过我和我的族人,我十分感谢你的哥哥,也十分高兴可以见到你。”泽星对于吴幽也是行了个精灵族礼,而且她刚刚从吴凌那里学得的炎黄语也开始越说越流利。

    泽星?!这不就是哥哥当初说的那个。。。

    “各位,你们好,我是泽星,是这个地方的女王,请不要担心,我没有恶意,因为吴凌曾帮助过我和我的种族,所以我现在诚挚地邀请大家,随我一起来参加一场庆礼。请随我来。。。”

    。。。

    随着旋转的白石台阶,吴幽他们来到了一处既美丽又华丽的白石会场。在这会场之中还有一个个或是样貌美丽,或是模样英俊的精灵侍者。会场周围是一座座高达十多米,身穿银白色铠甲,高举剑枪的圣岩守卫,使得整个会场显得极其庄严!

    。。。

    “吴凌,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女王和这些。。。精灵。”看着周围这些精灵侍者,苏子冥都有些不淡定了,他偷偷询问着吴凌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虽然吴凌提前就说过要个吴幽一个惊喜,但这‘惊喜’是否有些太出乎意料了?!

    “抱歉,为了让小幽的庆祝能过得更惊喜一点,我当然要全力以赴了,所以之前没有告诉你这些。好了,会长,放下心,来好好尝尝这些食物吧,这里有很多食材都是蓝星所没有的,很美味的哦。”对于苏子冥的疑问,吴凌微笑着回答道。

    “对了,会长,你们的礼物准备的怎么样了?”

    “准备好了。。。”苏子冥和姜鑫都点了点头。

    “那么就行动吧。”

    吴凌向一边主座上的泽星点了点头,看到吴凌的动作,泽星对此也是向着吴凌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她手轻轻一拍,会场周围的那些圣岩守卫们全部动了起来!

    什么?!这些石像会动吗?这些就是哥哥当初说的圣岩守卫?

    看着周围松开手中武器,飞向天空的巨大石像们。因为之前那段时间的战斗养成的习惯,这一幕让吴幽本能的开始了警戒,同时开始思考自己要怎么对付它们。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感到无比的意外——

    吴幽生日快乐

    一张印有这六个字的巨大旗帜被四个圣岩守卫分别抓着一角,在半空中逐渐落下,将其展现给了会场之中的众人,而在那四个圣岩守卫落下的同时,周围的其他数十个圣岩守卫们也在同时分别拿起一根巨大的礼炮,向着天空之中发射礼花,为吴幽庆生!!!

    这时,一个精灵侍者也按照计划规定的一样,准时的送来了一盘插着蜡烛的生日大蛋糕!然后在泽星的默许下,随着周围所有的精灵侍者们一起退下。

    而吴凌走到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吴幽面前,手指一转,他的手中就凭空出现了一个做工精细的小礼盒,一边将其放到吴幽手中,一边笑着对吴幽祝福道:

    “小幽,生日快乐。”

    “小幽生日快乐。”“吴幽生日快乐。”。。。随着吴凌的带头行动,苏子冥、姜鑫、何玉娅、宁斯瓷和柴胡他们也都纷纷将自己一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送到了吴幽面前。

    “嗯?你们这是。。。”

    “小幽,你忘了,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哦。”看着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吴幽,吴凌不得不解释到。

    “真是让人感慨啊——不知不觉间,当初那个一直跟在我身边的小不点,如今也已经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

    “生日。。。!!!”这时吴幽才突然想起,今天好像确实是自己的生日!!!

    但因为这些年自己一直在努力前进,所以自己都已经在不经意间忘记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原来是这样吗。。。难怪今天的大家都这么奇怪。。。

    这么想起来,除了几个月前的新年,自己好像已经差不多有两年没有过过任何节日了,更别说是自己的生日。。。

    看着自己面前的一件件礼物,吴幽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

    “呀!别哭,别哭。今天可是你的生日,你怎么可以哭呢。来,擦擦。”

    “哦,对了,还有这个。”吴凌手中凭空出现一副紫色纹路的金色手环。

    “这是什么?”吴幽疑惑的接过手环看着它问到。

    “是叔叔、阿姨给你的生日礼物呦~”

    “爸爸妈妈的礼物?哥哥你见过爸爸妈妈?!他们在哪!?是在这里吗?!”听到吴凌突然说他见过自己的父母,吴幽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抓着吴凌的手惊喜的问到。似乎比知道自己今天生日还要高兴。

    “灵,你们怎么了?”泽星看着突然情绪激动的吴幽疑惑的问到。

    “没事,没事。小幽,别着急。”“啊!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哥哥,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吗?”

    “小幽,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你得冷静的听我说。我的确见过叔叔阿姨,请放心,他们都没有事。只不过是因为一些我不好透露的事情,我不能直接告诉你;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他们到底在哪的话,你就得自己慢慢研究这个了。”吴凌指了指吴幽手中的紫色纹路的金色手环。

    。。。

    。。。

    。。。

    “好了,接下来让我们来照个相吧。”吃过生日蛋糕之后,吴凌手中又通过空间裂缝凭空‘变’出了一副相机和相机架。

    。。。

    “小家伙,过去过去,现在别跟着我,跟你妹妹站好,放心,我一会就站在你身边。”

    “泽星,别紧张,别紧张,要微笑,微笑。对。嗯?我之前说这是可以收人灵魂的魔法道具?哈——我那时是在开玩笑的,别当真,别当真。。。其实这是可以把人的时间停止,然后记录到这里面的神器。”

    “洛欣你抱着骨狼,它现在太小了,还是你抱着它照好一点,你抱不起的话就让赤红来。柴叔,你往洛倾她们那里再靠一点。”

    “会长,再往左边靠一靠。。。左边。就是往小幽那里靠一靠啊。嗯,对。等等,过了!过了!过了!!!对,就这样。姜鑫,何玉娅你们两个再站紧一点。嗯,对,你们随便。”

    “好。”吴凌看着面前已经安排好的众人,设定好拍照时间,然后他快速和众人站在一起。

    “那么大家一起说‘再见’吧。”“嗯?为什么我们要说再见?”“说呗,反正和说茄子(cheers外语中有感谢和再见的意思,同时谐音‘茄子’)什么的都差不多。”

    “那么,3、2、1。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嗷呜。。。”“再见。”

    咔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