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咔嚓响声之后,所有丝线向四面八方收拢。见此情形谢瑶光持着弱水匕飞快在丝线上一砍,扯下半截与指尖把玩。透明的丝线缠绕在她纤细的指尖,在指上留下一道极淡的红痕。

    “天蛛丝。啧,这广陵雷家果然是财大气粗。”谢瑶光冁然而笑,将天蛛丝小心翼翼收在袖间。

    机关得破叶临宸也从二楼折身返回,拉着谢瑶光左右瞧了一会确定她并无大碍以后将她拥入怀中,喃喃道:“瑶瑶,幸好你没事。”

    “没事。只是雷飞惊这机关设置的实在是巧妙。”谢瑶光含笑弹去袖子上刚刚沾染上的灰尘,敛眸冷笑一声,“刚刚多谢阁下提点破阵。阁下能指点我破阵,想来是友非敌。既然如此何不现身一见。”

    此话一落忽有剑光从二楼席卷而下,察觉到身后有剑风袭来。叶临宸抿唇揽住谢瑶光向后急退,避开了来人凌厉的一剑。

    来人见叶临宸能够避开他的剑锋随即玩性打起,凌空丢了一把剑过来示意叶临宸接剑。见此情形叶临宸横臂拦在谢瑶光身前,伸手将剑接住后放在手中掂量一下,脱口赞了句好剑。

    瞧了眼叶临宸手中那把剑,谢瑶光微愕。在她印象里应当是见过这把剑的,似乎是华山派高徒李藏心的兵器——霜影玄玑。记得自己曾经听人说过五年前这李藏心就在广陵境内失踪,华山派曾经派人四处寻找过但是皆不见踪影后随即对外宣称李藏心闭关修炼。

    没想到这兵器好端端的居然出现在了雷家,怎不叫人生疑。二人打得实在叫一个精彩,不知道是那人刻意为之还是叶临宸与他实力相当,半炷香的时间过去竟然是不分胜负。

    但是谢瑶光刚刚仔细瞧了一会,惊异的发现那人使得居然是雷家的殷雷剑法。根据自己所掌握的资料,雷家的殷雷剑法素来不传外人而且只有雷家嫡系才会知晓这套剑法。可是雷家的嫡系又怎么出现在这里,刚才自己在宴上是见过雷家的公子——雷云戈的。雷飞惊这么多年分明只得了一位儿子!

    那么眼前的这一位会是谁呢?除非雷家还有一个为世人所不知道的儿子藏在这鸣剑塔中。

    “哈哈,谢瑶光你是不是已经想到了?”二人足足过了百招后,那人方才撤剑回到楼梯口屈指叩击剑身,哂笑道:“世人都以为雷家只有一个公子——雷云戈。哪里会想到我这个疯子,雷云鹤才是雷家的大公子呢!”

    听到雷云鹤的名字谢瑶光才想到了一件事情,她听卓靖提起过一件事情。五年前的江湖突然出现了一个自称剑魔的人,那人名唤云鹤四处协剑挑战武林世家江湖门派。而他的行事手段也极为残忍,即便是赢了还要挑断那人手筋致使那人再也无法习武。此等行径自然是在江湖上引起来公愤,最后是由雷家带人围剿了剑魔。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雷家声名鹊起,在江湖中占尽名声。而雷家也因为这个原因成为了白道中执牛耳之人。

    思及此处,谢瑶光惋惜看向面前那人。如果她没有想错的话,五年前雷飞惊先是派亲子雷云鹤四处挑衅各大世家门派,意图铲除那些不愿意臣服自己的势力。目的达成之后再假意围剿云鹤为武林除害实为巩固地位,扩张权力。爱啃书吧

    抱袖而立,知道眼前这人的真实身份以后谢瑶光眼中警惕大盛,牢牢的抓住了袖中的九幻黑莲,“其实五年前你并没有死对么?你被雷飞惊囚禁于此,继续为他铲除眼中钉。做父亲做到他这个份上的倒是第一人。”

    “你不必多说。我和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父子之情。我不过只是他雷飞惊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目露愤然的雷云鹤大步走向谢瑶光,他手中的剑在月光下折射出冷锐的光芒。

    随着雷云鹤一步步走近他们,一股浓重的腥臭味扑面而来。谢瑶光不禁掩鼻,思虑少顷后惊愕地看着站在面前只有一步之遥的雷云鹤。而在他身上有沉重的铁镣锁在了他的双脚,而另外还有两根穿透了她的左右锁骨。

    不知道是不是雷飞惊有意为之,这锁链的长度足够他在一楼至二楼内活动。如此谢瑶光倒是能明白为什么叶临宸能同有剑魔之称的雷云鹤打成平手。在铁镣穿过部位的伤口上正在向外冒着黑色的脓血而周围已经全部溃烂。

    “你在墨荀门下学过,应当知道我身上的这东西是什么吧?”雷云鹤嘴角含着讥意指了指自己肩上仍冒着黑色脓血的伤口,哂笑一声,“你可能永远想不到雷飞惊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这些年都做了什么!”

    “沸血散。”轻巧扬唇,谢瑶光眼中警惕仍未消散。

    神色古怪的雷云鹤抚摸着手上长剑,眼中满是憎恨之意,“哈哈,不错那个老东西一直哄骗我说,我是身患重疾必须吃沸血散才能活下去。直到五年前我才知道他说的都是狗屁话,他只想把我变作药人好替他做事。”

    听到药人之后谢瑶光了然颔首。果然她猜的不错,眼前的雷云鹤恐怕自小就被雷云鹤喂着沸血散,血液沸腾之下还得辅以饮血蛊才能解毒。而饮血蛊毒性霸道,非杀人所能不解。久而久之雷云鹤变成了所谓的药人,嗜杀成性的恶魔。而当年估摸着也是雷飞惊知道雷云鹤已经得知了事情真相,为了保雷家百年基业才会率领江湖众人围剿雷云鹤。

    这么一想雷云鹤恐怕能成为重创雷飞惊的利器。

    “雷云鹤,我可以让雷家覆灭。但我有个条件。”谢瑶光敛了警惕颔首微笑,眼底暗沼流光涌动。

    察觉到雷云鹤对雷家有极大的恨意之后,谢瑶光便打算利用雷云鹤去揭开雷飞惊伪善的面纱替南宫离楼递上一把最锋利的武器。

    “你又不会武。聪明是够聪明,可是未必能扳倒雷飞惊。还有你条件是什么。”闻言雷飞惊移目打量了叶临宸一会后,掀唇嗤笑一声,“还有你的条件是什么。”

    话落耳际,谢瑶光唇际呷笑手指摩挲在腕上玉镯上,“不会武又如何?我又不是要杀雷飞惊,我只要他身败名裂,雷家不复存在。至于条件当然雷云鹤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