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妍又反复思索了昭炎临死之前说的那些话,如果炸弹将能量宝石毁灭,是否意味着造物者游戏不再存在?想到这里,林妍立刻打开了手机。

    林妍在手机里翻来覆去,果真没有再发现造物者游戏的图标,昭炎真的成功了,林妍的眼眶中盈满了泪水。这意味着,她彻底摆脱了这款可怕的游戏,她今后的每一天都不需要再担惊受怕了。

    想到了这里,林妍忽然又害怕了起来,造物者游戏不在了,那自己的容貌会再次变得丑陋吗?林妍恐慌地冲出房门,撞上了方娅侬,她赶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姐,你怎么了,怎么奇奇怪怪的?”方娅侬好奇地问道,她扯开林妍的手,仔细打量了林妍一番,狐疑地问道,“你怎么看上去有些不一样,但我又说不清,到底哪里不一样。”

    “我变丑了吗?”林妍惊慌失措地问道,如果她真的变丑了,沈瑖一定会不理她了。

    方娅侬瞠目结舌地看着林妍,说道:“没有啊。姐,你到底怎么了嘛!”

    林妍不相信方娅侬的话,径直跑进了洗手间,在镜子前仔细地端详了一番。镜中的她还是那个模样,只是发丝变得有些毛躁干枯,眼中流转的眸光少了熠熠星辉的光彩。说白了,就是她不再像从前一般光彩动人,而是变得更有生活、岁月的味道。

    林妍在镜子前看了许多,双手攀上了自己的脸颊,喜极而泣,原来,这就是自己本来的面目。之前,那个长满痘痘,布满疤痕的脸,正是汤绮儿的嫉妒造就的,如果没有造物者游戏,那她也不会自卑那么多年了。

    “姐,你到底怎么了啊?怎么还哭了!”方娅侬出现在洗手间门口,眼神怪异地投向林妍,“是不是舍不得这个屋子?”

    林妍摇了摇头,拍拍方娅侬的肩头,一切都恢复了最初的模样。

    林妍带着方家搬到了闹市区的豪华公寓里,生活一直平淡而又温馨。林妍接了很多片约,事业蒸蒸日上。过去的一切人和事,都好像做了一场噩梦,林妍时而在梦中会重温,醒来之后,冷汗淋漓。

    有时,林妍也会禁不住问自己,那个荒唐又恐怖的游戏到底是真还是假,会不会只是自己的一场梦境?

    这些天,沈瑖一直忙于工作,林妍约了他好几次,他都以工作忙为借口推脱了。林妍很是纳闷,沈瑖最近到底在忙什么,怎么连自己的邀约都拒绝了呢?难道沈瑖发现了她的秘密,所以选择冷处理吗?

    林妍将疑问默默藏在了心里,也没有去质问沈瑖,反正沈瑖从未明确说过喜欢她,那她也不要戳破,顺其自然就好,只是心里总是会隐隐作痛。

    这天,林妍早早结束了工作,便约了陈霞姐妹、吴丽一起喝下午茶。她特意选了一家交通便利的甜品店,进店之后,她鬼使神差地也选择了靠窗的位置。

    林妍到达的时间比约定的要早,戴着墨镜的她点了一杯柠檬汁,一边品尝,一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就连街上的人潮都在匆匆地赶着时间,只有行道树上的麻雀悠闲地啁啾,唱着轻快的小调。

    “你是林妍吧?”一把女子的声音响起,林妍立刻扭过头,发现竟然是孙慧君!

    林妍和封昔洛去海岛旅游时,曾结识了孙慧君,后来因为富商孟云的纠缠,让她和孙慧君之间也发生了冲突。林妍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孙慧君,只见她的腰间系着店里的围裙,林妍猜想孙慧君可能是这间店的店员。“孙慧君?你是这家店的店员?”孙慧君曾与林妍结下梁子,她一定会赶自己走吧,林妍想到这里,拿起包包,起身准备离开。

    “咦?你这是要走吗?”孙慧君对林妍露出了一个诚心诚意的笑容,“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本想着请你喝一杯的,如果你没有那么赶时间,不如再坐坐?”

    林妍没想到孙慧君竟然不恨自己,她犹豫了一会儿,重新坐回了座位,说道:“原来你当了甜品店的老板!能够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也是一件幸事呢!”

    “是啊,我一直都想要过这种生活。其实,还要谢谢你。”孙慧君坐到了林妍的对面,并吩咐店员端上了两杯咖啡,和一盘精致的点心。

    “谢谢我?”林妍很是诧异,“其实,我一直想和你道歉,只是没有那个机会。关于上次海岛的事情,错不在你,却连累了你,封昔洛也是太鲁莽了。”

    “不不,我一开始也恨封昔洛,但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却令人意外。”孙慧君说得眉飞色舞,仿佛那件糟心的事是她这辈子难得遇见的幸运。“孟云的妻子看到了封昔洛上传的视频,很是生气,为了保全吴氏集团的名声,她和孟云离婚了。离婚之后,孟云被赶出了公司,他心灰意冷,意志消沉,成天只知道酗酒,感到生活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那时候,我一直陪在孟云的身边,鼓励他,开导他,渐渐地,他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他开始主动找工作,愿意从最基础的事情做起,更难得的是,他对我越来越好,越来越珍惜。在他找到工作之后,他请我去吃了一顿大餐,还对我说,如果没有经历寒彻骨,哪里会看透人生路。他会好好地珍惜我,和现在的这份工作,从头开始打拼。他不在意能不能有名声和钱财,他现在只想要平淡安稳的生活。”

    孙慧君对林妍扬了扬手指,上面一枚普通的铂金戒指吸引了林妍的目光。孙慧君幸福地低下头,把玩着手中的戒指,继续说道:“他已经和我求婚了,我感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虽然曾经的我有着不堪的过去,他和我一样,都想把从前忘掉,重新过一遍属于自己的人生。倒是封昔洛,我没想到,他会以那样的结局收场,你一定很伤心吧?”

    <!-- csy:23831840:268:2019-06-29 10:48:48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