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虽然另外三个道士跟温一诺是竞争关系,可是面对满桌佳肴和对方的好意,这一刻,就连诸葛先生都不得不夸一声温一诺“会做人”。

    再说在酒桌上还有什么恩怨情仇呢?

    统统“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

    因为大家住得近,不用开车,因此都能举杯畅饮。

    在温一诺的着意招呼下,很快放倒了一个又一个。

    最后连诸葛先生都大着舌头,满脸通红地对温一诺指了指:“想……想不到温道友酒量……酒量这么好!我诸葛真是看错人了!”

    温一诺笑嘻嘻地,脸上没有脸红,也没有发白,还是跟正常人一样。

    只有特别熟悉的人,才会看出来她的眸子异乎寻常的亮,眼里水盈盈的,像是装了整个瘦西湖的水,双眸一眨,就是锦绣山河,美得有些犯规了。

    傅宁爵整个人已经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傅夫人还有点意识,但也只限于叫了自己的人来,把傅宁爵送到二楼卧室休息的地步。

    很快她走路都有些飘了,还是温一诺把她搀扶回主卧。

    一路上傅夫人紧紧抓着温一诺的手,唠唠叨叨不断重复:“温小姐……温一诺……一诺,我们家阿宁是个好孩子,他这一次是真的栽进去了,你给他个机会吧……”

    温一诺觉得不好意思之余,又感慨傅夫人的慈母之心。

    果然有些事,只有母亲才为孩子做得出来。

    ……

    韩千雪回来,已经是深夜了。

    她推开房门进入大厅,闻到空气中似乎还有淡淡的酒香漂浮,并不难闻。

    看来这些人晚餐喝了不少酒。

    她不喜欢喝酒,一个是因为酒量浅,一杯就倒,姿态难看。另一个原因是担心喝酒误事。

    她喝醉了,第二天会有断片的时候,她很不习惯这种感觉。

    不过别人喝酒她倒没有异议,这是个人自由,只要不酒驾,有时候喝醉一次,应该也蛮有意思的。

    这一夜大家都睡得很香甜,没有做梦,也没有睡不着。

    第二天醒来,每个人都觉得精神抖擞。

    温一诺甚至换上跑鞋和休闲运动装,出去跑步。

    清晨的眉兰妮小区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气中。

    草木葱茏,绿荫遍地,还有晶莹的露珠在绿叶和花瓣上盈盈欲滴。

    五颜六色的绣球花,雪白大只的木兰花,红艳的月季和玫瑰,还有金灿灿的桂花,深红的秋海棠,粉嫩的木芙蓉,开在各栋形貌各异的大宅窗户底下或者门前的花坛中。

    沿着人行道旁的黑土地,小区又在公共区域种植了紫白色的洋桔梗,和纤细袅娜的小木槿。

    将小区装点得既优雅又繁华。

    温一诺也不是所有植物花朵都认识,但是她手机上识别植物的APP,打开来对着那些认不出名字的花草树木照一照,软件就会自动识别出来。

    她一路慢跑,一边拿着手机拍拍拍,玩得不亦乐乎。

    小区的人行道并不是横平竖直的,而是沿着大家盖房子的分界线延伸。

    温一诺拐了个弯,能够感觉到前面的树木植被明显没有她身后那片土地拥挤茂盛。

    但是路边的树比她身后那片土地要高。

    绿树高直,亭亭如盖,能够遮挡阳光。

    清风从树梢间拂过,树叶哗啦啦轻响,像是潮汐的声音,也像是白噪音。

    能够让人浮躁的心情沉静下来。

    温一诺看了看手表,发现自己慢跑了快十五分钟了,便慢下来走动。

    小区里没有多少人,这个时间能出来的人大部分都在晨练。

    温一诺倒是遇到好几个也在晨跑的人。

    都戴着墨镜和护额,穿着背心短裤的运动装,手腕上还有运动手表,看见她的时候,和她微笑友好地打招呼。

    她也戴着墨镜,跟着点头微笑示意。

    当她看见一辆宝马7系的豪华轿车这个时候从小区外面的柏油路上开进来,顿时觉得跟眼前的画面很不和谐,不由侧目。

    那车的车窗是茶色的,颜色很深,看不见里面都有谁。

    不过车开得很慢,看方向,是跟她跑步的方向一致的。

    而前面,温一诺搭着手往前看,是方太太那栋西班牙式的白色别墅。

    温一诺的脚步越发慢了。

    她看着那辆宝马车停在那栋白色别墅门口,然后车门打开,一个穿着西装的高大男人从车上下来。

    他看上去有点憔悴,敞着西装外套,领带被扯开了,歪歪扭扭挂在脖子上。

    西装裤也皱巴巴的,皱褶很明显。

    他下车之后,转了个身,正好让温一诺看见他的脸。

    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绝对不年轻了,但是并不显老,而是非常的成熟稳重,下颌那星星点点的呲须显示他有可能一夜没睡。

    他的五官线条比较柔和,有股文质彬彬的书卷气,因此从那憔悴疲累中,显出一种颓废的慵懒,风度气质都是一等一的好。

    这是不是就是方太太和唐小姐都在争夺的那个男人——虞先生?

    像是在呼应温一诺的心声,方太太那栋白色别墅的房门打开,方太太从房子里迎了下来。

    她看上去好像也一夜没睡,但还是打扮得整整齐齐,显身段的微蓬连衣裙,样式看上去比较复古,但是配上她微圆的脸,烫的满头小卷的短发,和优雅的脊背线条,一点都不过时。

    像是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外国画报上走出来的仕女。

    那个年代,是国外最开放的年代,也是最无序的年代。

    方太太从台阶上飞奔下来,宽大的裙摆迎风鼓动,如同海洋上展开的帆。

    她扑进那男人怀里,紧紧抱住了他。

    那男人也低下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又跟她交换了一个吻,才拥着她,脚步蹒跚进屋里去了。

    温一诺停下脚步,不由自主扯了扯嘴角。

    这是丈夫有外遇的女人啊……

    真的只怪别人勾引她丈夫,那个男人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温一诺摇了摇头,这就是她为什么两边委托都不接的原因。

    她只想搞清楚真相,至于是虞先生“罪有应得”,还是唐小姐“显出原形”,她都不感兴趣。

    不过今天看起来,那男人应该没有去唐小姐家,因为他的车明显是从小区外面开进来的。

    而唐小姐家在小区里面,方向都不同。

    温一诺更倾向虞先生这个样子,是加了一夜的班,或者应酬了一晚上。

    她等着这俩人进到屋里,连房门都关了之后,才继续往前跑。

    结果没跑几步,看见唐小姐站在一棵大树的浓荫底下,穿着一身运动休闲服,怀里还抱着一只雪白的哈巴狗,也是看向方太太家的方向。

    当她走过来,哈巴狗头一个发现她,顿时冲她汪汪叫起来。

    唐小姐随手抚抚它背上的毛,哈巴狗清脆的叫声转为小声呢喃的“呜呜”声,明显被抚弄得很舒服。

    温一诺见被发现了,也没躲的意思。

    她笑着走过去,朝唐小姐点点头打招呼,“唐小姐早上好。”

    唐小姐回眸看她,朝她很有礼貌的微笑:“是温天师?这么早起来啊……”

    “早睡早起啊……早上跑步非常舒服,这里的空气真好,氧气含量也很高。”温一诺展开双臂,深吸两口气。

    唐小姐矜持地点点头,“是不错,温天师继续跑步吧,我要回去了。”

    她应该也是出来跑步的,额头还有亮晶晶的汗珠。

    当然,也许是水珠,因为她站的那棵树下,露水非常丰富。

    温一诺刚站过去没多久,头上就被滴了好几次露水。

    她有些恼火,迅速跑开。

    再回头,看见唐小姐孤零零抱着只雪白哈巴狗的背影,莫名的萧索可怜。

    温一诺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是不是上年纪了,居然越来越心软。

    这些人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是做天师的,还是做到“太上忘情”比较好。

    ……

    吃过早饭,温一诺跟主持人说她想去见见唐小姐。

    这个时候,诸葛先生和汪道士、全道士都已经分别跟方太太和唐小姐见过面。

    诸葛先生一个人在房里不知道鼓捣什么东西。

    汪道士和全道士已经去这套房子的小书房里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们在房门口挂了个“请勿打扰”的牌子,将凌空悬浮的无人机都关在了外面。

    主持人正好无所事事,就答应了温一诺的要求,和唐小姐联系了一下。

    他的英语说得很快,没多久就放下手机,对温一诺说:“唐小姐正好有空,我们现在就过去?”

    温一诺点点头,“行啊,现在就去,我也有空。”

    “你有空?你什么时候没空啊?”主持人笑着跟她开玩笑。

    果然在一起吃过饭,特别是喝过酒之后,人际关系不由自主就拉近了。

    不然怎么说人生“四大铁”是“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醉过酒,一起嫖过娼”呢?

    温一诺打了个响指,“我很忙的,超忙。你看他们两组,只要负责一个委托就好,我可是要统筹全局,两个委托都要兼顾的!”

    “对对对,我们的全局统筹官,现在就走吧!”

    主持人坐着温一诺的保时捷小跑车去唐小姐家。

    ……

    傅宁爵觉得自己起得已经很早了,但是去敲温一诺的门,发现她早就不在里面。

    傅夫人从自己的卧室出来,笑着说:“一诺很早就起床跑步,现在都去工作了,阿宁,你得再努力一些才能追到她啊!”

    就算没追到,也能培养傅宁爵良好的生活习惯不是?

    一个好的女子,能给男人正常向上潜移默化的引导。

    傅夫人越想温一诺,就越满意,恨不得去给他们的三清祖师爷上上香,让他同意她的乞求。

    此时温一诺已经住在唐小姐家的客厅里,她好奇地看了看周围的装饰,然后把注意力都放在唐小姐身上。

    唐小姐已经换了衣服,穿着一身象牙白的雪纺连体裙裤。

    她身材高瘦,穿这种样式的衣服最是合适,有股“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的缥缈感。

    她给温一诺和主持人送来咖啡和瑞式小松饼。

    温一诺不想喝咖啡,要了一杯牛奶和一小碟法式苏芙蕾松饼。

    唐小姐自己则是一碗熬得浓浓的燕窝银耳莲子粥,捧在手里慢慢地吃,一边笑着说:“两位见谅,我昨天晚上没怎么睡着,早上出去走了一圈遛狗,现在才吃早点,失礼了。”

    “没有没有,是我们不请自来,唐小姐莫怪莫怪。”主持人客气的说,一边喝咖啡吃松饼,赞不绝口。

    温一诺只喝了一口牛奶就放下了,她笑着说:“那唐小姐介不介意我问几个问题?”

    “嗯,等我吃完。”唐小姐一口一口喝完,才放下精致的薄胎花瓣白瓷碗,放到面前的茶几上。

    温一诺眼角的余光瞥见那白碗,发现那瓷薄的能够透出光来……

    她虽然不懂瓷器,但是这些年跟着张风起到处看风水,也见过不少出土的好东西。

    像这种薄如蝉翼能透光的瓷碗,如果是古物,那真是值老钱了。

    当然,古物不可能被唐小姐这样随随便便当饭碗使。

    如果是真品,这一捧可能就是帝都三环附近的一套房子捧在手里,万一不小心打碎了,温一诺觉得自己可能会心疼得直接跳楼……

    所以这不可能是真品,应该是那种质地很类似的仿瓷。

    唐小姐察觉到温一诺的视线,笑着说:“温天师也想来一碗燕窝吗?”

    温一诺:“……”

    ※※※※※※※※※

    这是第三更。

    郑重提醒大家,月底倒数第二天,可以投月票了!!!

    群么么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