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时后,车子回到诸家建在山顶的庄园别墅内。

    保镖前来开车门,明卿拿上包,侧过脸去:“宫岑,你可不要想着瞬移逃跑哦。”

    她压低声音:“你该知道,如果被普通人看见我们用法术,我们会被雷劈的吧?”

    这话提醒了他,宫岑表情一僵:“我知道。”

    明卿唇角翘了翘:“知道就好,乖乖的哦。”

    宫岑再次抖了抖,自己打开车门下车。

    明卿偷看了他一眼,嘴角带着笑意走进别墅。

    佣人一路上和她问好,问完她后也问着身后的宫岑。

    一路走来,宫岑又酸了。

    妖和妖之间的差距果真太大。

    这只老虎的家是真壕!比他租的一万块一个月的公寓还要壕!

    他心酸的冒泡,越发觉得自己这两个月过得不是人日子。

    都变成人了,却还是因为没钱吃不起,连草莓都不能敞开吃!

    ……

    走了一段路后,有车子来接明卿。

    车子是敞篷跑车,依旧壕。

    宫岑眼睛一亮,还没来得及多看几眼,就被明卿拉上了车。

    诸家庄园很大,大到一眼望不到边。

    宫岑酸来酸去,也忘记了害怕,直到和明卿一起见到诸父诸母,才心里哆嗦着站直身子。

    心里越害怕,表面就越冷凝。

    诸父诸母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最后带他们两个进了书房。

    关好门后,诸父看向明卿:“卿卿,这是?”哪来的妖精?

    明卿瞥了眼宫岑,见到他严肃的表情后,没忍住笑了起来:“他呀,一只大白鹅,我看着挺肥的,就抓回来了。”

    诸母满头雾水:“抓回来干嘛?”

    这大白鹅虽说和他们天鹅同宗同源,但近年来却没什么交流。

    在他们看来,大白鹅是粗俗的鹅,不配和他们高贵的天鹅一起玩耍。

    明卿没理会他们的示意,接话道:“吃啊,烤着吃。”

    诸父:“烤鹅?”

    宫岑瞪大眼,眼神里全是控诉,但他怂的没敢说话。

    明卿笑着点头:“对呀,爸妈想吃吗?”

    “……”

    这话问的,他们再怎么样,也不能吃鹅啊,女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明卿眨眨眼,诸母拉了下诸父,同时大声应道:“想吃!你别说,我和你爸这么多年来什么都吃过,就是没有吃过大白鹅!”

    明卿眉眼弯弯:“那就好,不枉费女儿特意把他带回来。”

    宫岑弱弱开口:“你们是不是要尊重一下鹅?”

    “你见过老虎尊重鹅的吗?”明卿挑眉,“食物就要有食物的自觉。”

    诸父眉心一跳,不着痕迹的翘了翘唇。

    敢情这只鹅把他们当成老虎了?

    他想了一下,开始赶人。

    书房门一关,诸母率先开口:“咱闺女在逗那个小子玩吧?”

    巧了,诸父想说的也是这句,他迅速接话:“她什么时候有这种恶趣味?看把那小子吓的,脸都白了。”

    诸母没了声,一会儿,忽然语气不确定道:“你追我的时候也总是吓我。”

    诸父拧了下眉:“随的这么彻底?”

    诸母走出去,看向一楼,诸父急忙跟出去。

    明卿正在逗宫岑:“你表情这么严肃,是不是害怕了?”

    宫岑看见她就郁闷,闻言更郁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