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朱家果然私藏了九层玲珑塔,你们……啊……”一阳尊者没能把话说完,就被姝悯一巴掌打得头歪了,而缓过劲后的他却是不敢动怒,只因姝悯身上隐隐透出的威压和朱悦儿完全不同以往的气势让他意识到夺舍了她们身体的定是仙界的大能,而在修真界呼风唤雨的他,在这样的仙人面前是没有还手之力的。且看他之前被姝悯一掌打得丧失九成法力就可知道一二了,他不敢再放肆。

    “悦儿,你说吧,要他怎么死?”姝悯满意的看着变成鹌鹑的一阳尊者,居高临下的看着逆水派的弟子,见他们或是惊疑或是不解或是愤怒或是贪婪,就是没有对一阳尊者的关心,不由一笑,这可真是讽刺,既然一阳尊者死了没几个人会伤心,那她就把一阳尊者交给朱悦儿好了,好歹是朱悦儿这一世的灭门仇人。

    朱悦儿看了一阳尊者一眼,忽的一叹,道:“悯悯,如果我不是仙界之主,你也不是创世主,我们两个就只是家破人亡的落魄千金,苦海挣扎的小乞儿,要想报仇,是否只能是痴心妄想?如果没有这高高在上的身份,我们大概会像他这样无助吧,就跟尚未觉醒时的我们被他抓住的情形一样,如此逆转,不过是凭着这一身修为罢了。若无前世,只有今生,我们要耗费多长的时间,才能报仇?”

    姝悯龇牙一笑,满不在乎的道:“今生如何,碍不着前世什么事,前世如何,也扰不到今生之忧,别忘了你在成为仙界之主之前也只是一个小乞儿,历经磨难,苦海沉浮,才有了现今的一切,又何必作此感慨?而我,我既受天地感应而生,果既为因,因既为果,何须追究太多,只求今夕畅快,不负这大好风景罢了。”

    “倒是我魔怔了。”朱悦儿释然一笑,从姝悯手中接过了一阳尊者,在他复杂万分的注视下,痛快的灭杀了他的灵魂,让他从此消失在天地间,不留分毫。

    失去了灵魂的一阳尊者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最后化成了粉末。

    见此,逆水派上下都像是掉了魂一样,竟做不出任何反应,因为一直以来都高高在上的一阳尊者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两个小辈灭杀了,她们究竟是什么人?而逆水派的几位真人却跪在了地上,修为不足的弟子或许感觉不到姝悯身上的威压,但他们怎会感觉不到,猜测到姝悯可能会有的身份后,他们再不敢生出什么心思,只求一阳尊者的死能让姝悯放过他们,放过逆水派,留出一条活路。

    朱悦儿杀了一阳尊者后,心中残存的属于“朱悦儿”的执念便消失了,整个人也终于回归到仙界之主该有的状态,再看逆水派的人自然就没了当初的愤怒。

    姝悯却不打算轻易放过这些人,放过当初参与朱家灭门惨案的门派,便毫无收敛的释放出了威压,让整个修真界都能感受到她的存在。而后姝悯以天为画纸,在上面画下了朱家惨被灭门的真相,大刀派被冤枉的实情,彻彻底底的撕碎了逆水派的谎言和修真界这么多年来的自欺欺人。至于她们二人的来历,姝悯也交代了,反正都闹得这么大了,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彻底闹大,只求一个痛快。

    “朱家后人是仙界之主?”修真界震惊了,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

    “那个小乞丐是神主?”当初欺负过小乞丐现已嫁做人妇的妇人们傻眼了。

    做完了这些后,姝悯看了一眼朱悦儿,道:“悦儿,还有什么要解决的吗?”

    朱悦儿想了想,正要说话,就见一个黑影急速的向她飞来,而后稳稳的落在她怀中。朱悦儿抱着喵喵,抚摸着她的皮毛,道:“小东西,这段时间辛苦了。”

    “主人,喵喵好想你!”喵喵窝在朱悦儿的怀里,使劲的蹭她,叫姝悯看了好一阵不爽,半晌,道:“行啦,别老占悦儿便宜,不然你小情人要吃醋了。”

    “哼!”喵喵懒得搭理姝悯,撅着个屁股给姝悯看,姝悯只觉得手有些痒。

    但姝悯很快就没心思理会喵喵了,因为丫丫和凝姿也赶来了,俩妖瞬间升格为创世主的宠物,神界的神兽,心中的滋味别提有多爽了,果然当初跟姝悯出来是对的。怀里抱着幼儿状态的丫丫和凝姿,姝悯最后看了一眼修真界,带着朱悦儿和喵喵,回到了仙界,她们动身的那一刻,九层玲珑塔也回到了原本的位置,重新建立起仙界和各界的联系,那些只差一步飞升却硬生生被卡住的大能都迎来了转机,相信不用多久仙界就能多出很多仙人,也好替换掉那些仙界的蛀虫。

    而眼睁睁看着喵喵随仙界之主离开的竹篱也默默的在心里发誓,发誓他一定要飞升成仙,到仙界寻找喵喵,和她再续前缘。那些和朱悦儿姝悯有过交集的人,无论曾经是敌还是友,都立了一个和竹篱差不多的誓言,他们一定会到仙界的。

    九层玲珑塔归位的那一刻,仙界的元一仙人也睁开了眼睛,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像有什么期待已久的事就要发生了。但他并不畏惧,因为他不认为现在的他就是待宰的羔羊,莫说是朱悦儿,就是姝悯来了,他也有一战之力。

    “小子,悦儿的肉身哪去了?”姝悯一手掐着元一仙人的脖子,龇牙道。

    “……”元一仙人还处在震惊中,因为他设想过很多种情况,就是没想过会一个照面就被姝悯废了修为,这便是神力和仙力的区别吗?姝悯不满元一仙人的沉默,一巴掌过去,打歪了他的脸,道:“别浪费我的时间,快些给我交代了。”

    元一仙人回过神,看着姝悯的眼睛,正要说些什么,就见朱悦儿凑到了姝悯身边,道:“悯悯,他不会说实话的,还是抽出他的灵魂,搜寻他的记忆好了。”

    姝悯一听,也觉得这样最有效,就抽出了元一仙人的灵魂,找到了朱悦儿原身的藏身点,朱悦儿和喵喵去寻原身的时候,姝悯却在戏弄元一仙人的灵魂。元一仙人只恨自己无能,竟然一点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但事已至此,他也只求痛快。

    “把仙界弄得乌烟瘴气就想一死了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本来我是想过给你一个痛快的,一掌打死你,让你魂飞魄散也就是了。但看到仙界的惨样,悦儿的心血全废了后,我就改了主意,你不是想要登上神位,想要一统天地吗?我就非要你沦为苟且偷生的蝼蚁,一辈子与大道无缘,不,生生世世都与大道无缘!”

    话落,姝悯毁掉了元一仙人的肉身,将他的魂体打入了魔界,转世投胎为一只蚂蚁,带着曾经的记忆,生生世世都投胎为蚂蚁,从生到死都是一个轮回,而无论轮回多少次,他都只是一只蚂蚁。解决了元一仙人后,那些助纣为虐的仙人也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没人能够挣扎,只因在神主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的。

    受天地感应而生的她就是这么的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所谓真正的强大,绝对的实力,说的便是她了。也难怪她会无聊得自我封印轮回转世,一尝七情六欲之苦,实在是没什么好玩的了,就玩她自己,却没想到会把朱悦儿也玩下来。

    “悯悯。”朱悦儿的声音远远传来,引得姝悯回头一看,瞬间笑了,若没有这一世,朱悦儿穿粉裙,她怎么看都不觉得奇怪,却偏偏有了这一世,让她再看朱悦儿的时候,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毕竟朱悦儿这一世多数时间是扮作男生的。

    “看什么呢?”朱悦儿抱着喵喵走到姝悯面前,面露不解的道,姝悯摇摇头,表示没什么,扫了一眼瞬间清冷很多的仙界后,道:“悦儿,接下来你有得忙了。”

    “谁说不是呢?擦屁股的那个总是最辛苦的,你不来帮帮我?”朱悦儿用手肘蹭了蹭姝悯,姝悯斜眼看刘海,道:“哎哟,这刚刚归位,消耗太大,得……”

    “喵!”喵喵伸出了爪子,龇牙咧嘴的样子,像极了愤怒的小虎崽,但她的威胁在姝悯眼里却是笑话,便理都不理的回到了神界,蒙头睡大觉。朱悦儿无奈,只得带着喵喵去解决元一仙人留下的烂摊子,谁让她是这该死的仙界之主呢?

    姝悯睡大觉的时候,她脖子上的猴儿石雕也恢复了原来的样貌,将她抱到他的肚皮上,让她能够好好的休息。姝悯似有所觉,蹭了蹭白猴的肚皮,睡了。

    “终于又剩下我们两个人了。”白猴一笑,正要摸摸姝悯的头,就见一条小蛇和一朵小花从姝悯的怀里钻出来,略带好奇的看着他。白猴表情一僵,想起神界的那些叽叽喳喳的灵宠,再加上这两个新宠,真有种狠揍姝悯一顿的冲动。

    “你是谁呀?”丫丫率先问出了口,却见白猴龇牙一笑,道:“你们男主人!”

    “哈?”丫丫和凝姿都睁大了眼睛,这不是真的吧,这猴子是她们男主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