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都没看雪燕令贤,摆了摆手道:“你先走,我陪雪燕姑娘聊聊天。”

    雪燕令贤当着众人的面被他碰了一鼻子的灰,不由得老脸一热,可他话已经说出去了,总不能再厚着脸皮留下,合龙山石是他带出来的,原本是应该是他送回去,可合龙山石分明是对名伶雪燕梦尘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屁股如同粘到了凳子上,一时半会是离不开了。

    雪燕令贤只能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先走!”

    雪燕令贤走下烟水阁,本想将车马留下,虽然和合龙山石接触的时间不长,他也已经看出合龙山石惹事的能力绝对一流,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留下车马等他的好。可刚刚出了烟水阁,就看到雪燕府的家丁家丁们咧着大嘴乐呵呵迎了上来:“雪燕大人,我家少爷呢?”

    雪燕令贤看到家丁们身后还跟着五名家丁,这帮人其实一早就跟过来了,一直都在楼下等着,看到雪燕府既然来人了,雪燕令贤也就放下心来,指了指楼上道:“他和朋友聊天呢,可能还得一会儿才能下来。”

    家丁们哦了一声,心中有些不解,因何雪燕令贤会把少爷一个人丢下自己先走,这位大人有些不地道啊,说好了照顾少爷,怎么一个人走了?和朋友聊天?咱家这位少爷何时有过朋友?我怎么没听说过?

    雪燕令贤道:“我还有事要先回府一趟,你们几个就在这里等他下来吧。”

    家丁们点了点头。

    雪燕令贤一走,那帮文人墨客自然更没了留下的必要,马上就随之离去。

    雪燕梦尘向合龙山石道:“合龙公子,笔会都结束了,咱们也走吧!”

    合龙山石道:“笔会?呵呵连笔都没见到,哪还谈得上什么笔会?不如下次我和雪燕姑娘单独相约,以笔会友,切磋一下书法,谈论谈论文学。交流交流人生感悟也是好的。”

    雪燕梦尘温婉笑道:“承蒙合龙公子抬爱,公子高才,小女子佩服得很呢。”虽然带着面纱,可是明眸善睐,秋波隐隐,看得合龙山石不由得心曳神摇。

    看到雪燕梦尘要走,合龙山石很绅士地过来为她扶住椅背,雪燕梦尘站起身来,感觉这位年轻人实在是有些特别,他和过去自己见过的任何人都不同,究竟哪里不同,具体她也说不出来,就是感觉到他的身上充满了太多特别的东西。表面上玩世不恭,可他绝不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

    合龙山石陪着雪燕梦尘,那小婢抱着狐狸犬,三人一起下了烟水阁,自始至终雪燕梦尘都没有将敷在面上的轻纱摘去,合龙山石虽然很想一探芳容,可始终没这个机会。越是神秘的东西越能激起别人心中的荡漾,合龙山石发现这位知性美女还真是懂得如何展现自己的魅力。

    来到烟水阁外,雪燕梦尘停下脚步,转过娇躯,一双妙目望着横匾上的三个字,似乎对这烟水阁有所留恋,她轻声道:“刚才的下联我也想起了一个。”

    合龙山石站在雪燕梦尘身边,美人在侧,心旷神怡,微风将她娇躯淡淡的体香送入鼻息之中,合龙山石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透着一个大大的爽字,他微笑道:“在下洗耳恭听!”

    雪燕梦尘道:“子女相好,人弗作恶便成佛!”她这对联应得巧妙,其中又似乎暗藏着教诲之意。合龙山石心中一怔,人弗作恶便成佛?难道雪燕梦尘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听说了自己的恶行,所以才送给自己这样一联,劝解自己向善?合龙山石抚掌赞道:“妙极,妙极!雪燕姑娘果然是东洋第一才女。”

    雪燕梦尘笑道:“什么东洋第一才女,我可不敢当,只是读过几本诗书,对得几个对子,在合龙公子面前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

    合龙山石道:“谦虚,谦虚,雪燕姑娘真是太谦虚了,可谦虚使人发胖,雪燕姑娘若是因为谦虚而变成了一个胖子,以后岂不是还要减肥?”

    雪燕梦尘笑得花枝乱颤,虽然俏脸之上蒙着薄纱,诱人的风姿仍然迷得合龙山石为之一呆。合龙山石道:“我忽然又想起了一联。”在美女面前,这货今天也是才思敏捷,思如泉涌,不失时机的表现自己的才华。

    雪燕梦尘一双勾魂摄魄的美眸眨了眨:“洗耳恭听!”

    合龙山石望着雪燕梦尘道:“少女为妙,大来无一不从夫!”

    雪燕梦尘焉能听不出这厮的言外之意,俏脸不由得一热,虽然觉得合龙山石的这一联对得充满挑逗骚扰之意,却又不得不承认这厮真是才华横溢,轻声赞道:“合龙公子高才!小女子自叹弗如!”

    此时家丁们看到了合龙山石,咧着大嘴欢天喜地的往这边凑了过来,远远道:“少……”还没把爷喊出来已经遭遇到合龙山石充满杀气的目光,家丁们硬生生把爷给憋回到自己的肚子里,张开双臂把身后的几名同伴全都拦在后面,这货也不是傻子,看明白了,少爷正在泡妞呢,现在冲出去把他的泡妞大计给搅和了,少不得又要挨他一顿胖揍。

    合龙山石和雪燕梦尘站在烟水阁外互斗文采互相欣赏的时候,有几名经过此处的文士驻足倾听,暗叹两人的对联高妙,有赞叹者自有不服者。

    太史令新贤青山的两个儿子新贤志高和新贤志堂正在门口送人,今天的笔会是他们发起并组织的,原本他们对此笔会寄予很大的期望,请来了这么多的神皇城文坛重量级人物,却没有想到以这个结局收场,全都被合龙山石给搅和了,他们两人虽然知道合龙山石是雪燕令贤带来,却不知合龙山石到底是什么身份,看到合龙山石和雪燕梦尘仍然在烟水阁外聊得火热,这兄弟两人顿时感到心中怨恨无比。如果不是这厮喧宾夺主,今天的笔会也不会在这种尴尬的局面下收场。

    新贤志堂冷哼了一声道:“什么高才,无非是相互吹捧罢了,我也有一联!”一句话把众人的眼光都吸引了过去。

    新贤志堂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女支为妓,情海无心自天青!”周围传来一阵叫好之声,可众人叫好之时目光却齐齐望向雪燕梦尘

    <!-- CS:23065902:519:2019-07-13 12:36:06 -->

章节目录